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三十二年后的胜诉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97年09月 -> 三十二年后的胜诉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张国成 1997-09-01 00:00

三十二年后的胜诉

第6版(国际)
专栏:通讯

  三十二年后的胜诉
本报驻日本记者张国成
8月29日下午3时许,几名年轻人从日本最高法院的大门里冲出来,他们在云集的新闻记者面前,展示出两幅标语,标语上“胜诉”两个鲜红的大字在告诉人们,历时32年的“家永教科书诉讼案”终于以家永三郎教授的胜诉而告终。
战后,日本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不承认侵略历史。因此,在教科书中也极力回避有关内容。回避的办法就是通过日本的教科书审定制度,把由专家、学者编写的教科书中所谓“不适当”的内容加以修改或删除,日本著名历史学家、教育法学家家永三郎教授曾主持过教科书《日本史》的编纂工作。由于他能秉笔直书,故每每遭到教科书审定部门的刁难。家永教授忍无可忍,终于拍案而起,于1965年开始状告政府的行为违反宪法中规定的“表现自由”,他要求法院判定教科书中受到指责的记述是否合法。
家永教授究竟在教科书中写了些什么内容,文部省教科书审定机构又是如何加以指责,进而打了这场“马拉松式”的官司呢?家永教授在教科书中写道,“在中国,国民政府和共产党结成抗日统一战线,强烈地表现出了反抗日本侵略、恢复国家主权的意志。”文中的“侵略”一词引起了审定者的不满。他们说,“在教科书中不宜使用‘侵略’这样的贬义词,应改为‘武力进出’。”关于南京大屠杀,教科书中写道,“日军占领南京后杀害了许多中国军民。此事被称为南京大屠杀。”审定者认为,“日军占领南京后”的表述会使人“误认为”是日军有组织的行动,应改为“是在混乱中发生的事情”。家永教科书在写到“731部队”问题时说,日军“在哈尔滨郊外设立了被称为‘731’的细菌战部队。他们用抓到的数千中国人和一些外国人做活人细菌实验并加以虐杀,时间长达数年之久。”审定者却认为“731部队”问题正处于“研究阶段”,载入教科书“为时尚早”,要求全部删除。家永教授和审定者意见截然相反,泾渭分明。然而,作为日本司法机构的东京地方法院和东京高等法院在本案的一审和二审中,竟判审定者的意见为“妥当”、“相当”。
面对不当判决,家永教授又于1984年提出了第三次诉讼。第三审的判决除继续认定教科书审定制度合法外,对家永教科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日本侵略、“731部队”、日军暴行等记述均推翻了一审、二审的判决,判决记述是合法的。特别是判定从教科书中强行删除有关“731部队”记述的做法是违法的,并要求政府向家永赔偿精神损失费。
从两次败诉到这次胜诉,人们可以看出由于日本国内的正义力量和亚洲各国人民的斗争,日本国内在历史问题上的认识正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使日本一小部分人企图掩盖历史真相变得越来越困难。这种变化形成的巨大舆论压力使这次判决出现了胜诉的可能。80年代初,日本作家森村诚一根据当年“731部队”成员的证言写下了《饱食的恶魔》,轰动了日本社会;90年代初,美国公布了“731部队”进行人体细菌实验当事者的审讯记录,使事实更加确凿;近年来,日本的有识之士利用在中国搜集到的证据,在日本全国巡回举办了“731部队罪行展览会”、“毒气战展览会”,使广大日本国民生动、形象地了解了这段史实。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司法当局已失去了他们得以坚持错误判决的事实基础和舆论基础。
开始这场官司时,家永教授已51岁。当时他就下定决心,如果自己去世了,就让家人继续打。32年过去,他已年届83,且体重不满40公斤。他说,我能坚持到今天,全靠正义的国民大力支持。他的直接支持者有2.4万人,其中有学者、教授、律师、社会活动家等。就在开庭的当天,还有6000人的支持签名送到了日本高等法院。
家永教授在判决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说,用了32年,终于在日本的教科书审定制度和日本司法的厚壁上打开了一个洞,其意义是很大的。日本围绕历史认识、战争责任等问题的论争并未结束。目前,日本仍有些人将现行教科书称为“民族自虐的教科书”,要求从教科书中删除“慰安妇”等记述,从这些人的动向中人们会感到“家永教科书诉讼案”所包含的重大意义。(本报东京8月31日电)


查看完整版本: [-- 三十二年后的胜诉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