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阅读
  • 0回复

同工人结合一辈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9-01-04
第3版()
专栏:

同工人结合一辈子
西安石油仪器厂技术员 潘玉铭
我怀着胜利的喜悦和战斗的豪情,送走不平凡的一九六八年,迎来了光辉灿烂的一九六九年。在这新年到来之际,让我们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一九六八年,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了一系列极其重要的最新指示,特别是关于知识分子要由工农兵给他们以再教育的指示,对于我这个从旧学校出来的技术人员来说,感到十分亲切,受到极大的鼓舞。七年多来,我遵循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一定要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的教导,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不断改造自己的旧思想、旧习气,并和工人一起,搞成了二十多项技术革新,其中微型检波器磁钢一项,超过了美国同类型产品。工人同志亲切地说:“老潘,你的路子走的对,今后要永远走下去!”
在和工人相结合的问题上,我经历了由自卑到自豪的转变过程;经历了由形式上的结合,逐步到思想感情上起变化,自觉地从工人中汲取营养和智慧,一起艰苦奋斗,大搞技术革新的深化过程。这当中,贯穿着激烈的两条路线斗争。我在前进的道路上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都是在工人的教育和帮助下,不断战胜修正主义思想侵蚀的结果。
一九六一年,我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西安石油仪器厂当技术员。那时厂里两条路线斗争很激烈。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极力散布大叛徒刘少奇“专家治厂”的谬论,向我们灌输轻视劳动、轻视工人和追求名利的资产阶级思想,鼓吹什么“技术人员动口,工人动手”,胡说什么“要搞发明、创造,就得多读书”。在他们的毒害下,许多从旧学校出来的技术员,整天关在高楼深院里,埋头读洋书,查资料,找数据,搞脱离实际的所谓“试验”。
这种修正主义科研路线也影响到我。进厂以后,按照国家规定,我先到一车间当工人。当时人虽下去了,但心里却有个人主义的小算盘,希望能领到一年劳动的“合格证”,好坐办公室,当技术员。一年过去了,自己仍留在车间劳动,整天清仓擦料、倒垃圾,弄得满脸油泥,一身灰土,思想便波动起来,想:我读了十几年书,比工人“高明”,这样下去,大学不是白上了吗?工人同志看到了我的活思想,多次找我谈心,一针见血地指出:“什么人认为自己比工人‘高明’?是资产阶级!那种瞧不起工人的知识分子,我们还瞧不起他呢!那些能和我们滚打在一起的知识分子,我们打心眼里欢迎。”工人同志的话,句句触到我思想的“疮疤”上。我想:是工人盖的高楼大厦,农民种的粮食,供给自己上学,自己学了点书本知识,便看不起他们,不愿和他们一起劳动,这不正是轻视劳动、轻视工农的资产阶级思想吗?在谈心中,我还了解到,我们厂的工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不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搞了许多设备,而且,试制成功了多种新产品。有个走资派、反动技术“权威”,花了好几年时间,浪费了国家一百多万元,搞了一项所谓新技术,大吹大擂了一阵,结果一鉴定,只达到三十年代教学仪器水平。这些活生生的事实,使我认识到:真正有知识的不是自以为比工人“高明”的知识分子,而是有着三大革命运动实践经验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只有同他们结合起来,才能有所作为。
思想疙瘩解开了,我就打消了“上楼”的念头,踏踏实实地在车间参加劳动,和工人在感情上逐渐接近起来。工人阶级那种忘我劳动、一心为公的高贵品质熏陶着我,敢想、敢干的创造精神感染着我,使我逐渐摆脱了私心杂念的纠缠,从迷信书本、迷信“权威”的思想束缚下解脱出来。
一九六五年,我们小组接受了试制新产品——微型检波器磁钢的任务。困难是很大的,但工人们却满有信心地说:“过去,赫鲁晓夫不供应我们石油勘探仪器,妄想卡住我们的脖子。我们坚持走毛主席‘自力更生’的道路,终于搞出‘中国造’来。现在,我们不但能造普通的、大型的检波器,还要造出体积小、性能高的微型检波器来。检波器的心脏是磁钢,为了为国争光,为毛主席争气,我们拚也要拚出这种磁钢来!”
在工人这种雄心壮志的鼓舞下,我们承担这项任务的几个人,抱着为国家争荣誉,和帝、修、反作斗争的坚强决心,白天坚持生产,夜晚、假日加班搞试验。开始,我有“吃现成饭”的思想。没有资料,我便去找厂里一个政治上反动的技术人员,这个家伙故意拿出一本一九三二年的英文资料捉弄人,我一气之下就走了。随后,我又专程到北京一个研究院去学习。这个院的资产阶级老爷只准参观二十五分钟,并蛮横地没收了我抄的笔记,还斥责说:“这东西不是你们研究的!”
一连碰了两次钉子,我心里凉了半截。这时,工人同志又十分诚恳地帮助我,说:“毛主席教导我们:‘社会的财富是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自己创造的。’把你那迷信书本、迷信‘专家’,看不见工人阶级智慧的旧思想碰一碰也好。别看这些资产阶级老爷读的洋书多,实际上并没有多大本领,只能跟在美帝、苏修屁股后面爬。”这番话,进一步增强了我同工人一起搞革新的决心。没有原料,我们和工人一起在废料堆里找;没有资料,我们同工人一起在实干中摸索和积累。浇铸磁钢,需要一种耐高温的模壳,我们一连搞了好多次试验,模壳耐不了高温,发软变形。有个来自农村的工人,看了后,在配料中加进了另一种耐火材料,结果成功了。以后又碰上了磁钢取向、磁钢变形和技术设备上一系列难关,都被我们一一攻克下来。在试验的关键时刻,全组的工人都主动放弃休息时间,积极参加战斗。在一千多度的高温炉旁,有的工人同志灼伤了皮肤,压伤了手指,但仍坚持不下火线。为了攻下试验难关,有的工人同志甚至冒着危险,戴着石棉手套,双手伸进高温炉捧出炽热的模壳去浇铸。经过反复试验,多次失败,终于试制成功了微型检波器磁钢,把美帝、苏修远远地抛在后面。每当看到我厂大批新产品源源运往石油勘探前线,将为祖国勘测出更多的石油的时候,我和广大工人一样,心里感到有说不出的幸福和自豪。
其它各项技术革新,也都是在工人的帮助下搞成的。事实深刻地教育了我。过去,我总以为自己读的书多,比工人行,实际上还是工人懂得多,而自己往往是一知半解、幼稚可笑的。过去,我一想到搞科学试验,总是夹杂着一些私心杂念,想露一手,取得技术上的指挥权;和工人一心为革命,不计较个人名利的高贵品质一比,自己就觉得脸红,感到惭愧。从此,那种知识分子的优越感和自以为是的旧习气渐渐少了,虚心向工人阶级学习的自觉性提高了。
毛主席指出:“知识分子在其未和群众的革命斗争打成一片,在其未下决心为群众利益服务并与群众相结合的时候,往往带有主观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倾向,他们的思想往往是空虚的,他们的行动往往是动摇的。”“知识分子的这种缺点,只有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才能克服。”毛主席的这一伟大教导,深刻地指出了知识分子最大的弱点,也指明了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改造的根本途径。知识分子为什么思想空虚、行动动摇?最主要的是“私”字多,实践经验少。工人阶级为什么思想最革命、行动最坚定?最根本的是“公”字当头,实践经验丰富。七年多来,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工人阶级是我最好的老师。只有同工人相结合,才能在两条路线的斗争中,不断清除自己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炼出一颗无限忠于毛主席的红心,才能跳出书本的框框,打破修正主义科研路线的枷锁,不断用工人的智慧和经验丰富自己,使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起来,从而在工作中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新的一年开始了。一九六九年,将是全面完成斗、批、改任务的一年,将是生产大跃进的一年。要使自己思想适应飞速发展的革命形势,就得在同工人相结合的道路上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在这方面,我虽取得了一点成绩,但与党和毛主席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与工人群众对我的期望还相差很远,突出政治不够、居功骄傲等毛病还经常出现。特别是从一九六八年六月开始,我担任了总调度,负责全厂生产工作。担子更重了,工作更忙了。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坚持经常参加劳动,能不能继续和工人打成一片,面临着新的考验。工人同志曾经语重心长地嘱咐我说:“你上去后,千万别忘了我们啊!”这句简短的话,既包含着殷切的期望,又包含着严格的要求。职务变了,走同工人相结合的道路不能变。我决不能忘记对我进行再教育的工人同志,忘记,就会思想抛锚。我决不能脱离生产劳动,脱离,就会走上邪道。我要坚决听毛主席的话,更好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和工人结合到底,干一辈子革命,当一辈子工人阶级的小学生。
(载《红旗》杂志一九六九年第一期)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