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圆明园 此梦如何圆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98年11月 -> 圆明园 此梦如何圆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刘琼 1998-11-27 00:00

圆明园 此梦如何圆

第9版(大地周刊)
专栏:

  圆明园
 此梦如何圆
  本报记者 刘琼
  圆明园情结:
  实在难释
  世人瞩目的圆明园,作为清代皇帝的夏宫,始建于康熙四十八年,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一百多年不断地增修,建成总面积约五千二百亩的宏大华美之皇家宫苑。除去一半水面外,园内主要有一百四十余所宫殿楼阁和三百余处港、埠、岛、堤,各式建筑占地面积大约十五万平方米,故号称“万园之园”,又因云集古今中外园林特色和建筑风格于一身,被法国文豪雨果誉为“东方梦幻艺术杰出代表”。
  然而,这座收藏无数稀世珍品的艺术宝库被英法联军1860年的一把无耻的劫掠之火焚毁,炎黄子孙“修炼”了几千年的尊严也在烈火中焚烧殆尽。1900年,圆明园复遭八国联军洗劫后,清廷放弃管理,国内的军阀、官僚、买办、歹民趁势拆移、盗运残园的建筑材料以修建自家屋舍、花园和墓地。在中外强盗的劫掠下,美丽的圆明园从此沦为一片废墟。
  历史是不能忘怀的,尤其是记录着落后遭打的耻辱年轮、曾经显示中华文化的博古精深、放射着人类文明灿烂光芒的圆明园,更是时时牵动着华夏儿女的心扉。建国初期,因百废待兴,财政紧张,无力顾及的圆明园被定为遗址公园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直有意重修圆明园的周恩来总理指示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务必保留圆明园,不要把地拨出去,以后有条件可行恢复。十年“内乱”,圆明园再遭重创,据说曾一次性地被运走五百八十二车石料、拆掉八百多米围墙、砍伐一千多棵树木。“文革”结束,满目疮痍的圆明园再次映入人们关怀的眼帘。八十年代,宋庆龄等许多知名人士纷纷参议“复圆”,因种种原因并无定论,但此后圆明园所在的海淀区政府开始加强绿化,有计划地迁移园内居民。在这期间,许多高校尤其是清华大学建筑系始终把圆明园发展规划作为课题加以研究。圆明园已成为民族不可或忘的记忆。
  1994年9月,江泽民总书记访法期间,特意请人查对当年雨果怒斥英法强盗火烧圆明园的信件。同年11月1日,在中国科学院举行的纪念建院四十五周年茶话会上,江泽民总书记再次对在场的八百位科学家谈及此信,感叹不已。这封信被光明日报全文发表后,在全国掀起圆明园爱国主义教育高潮。
  重修还是不重修:
  意见不一
  八十年代以来,圆明园是“重修”还是“不重修”,意见始终不一。今年10月22日,作家从维熙在《北京晚报》上发表《重建圆明园的话题》一文,旗帜鲜明地反对重修圆明园,时隔不久,一位学者发表意见截然相左的商榷文章,从而再次挑起了“重修”与“不重修”的“战火”。
  “重修”乃再现昔日之美。清史专家王道诚、北京市政协委员陈立群不久前就重修圆明园正式向北京市政协提交了议案。此举一出,得到北京建工学院教授何重义等一些建筑学者的大力支持。理由很简单,五十年代确定圆明园为遗址公园,无非因为经济困难无力整修,如今条件好了,自然应该再现这一人类历史的建筑奇迹,否则太对不起子孙后代,因为,如此之美的东西如果永远消失,未免太可惜了。此外,一部分社会学者也从开发旅游资源和扩大投资的角度,响应了这一提议。
  反对者则认为,美是不可重复的,动议重修圆明园,无非是对历史和美毫无感知而已。圆明园作为遗址公园,是爱国教育最有力的历史教材,其本身就是文物,现存价值无可替代。文物古迹价值最大的就是“真”,重修圆明园是对其文物价值的轻视。除了从历史和文物角度审视圆明园作为遗址公园的价值外,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叶廷芳等学者还从美学的角度出发指出,废墟也是一种美,并且就某种意义而言,这种内敛的凄美比张扬的华美,更具审美价值。何况,由于缺乏原始图纸,重修后的圆明园只会不伦不类,既无多少观赏性,更无任何现实功能。可以说,在反对重修圆明园这一观点上,文物界、历史界、社会学界和文学界的意见比较一致。
  除上述两种对立观点外,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罗哲文、现代文学馆馆长舒乙等则主张部分修复圆明园。因为圆明园的现存遗址部分实际上只占总面积的百分之二,大部分景点已荒废了。像“九洲清宴”这样的中国建筑史上的精华,如果能在不影响遗址观瞻的前提下加以修复,使之与维持现状的西洋楼和大水法及其他景观相对比,在视觉落差中给人以心灵的震撼。那么,无论是观赏价值,还是教育效果,都远比现在好。主张部分修复者还提出易地重现圆明园全景、建造博物馆的方案。圆明园缩微全景,可与作为遗址公园的圆明园形成新与旧、残与全对比之美。
  规划圆明园:
  刻不容缓
  圆明园的现状确实不容乐观。有报载,曾经是圆明园中心部分的九洲清宴景区如今一片狼藉,连残迹遗址都荡然无存;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遗址园林,其西区到处是房舍和畜厩,随处可见大堆大堆的垃圾,臭气熏天;百分之四十的山丘被挖成平地或基本挖成平地;遗址的残垣断壁被拆得一干二净,建筑基址被挖地三尺。抬花轿等喧闹的市井游戏也纷纷登堂入室,徜徉圆明园,再也找不到昔日的静穆之美。此外,圆明园里二千多居民和十四个单位,仍无时无刻地对圆明园的保护构成威胁。管理之混乱,规划之无章,就更不用提了。
  专家们纷纷呼吁,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圆明园将会彻彻底底地成为废弃之园,不能再沉默了。9月份,上海社科院牵头专就圆明园保护和发展一事召集社科界人士集会商讨。
  国家文物局早在前年已专款下拨圆明园三十万元经费。文保司孟副司长强调指出,圆明园的发展规划实在不能再拖了,本世纪内一定要解决。当前首先要尽快迁出园内居民,清理圆明园遗址。据悉,北京市政府已成立圆明园保护委员会并专门投资新建了一个居民小区。
  历史难再,重修或不重修,圆明园都永远是逝去的辉煌。采访一圈下来,记者的心情愈益沉重,高楼大厦易建,圆明园、长城、古城墙这些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东西,一旦毁坏了,就再也不能恢复原状。为了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有关部门作规划前,最好能充分耐心地听听专家意见。
  题图:圆明园残迹,摄于1860年劫后不久。图中图系圆明园原西洋楼和大水法全景。(附图片)


查看完整版本: [-- 圆明园 此梦如何圆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