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阅读
  • 0回复

赞美与谴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2-04-29
第8版()
专栏:

赞美与谴责
王贺绵
今年2月12日清晨,在锦州市内二路公共汽车上,一位抱孩子的母亲上车后,一位盲人女同志(经查,她是锦州凌河区金属编织厂工人齐桂茹同志)从座位上站起来,热情让座……该怎样说?该说什么?望着你站起来让座,我的心头啊,一阵滚热!不该你让座呀,不该你让座!你是盲人,最稳的座位该你坐!你的道路上,比别人更多坎坷,你却为别人的小憩坚强站着。生活的法则啊,就是这样奇特:双目失明了,心灵的眸子却分外明澈!人生的道理啊,就是这样深刻:眼睛没有了,精神的视野却极其开阔!该怎样说?该说什么?当盲人站起来让座,我的心头啊,象被冷水猛泼!眼前的情景使我惊愕:你,那位姑娘,视力很好,睫毛也很美,为什么,应该让座时,却闭上了眼睛?稳坐如石佛?你,你呀,刚才还高谈阔论,喷着唾沫,为什么,应该让座时,却忽然不动声色?难道,学习雷锋,仅仅是发言的“时髦词”;难道,精神文明仅仅是聊天的“装鲜嗑”?我痛恨自己啊,也曾在人生的激流中弃桨丢
舵!然而,就是这一刻,点燃了我眼前的信念之火,激起了我生命的希望之波!我要讴歌啊,也要斥责!善良的人们啊,都来重视吧,重视我们的社会公德!
(选自1982年3月9日《辽宁日报》,本报略有删改)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