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阅读
  • 0回复

琴弦和心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4-06-28
第8版()
专栏:剧场内外

琴弦和心弦
江池文 苗地画
京剧现代戏里的音乐受到了不少观众的赞许,人们说:不失京剧的传统味儿,却又不是照搬京腔大戏里的老腔老调,而是比旧曲调更丰富了,更提高了。
说起来,这新腔新调的得来也并非容易呢!哈尔滨市京剧团演《革命自有后来人》,为了一支开幕曲的调子,乐队的同志们反复琢磨,多次更易草稿,后来又跑到当地革命历史博物馆去搜访抗日战争时期的战士歌曲,选定以进行曲的旋律来创作开幕曲。搬上舞台以后,大家又发觉曲调所表达的政治情绪是对头了,但是,它是进行曲,还不是京剧。不行,再改!最后,变成现在这样子,是京剧的曲调,然而却巧妙地把激昂的进行曲的旋律化进去了。
有些旧的唱腔确实很美,但那种味儿、那种情调却并不符合现代戏里的人物身份。例如《革命自有后来人》里的李奶奶,用的是老旦唱腔,但又不能照搬《吊金龟》里张义母亲的老调儿,因为李奶奶是一位革命的妈妈,这正是旧琴弦难和现代人物的心弦呵!
为了解决这类矛盾,乐队的同志们和导演、演员结合起来,一起突破这个难关,例如《六号门》里的胡二唱的是架子花,按老规矩,架子花与青衣对唱的就很少见了,而在这里不仅要对唱,还要唱反二黄,结果呢?破了旧的,却创作出一种刚健有力、悲愤抒情的唱腔,既符合剧情,又不脱离传统,观众听来熟悉、亲切,琴弦和上了心弦!
《六号门》开幕时也有四句合唱,为了使这四句唱既能传达出工人的气魄,又能有地方特色,天津市京剧团乐队的同志们到东货场去和搬运工人们一起劳动,并采录下工人们在解放前唱过的所有的劳动号子,最后终于觅得称心的曲调。当时向工人们学得的劳动号子虽然多,能用上的也不过十分之一,然而为了更准确地让琴弦和上人们的心弦,不到劳动中去,不到生活中去,不到工农兵中间去,是永远也不会寻觅到那最激动人心的新声的。
(附图片)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