• 129阅读
  • 0回复

为祖国河山立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3-09-30
第14版(大地·文艺评论)
专栏:

为祖国河山立传
李健强
  面对国画的历史传统和未来发展,李可染说出:“为祖国河山立传”的铿锵话语,这正是可染先生作品感人的原因,他一生的追求都是在努力实现这个目标。他对祖国的壮丽山河怀有持久、深挚、质朴的感情,这种真诚的感情是可染艺术的内驱力。正如他自己在题词中所说:“巴山夜雨,万壑林木葱郁,青翠欲滴,……此境令人神驰难忘,故一再写之,以赞美祖国河山之美,”可见他为祖国河山立传的大志,是从具体到抽象,是以他对祖国山河之美的亲切感受为前提的。有志“为祖国河山立传”的李可染,使祖国山河的壮美形象在他的绘画里显得沉着、雄浑、大气,既不是冷漠的叙述,又不是空泛的喊叫,像他自己的为人那样平易近人,没有丝毫的媚态和流俗。
  优秀作品往往来自于优秀的艺术家,而优秀艺术家的人格优秀又至关重要。在艺以载道方面,李可染堪称楷模,他艺术上的美学价值也正是他道德上的价值。“为祖国河山立传”的真诚饱满的感情,驱动他行万里路,用饱蘸感情的笔墨去赞美祖国河山,在壮丽河山中寄托爱国感情。写景是为了写情,这一点,在中国优秀诗人和画家心里一直是很明确的。李可染说“中国画不讲‘风景’而讲‘山水’,在我们的观念中,山水、河山、江山,就是祖国。‘江山如此多娇’,歌颂的是祖国。山水画就是为江山树碑立传”,“山水画不是‘地理志’,中国的山水、花鸟画都是表现人,所谓‘见景生情’,写景亦即写情,缘物以寄情”。热爱祖国的热忱,是李可染山水画创作的一个重要思想基础。正是怀着这样的信念,李可染以对中国绘画艺术前所未有的使命承担,以最大的功力打入传统,又以最大的勇气打出传统,致力于探求根植于民族文化并融通中西的艺术创作道路。
  从1954年开始,李可染背着沉重的画具,带着真诚朴素的为祖国山河立传之心,以新笔墨、新形式、新意境,踏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以非同寻常的胆识、勇气和能力把日渐流于斋室笔墨游戏的国画艺术拉向了充满生机的大自然。使得20世纪山水画家的注意力从图式的翻新转向对山水画创作源泉——自然的体验,转向与真山真水的心灵融合。他决定精读传统与自然两本书,对山川自然的热爱,使他不断艰苦跋涉于江河湖海、峰峦林陌之间,他清醒地认识到:“大自然”这个“视觉来源”是产生新山水艺术的重要源泉。李可染反对绘画艺术的公式化、程式化,实质上就是反对作为视觉艺术的绘画完全走上观念化、概念化。为避免这样,只有回到生活中去,恢复中国传统绘画与大自然、与人民生活的直接关系。
  李可染是现代画家中最少使用既成符号作画的画家,他对于既往的表现符号,以及历代画家的成熟家法大胆舍弃,代之以新式的笔线和墨韵,创造了自己的表现山水树石的“可染皴”和“逆光山树法”、“泉石法”、“亭舍法”、“云气法”及“点景人物法”,可以说所有的零部件都出自他观察自然和生活后的独创。他以黑重浓厚的积墨团块与惜白如金的“挤白”相结合,对传统顺光山水的灰调实行了大改革,更新了人们的审美观感,刷新了山水画的语言体系。直写祖国河山,是李可染最可贵、最有现实意义、最具革命性的创举。
  对于传统与创新,李可染说“传统要发展,必须拿到生活中去考验,传统要变革,要发展,只有到生活中去,才是惟一的出路。”对于写生,李可染说“写生时应当每一笔都与生活紧密结合,都是生活本质美的提炼,只简单地画一个符号,还是脱离生活,画出来还是自己固有的面貌”。李可染对当代山水画的启示,再一次提醒我们:要用感情观察壮美自然,用爱心表现祖国山河,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没有爱心的人不可能对自然有感受,艺术家要热爱生活,要善于从周围的事物中寻找创作的源泉,对于各种美好的、新鲜的、奇丽的事物我们都要多观察、多感受;要有惊喜,要有感动,要流泪,要有发自内心的急于用画笔表现出来的欲望,像李可染一样要有“为祖国河山立传”的伟大信念与高尚情怀。
  当前某些山水画的创作,过于注重表面的形式上的创新,注重制作和特技,去营造效果,显出一种对“图式”的爱好,画面上的装饰特质阻碍了他们向更博大的境界推进。这里缺乏的恰恰是李可染先生那样的去深入大自然生活、深入写生的苦力,缺乏那种采一炼十的艰苦创作精神,也缺乏李可染先生以深入的思想修养、传统修养对大自然的生动鲜活意境的创造。因此,今天我们再进一步研究李可染先生山水画艺术的创作经验,对于当代山水画的提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祖国山河壮丽辽阔,深情抒写期待来人。让我们从中国画——这一极具民族内蕴的艺术形式出发,去拥抱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