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3阅读
  • 0回复

反党反人民的个人野心家的路是绝对走不通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7-08-31
第3版()
专栏:

反党反人民的个人野心家的路是绝对走不通的
巴金
最近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的揭露使我大吃一惊。丁玲竟然一错再错执迷不悟地坚持走她的毁灭的老路了!关于这个集团过去的活动文艺界中有一部分人也多少知道一点。一年半前,我听说,丁玲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低头伏罪,决心到“群众中去落户”,要写出对人民有益的作品。我一方面感到党对她的宽大,一方面也认为她从此走上了光明大道。今年3月,我在作协召开的创作规划会议上见到她,会后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我和靳以、罗荪去访问她,并约她给“收获”写稿。在谈话中她忽然提起林希翎这个名字,夸奖这个女孩子如何了不起。我们三个客人中间只有我收到过一份林希翎的油印的“控诉书”(草稿),匆匆翻阅了一遍。我自然不知道林希翎以后会是一个右派分子,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点招摇撞骗的作风。我当时没有反驳丁玲的意见,不过我从她这些话里感到一种受委屈的不满情绪。我仿佛瞥见了她的灵魂的阴暗面。我因此暗想知识分子的改造的确不是容易的事,她好像并非甘心认罪似的。但是我也不曾想到其他。靳以和罗荪也有这同样的感觉。不过我们还认为她一直在埋头创作,我们还等着读她的作品。一直到最近读到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才知道她关着门不是在写小说,却是在干那不可告人的反党的阴谋活动。原来她并没有走上光明大道,却走进了阴暗的死胡同。她欣赏、称赞林希翎的时候,她已经推翻了自己过去的检讨,在进行“翻案”的活动了。她始终没有认识自己的错误,她不过用花言巧语,蒙混过关,等待时机,卷土重来。而且她还保存了她这个小集团,作为她重来的资本。她认为现在机会来了。她这次重来,不仅“翻案”,而且要篡夺文艺领导权。谁知她得意忘形的时候也正是她现出原形的时候。她也许以为这是过分乐观、盲目冒进的后果,其实即使她处心积虑、挖空心思也只有死路一条。反党、反人民的个人野心家的路是绝对走不通的。
揭露丁、陈反党集团的消息在上海报纸上发表后,不仅文艺界,各阶层的人都在激动地谈论这件大事。不少的人为丁玲惋惜,很奇怪一个有国际声誉的作家会堕落到甘愿躺在反党、反人民的泥坑里面。还有人问我:像丁玲这样受重视、有地位的作家,还有什么不满足?她为什么不安心创作,还要去搞那种丑恶的勾当?其实跟丁玲有过较多接触的人,就会知道她并不是偶然失脚掉进泥坑里去的。她的灵魂里有一个非常阴暗的东西,那就是老舍同志所说的“朕即文坛”的野心和“唯我独尊”的恶霸作风。她不承认文学是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她不了解任何一部好的文学作品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她把文学作品看成个人私有的财富。所以她提倡“一本书主义”,以为一个人有了一本书就有了一切,自然也包括了名和利。她把写作看作个人追求名利的工具,所以对于“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个光荣称号她并不满意,对于党的重视和人民的尊敬她也并不感激。她还要权!而且要更大的权!她还要更多更大的名利。她以为她写了一本“太阳照在桑乾河上”她就应该有一切,得不到的她就争,争不到的她就“偷”①,就搞阴谋来篡夺。做一个大作家还不能满足她的欲望。她要领导别人,她不能受人领导。她要在文坛上“称孤道寡”,不能够平等地跟作家们坐在一起,她要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偷盗”勾当,所以就搞反党小集团来实现她的阴谋计划。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一些“作家”甘心听她指挥,替她出主意,为她奔走,最后把她抬到泥坑里去。今天在全国人民的眼睛里,丁玲不再是一个“灵魂的工程师”了。她满脸污泥,躺在臭水里面打滚,不管她真哭假哭也好,作“抒情的独白”也好,她掩饰不了她那令人厌恶的丑态。老是躺着打滚,只有使她越陷越深。她并没有出路。唯一的出路就是从泥坑里走出来,向人民低头认罪,老老实实地彻底交代。忍着痛去挖自己灵魂里的阴暗、丑恶的东西,越用力挖,越挖得深,越好!要把所有阴暗的、丑恶的东西全挖出来,挖干净了,才好重新作人,作一个名副其实的“灵魂的工程师”,做一个并不为名为利而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作家。
不管丁玲肯不肯彻底交代,丁、陈的反党集团是一定会打垮的。在新中国的文艺界中不能允许有任何小集团存在。作为一个作家必须把个人的事业跟集体的事业、个人的命运跟集体的命运连在一起,离开了党和人民另找出路,不管是有着多大声誉的作家,哪怕是丁玲罢,也会为人民唾弃,因为她已经自绝于人民了。
                 8月17日
①陈企霞交代说:“反党就像偷东西,偷了一点点,就想偷得更多。”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