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7阅读
  • 0回复

“天命观”是杀人的软刀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4-02-02
第2版()
专栏:

“天命观”是杀人的软刀子
陕西省兴平县西吴公社西一大队贫农社员 宋玉珍
孔子宣扬“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胡说奴隶主压迫、剥削奴隶,剥削阶级骑在劳动人民头上拉屎拉尿,是老天安排的;而奴隶和劳动人民受苦受难是命中注定的。这真是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林彪也把他们自己看成是天生的“至贵”之人,当然的统治者,把我们广大工农群众看成和他们“有天壤之别”的下等人,理应受他们的统治。这实质上还是孔孟之道那一套反动的思想体系。我的亲身经历就是对孔子和林彪的这种反动思想的无情批判。
旧社会,咱穷苦人好比苦瓜泡在苦水里,苦得不能提。我娘家在河南省长葛县,早先家里有六口人,三间房,几亩薄地。就这点穷家当,村里的地主还看红了眼,老打我家的主意。一九三四年,狗地主和伪保长串通一气,强逼我哥哥到外地做苦工。那阵,全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那里有钱给我哥做路费?没办法,我爹只好含着眼泪卖地。没半年时间,我哥被迫做了六次苦工,我家的三间房和那几亩薄地,也全落在了狗地主手里。我爹气愤不过,连病带饿,死去了。爹死以后,全家的生活更难熬,我娘急得没办法,挂着眼泪,咬着辛酸,把我大姐、二姐卖给了人家。后来,在地主资产阶级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压迫剥削下,我大姐含冤死了,我二姐和丈夫、孩子也全被饿死了。
我在旧社会也是死里逃生。我结婚的时候,丈夫家里有五亩半旱地,我俩累死累活地劳动,还勉强过得去。可是,国民党的苛捐杂税很多。反动派鞭打绳拴,逼着我们把地当给地主,用当地的钱交税。没过一年,黑心的地主趁火打劫,就硬逼着我们赎地。我家赎不起,丈夫就被迫卖了壮丁。不久,我丈夫逃了回来。谁知逃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窝。日本鬼子又把我丈夫拉了伕。繁重的劳役累得他得了重病。后来,丈夫的病越来越重,躺在炕上不能动弹,靠我给人家做零活,找野菜,剥树皮,打树叶哄肚子。那阵,我俩常饿得翻过来倒过去睡不着。一天晚上,我丈夫饿得一会儿挣扎坐起,一会儿慢慢躺下,嘴里不停地咒骂:“这瞎瞎世道,真没有咱穷人的活路。”我看到这光景,心里直发酸,眼泪潸潸地往下流,没办法,只好舀了几瓢冷水烧开,一人喝了两碗,才熬到天亮。旧社会,象我这样的穷人,多得象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是我们命苦吗?不是,这完全是吃人的旧社会制度造成的。
解放后,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斗地主,分田地,砸烂了人剥削人的旧制度,通过合作化,建立了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我们穷苦人翻身做主人,日子越过越甜。现在,我一家住着两间新房子,三口人从头上到脚下,单是单,夹是夹,棉是棉。光花被子就有四床。晚上电灯一亮,屋里都亮堂堂的。过上这好光景,我老婆子心里都乐开了花。一九六八年,我得了病,有人说是“不治之症”。可是,党和政府关怀我,帮助我解决医疗费,送我到西安大医院治疗,把病也治好了。现在,我的身体比那阵倒结实了。我老伴高兴地说:“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好极了,连你这快死的老婆子也变年青了。”说实在话,要是放到那黑暗的旧社会,我老婆子害这瞎瞎病,早就没我这个人了。
旧社会是我这个人,新社会还是我这个人,为啥旧社会那样苦,新社会这样甜?是我的“命”变好了吗?没有这事。再拿我队地主分子来说,解放前,他在人面前吹嘘他“福气大”、“命壮”,骂长工“命里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解放后,我们打倒了他,分了他剥削穷人的田产,专了他的政。他的“福气”跑到那里去了?所以,穷富不由命,不在天,完全是由社会制度决定的。旧社会,我们穷人受苦受难,是由于地主阶级残酷的压迫和剥削造成的;今天,我们成了国家的主人,过上幸福生活,是在毛主席和共产党英明领导下,无产阶级掌了权,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结果。
孔子拚命宣扬“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就是要奴隶们服服贴贴地忍受奴隶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维护奴隶主贵族的反动统治,这完全是奴隶主杀人的软刀子,是毒害劳动人民的鸦片烟!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接过了奴隶主杀人的这把软刀子,把他们自己说成是天生的“至贵”之人,完全是为他们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建立林家封建法西斯世袭王朝的梦想编造舆论哩!他的狼子野心就是要重新恢复地主资产阶级失去的天堂,让我们劳动人民顺从他们的摆布,再回到旧社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贫下中农坚决不答应!我这个人不信天,不信命,不信神,不信鬼。千相信,万相信,我相信毛主席的英明领导,相信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我从旧社会的火坑中救出来,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给我治好了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虽然老了,还要一心一意跟毛主席干革命。一九七二年,为了给国家交售鸡蛋,我舍不得吃,给国家交售了二十八斤多。田间劳动,我也豁出身子干,不怕年纪老,单怕给国家贡献少。队里的棉花就是掉在路上一个瓣瓣,我也要拾起来交给集体。我左思右想,社会主义是斗出来的,干出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们只有深入开展批林批孔斗争,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不辜负毛主席对我们贫下中农的希望。
(陕西师大中文系学员马海林整理)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