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4阅读
  • 0回复

一个美国工人的理想与现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5-05-01
第3版()
专栏:美国通讯

一个美国工人的理想与现实
本报记者 张亮 景宪法
4月的巴尔的摩港,大西洋的潮湿海风冷嗖嗖的。我们参观这个美国东海岸第二大港口时,在仓库外面的工地上碰到了几位忙忙碌碌的包装工人。
三十三岁的约翰穿着半旧的紧身裤,浅色太阳镜后面闪烁着和蔼的目光,爽快地同我们交谈起来。他一开始就风趣地自我介绍是巴尔的摩港五千码头工人中的“中下阶级”。实在看不出来,这位浑身沾满油迹的“蓝领工人”十二年前曾是攻读法律的大学生。命运的波澜把他从校门推到码头上,而且一干就是十多年。他说,他每小时工资现在是八个半美元,但其中四分之一要纳税。
巴尔的摩港的装卸季节虽有忙闲之分,但约翰通常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有时他妻子也为此发牢骚,但为了多挣几个钱,养活妻子和两个孩子,也只好这样。生活的担子是够沉重的。“你的妻子为什么不工作呢?”“她的工资还不如一个保姆的工资,所以干脆在家看孩子”。
当然,生活的艰难并没有磨灭青年人的朝气。约翰告诉我们,他常常设法挤出时间去辅导邻居的孩子们打棒球和橄榄球。如果存够了钱,他就带着全家去加利福尼亚或佛罗里达海滩上玩几天。
约翰比较满意的是公司的福利事业。譬如去医院看病时,公司付五分之四的医疗费,住院治疗则基本免费。据说这种福利在美国其它行业中并不多见。约翰最感担忧的问题倒和许多美国人一样,这就是“缺少安全感”,因为他看到当今军备竞赛日趋激烈,“核战争的威胁日益严重。”
话题转到未来的打算,年轻人似乎有些激动。“我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晋升到管理层。我已经干了十多年了,我不想等到五十岁还干这种苦力活。我想受到人们的尊重。至少我希望我儿子长大后能够坐在我身后那间装有空调设备的办公室里干活,而不是干我这种日晒雨淋的活。”当然,我们并不怎么认为他对职业的选择的观念是正确的,他的希望是十分现实的,但是,在寒风中握别时,我们由衷地预祝他的夙愿能够成为现实。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