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阅读
  • 0回复

科学工作者必须虚心才能改造自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7-08-08
第7版()
专栏:

科学工作者必须虚心才能改造自己
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研究所所长 贝时璋
旧社会里科学工作者的生活,丝毫没有可留恋的地方。那时候,真的是“一团漆黑”;就在科学界中,投机取巧、玩弄手法、策划阴谋等等恶劣现象,无奇不有。只是那些甘心做坏事的人,才得意洋洋,恰好与当时社会环境相适应;而正直的科学工作者,则悲观失望,被欺侮、受凌辱,甚至于遭摧残。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乌云消散了,正气抬了头。应该说,科学工作者也从此翻了身。八年来共产党领导中国,使广大科学工作者和全国人民团结在一起,参加了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祖国的面貌有了根本上的改变。正如毛主席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国家现在是空前统一的”;“祖国的更加美好的将来,正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科学工作者,把新旧社会是做过对比的,而且早已辨别清楚,那个政党最大公无私,那种制度最民主,那条道路最有前途,那个政府最爱护人民和关怀科学。要共产党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不只是口号,而是广大科学工作者内心的愿望。我认为,今天在我们科学队伍中,如果还有人不愿走社会主义的道路,要走资本主义的道路,那是“大知识分子”的无知;今天在我们科学队伍中,如果还有人妄想篡夺科学工作的领导权,那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今天在我们科学队伍中如果还有人进行投机取巧,耍手法,搞阴谋等等,那在广大科学工作者面前必然被揭穿,必将要受到严正的批判。
中国科学院郭沫若院长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发言,透彻地分析了并且有力地驳斥了由民盟中央“科学规划问题”临时研究组曾昭抡、钱伟长等五人所提出的“对于有关我国科学体制问题的几点意见”书,肯定了这个文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社会主义的科学纲领,隐藏着非常毒辣的反党、反人民的阴谋。从6月9日光明日报短评可以看出,这个阴谋是经过了充分策划的;这仅是一个开端,以后还有所为。这是一个政治上极大的罪行,引起了广大科学工作者无比的愤怒。而无产阶级究竟是“宰相肚里好撑船”,像曾昭抡、钱伟长那些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实际上已经是无产阶级的敌人了。但是党把他们看做“迷路的羔羊”,想尽方法要把他们从泥坑中挽救出来,让他们痛改前非,重新走入社会主义改造的大门。只从这一点就可以认识清楚,共产党保护科学家真是无微不至。在中国科学院所召开的座谈会中,科学家们曾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对曾昭抡、钱伟长加以揭发和批判,以同志般的友爱对他们进行了帮助。会议五天,但曾昭抡、钱伟长始终无动于衷,没有忏悔的迹象。这使当时在座的科学家更加愤慨。
我是一个无党派的科学工作者,政治水平很低。然而今天在我们科学界竟出现一个反社会主义的科学纲领,对我非常触目惊心。就这件事情,我们取得了经验教训,科学工作者对加强学习、改造自己是刻不容缓的。
解放八年来,科学工作者在党的培养和教育下进行了学习,结合各种运动也改造了自己,但我们究竟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较浓厚的资产阶级思想意识一时不容易肃清。在具体问题上,特别是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有所矛盾的时候,资产阶级的思想根子就会复活起来,而且有可能发展下去。这次反右派斗争中,我们在科学界所见到的各种各样的右派类型,有的与右派思想起了共鸣,有的被右派分子利用了,有的与右派分子同流合污,有的当了右派的军师,有的甚至于成了右派中狂妄的野心家等等。我认为这都是资产阶级思想发展程度不同的表现。对于所有这些右派类型,只有一种救药,那就是赶快转变自己的立场,粉碎资产阶级的立场,树立无产阶级的立场。要树立无产阶级的立场,必须先靠拢无产阶级的核心力量——共产党,与它建立起感情,依靠它,关心它。如果能有这样的决心,就能得到改造,不会迷失方向,至少对大是大非不至于模糊不清。但是要靠拢党,与党建立起感情,还必须粉碎资产阶级自高自大的劣根性。如果这个劣根性不掉,那就不可能真心真意靠拢党,与党建立起感情。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是要站稳立场、改造自己,我认为都是空谈。因此,科学工作者必须要有虚心,才能改造自己。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