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3阅读
  • 0回复

两条半枪闹革命——红十军初创时期的片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7-08-01
第8版()
专栏:

两条半枪闹革命
——红十军初创时期的片断
邵式平
南昌起义后,1927年底,赣东北地区,弋阳、横峰两县的农民,在以方志敏同志为首的党的领导下,也高举起武装起义的红旗。
起义后不久,敌人就开来了一个团,专门来对付起义的农民。当然,那时敌人是占优势的。农民的起义队伍,名义上说来,也有“五路纵队”,但五路当中,三路各有一条枪,其中一条步枪还被截去半段枪管。所以后来说成:方志敏两条半枪闹革命。至于其他两路,则连一条枪也没有,起义的农民,手执着梭标同敌人打仗。
到1928年5、6月间,形势一天天严重了,敌人越来越多,我们凭着那么几条枪,在山上游来游去,跟敌人足足对抗了一个月。敌人步步进逼,我们的游击地区越来越小,渐渐地,我们退缩到了中心地区。
那时,我们的中心地区是在磨盘山。它位在弋阳、横峰、德兴三县之间,是怀玉山脉的主峰。我们可以说是被包围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当地的反动派,也嚣张起来。我们走到那里,敌人马上就知道,跟着追上来。就这样天天跟敌人兜圈子,紧张得日里吃不上饭,夜里不能睡觉。
怎样对付敌人呢?大家意见很不一致。有的人流露出了动摇情绪,主张把队伍解散,把枪埋在地下;有的人主张转移到活动地区,跳出敌人包围圈去;也有主张同敌人拼一拼的。各种各样的意见很多。就在这时候,方志敏同志决定召开弋阳、横峰两县的干部会议来解决。开会的地点,挑选了一个敌人不注意的地方。这地方叫方胜峰。方胜峰是横峰与弋阳交界地方的一个小山,山上有座冷冷清清的破庙,这地方很少有人去。
趁夜里天黑,我们悄悄下山去。到了山下,天快朦胧亮了,我们一个个挨着敌人的岗位旁边溜过去,敌人正在换岗哨,却没发觉。他们满以为我们还被包围在山顶上,那知道我们太平无事的到了方胜峰。
大家到了方胜峰,都感到万分疲倦,因为搞了一个通宵,没有休息,身子一倒下去,便都睡着了。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开会。记得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方志敏、我、黄道、邹秀峰、吴先民、方志纯等二十多位同志。其中有一位是湖北黄安(今红安县)来的同志,名字记不起来了,就叫他黄安同志吧。
方志敏同志担任会议的主席,会上,争论很厉害。黄安同志主张埋枪、解散,他的理由是:各省发动了二百多处暴动,到现在先后都失败了。因为他从黄安来,所以把黄安暴动的失败的经验也带来了。
方志敏同志坚决反对这种逃跑的办法。他说:“这里的群众跟我们一起革命,如果我们在困难的时候,便埋枪逃跑,群众牺牲太大;丢下群众逃跑,不是共产党员应有的态度,共产党员应当与群众共患难共生死,……谁要是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他可以走!我们不走,我们是要和群众一起坚决斗争下去的。”
大家听了方志敏同志这番话,都一致赞成。会议又讨论到第二个意见:主张带了枪走,离开敌人包围圈,将敌人引到根据地以外去,然后我们再回来。讨论很快就得出结论,一致认为在根据地里,我们有群众可以依靠,如果转移到新地区去,人地两生疏,岂不自取灭亡?再说,就算把敌人引出了根据地,我们回来,敌人不还是跟了回来,引来引去,一点也解决不了问题。
最后,讨论出只有坚持斗争。方志敏同志详细地分析了情况,他说:“我们还没跟敌人正式交过手,而现在敌人兵力很分散,群众又不支持他们,真的打起来,不见得就打不过他们。至于敌人消息灵通,紧紧跟住我们转,那是因为根据地内还有反动派存在,我们想走也走不了,只有打。再说在万不得已时,要转移阵地,那也得事前有些布置,在新地区先做好群众工作。万一仗打不赢,可以按照布置好的步骤转移。……”
听了方志敏同志的具体分析,主张坚持斗争的空气浓厚起来了。同志们充满了新的信心,一致作打的准备。接着,我们就着手来研究敌情:当时包围我们的是敌人一个主力团和地方部队靖卫团,凡是向我中心地区和工作巩固基础好的地区进剿的,都是敌主力部队;我工作较为薄弱的地方,则由地方靖卫团进剿。根据这情况,我们选定了弋阳这一路的靖卫团,因为这路最为群众痛恨,群众曾要求我们打它,打它可以把广大群众争取过来。
打击的目标确定了,接着又研究分工。当时,我们总共有了四十六条步枪,分了六条给方志敏同志,他负责去镇压反动派的气焰。其余四十条枪,交由我带去打敌人。
当晚,部队下山来,天还下着雨,淋着雨走到天亮。我先到金鸡山,等着部队,却不见部队开来。原来这时部队里还没有传达方胜峰会议精神,士气很不好;同时,战士们看见这山上是光秃秃的,没有掩蔽的地方,都停在山脚下,不敢上来。待我知道后,就跑去动员,将会议上的决定跟大家一说,战士们的情绪顿时振奋起来。但我的话还没有讲完,消息传来,敌人来了!
我们隐蔽在竹林子里,从高处望下去,十多里地一片火光。敌人从过港埠出来的一个连,驱逼着根据地内外一万多反水农民,一路烧杀而来。群众扶老携幼,满山遍野的乱逃。眼看着敌人从我们面前追过去,我们这支队伍,就绕到敌人背后,出其不意地杀了出去。一下子,就将靖卫团一个连冲垮,上万的反水农民,更乱了营。敌人拨回身子朝来路奔逃。后面人手中的梭标,戳到前面人的屁股上,前面的人就杀猪似的喊叫起来:“红军同志,我是被抓来的!”
一瞬间,被敌人追赶的群众,也都回过身来,替我们助战。四周山头上,插满了红旗,一片喊杀声,弄得敌人摸不清红军究竟有多少人。
敌人朝来路溃退,我们乘胜追击,一气追了五十里才停止。
这一仗,震动了整个弋阳城,都以为红军要去攻城。城内乱成一团,伪县长怕死,闻风就出南门逃了。城里许多人挤着要过浮桥,人太多,有的就被挤落在河里淹死。可惜我们当时不知道城内情况,只是在城外向着城内打了几排枪就走了。
继金鸡山战斗后,我们又接连在樟树墩和胡家墩打了两次伏击战,都取得了胜利。
坚持斗争的方针胜利了,我们这支红军也在不断的斗争中,发展与壮大起来,并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江西独立第五团”。
(文莽彦记)
(选自“解放军三十年”征文)(附图片)
艰苦岁月(雕塑)(八一美展作品) 潘鹤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