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谁在为裁军谈判制造困难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5年03月 -> 谁在为裁军谈判制造困难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冯宾符 1955-03-31 00:00

谁在为裁军谈判制造困难

第4版()
专栏:

谁在为裁军谈判制造困难
冯宾符
苏联出席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代表葛罗米柯,二十四日向记者发表谈话,用无可驳辩的事实揭穿了西方国家在伦敦裁军谈判中制造重重障碍,并企图把责任推到苏联头上的阴谋。这一揭露让全世界人民看清了事实的真相:究竟谁在阻挠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谁在坚持不渝地为争取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这个保障世界和平的根本问题的协议而不懈努力。
在联合国中,九年以来,始终存在着关于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两条路线:一条是苏联坚持不渝地为裁减军备、禁止原子武器并使原子能用于和平用途而努力;一条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对这个关系世界和平与安全的根本问题进行阻挠和怠工。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的产生,是苏联和平政策的成就,也是苏联在一九五四年二月的柏林会议上一再坚持的成果。小组委员会的任务应该是再一次试图在关于裁减军备和武装部队以及关于禁止原子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问题上达成协议。由于世界爱好和平人民要求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的强烈愿望的压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得不同意参加裁军小组委员会的工作。可是他们实际上感兴趣的不是真正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而是继续军备竞赛和准备原子战争的“实力地位”政策,他们甚至想以裁军谈判作为幌子来掩饰进行不可告人的勾当。从西方国家代表在伦敦兰斯特大厦的工作过程中所表现的种种阻挠行为,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他们所制造的主要障碍之一,就是顽固地拒绝考虑在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方面所采取的措施的性质,却只要离开上述措施而把国际监督提到首要的地位。苏联的建议毫不含糊地指出,对实施一致同意的决定进行国际监督是同作出裁减军备和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决定同样重要和必要的。西方国家却坚持首先建立一个国际监督机构,这个机构在第一阶段,即尚未实施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的措施的时候,就拥有视察权。国际监督的目的为了什么?当然应该是为了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不能设想,可以不谈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措施而空谈“国际监督”,那决不是什么对于裁减军备和禁止最危险武器的真正的监督,而只是为了美帝国主义侵略目的的巴鲁区方案的复活。大家都知道,所谓巴鲁区方案,就是企图在国际监督的伪装下,保证美国对于从事军事目标的原子能,不但在事实上掌握控制权,而且在法律上掌握监督权。一九四六年的巴鲁区方案早已破了产。现在是一九五五年。可是西方国家依旧回到了九年前的原来出发点。这说明了他们并不愿意认真地讨论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以及氢武器的问题。
他们制造的另一主要障碍,就是反对苏联关于五大国大量裁减军备和部队的建议。他们口头上不能不同意五大国大量裁减军备。但他们却狡诈地企图用关于军备和武装部队的水平(数量)问题来代替关于裁减军备和武装部队的一致同意的定额的问题,以阻挠达成协议。事情很清楚:在规定裁减军备的定额的时候,必须根据各国相互间认为维持安全的合理的力量对比,包括人口、地理、经济和政治等因素,来确定标准,而决不能根据简单的算学观点。如果根据这种算学观点,就是连他们自己也承认,这样一来,在某种情况下,甚至可以有理由提出关于增加武装部队和军备的问题。由此可见,西方国家顽固地坚持这种行不通的算学观点,表明了他们根本不愿意结束军备竞赛,因为军备竞赛对于垄断资本攫取庞大利润是非常必要的。
正是由于西方国家这种顽固阻挠的立场,以致自二月二十五日开始以来的伦敦兰斯特大厦的裁军谈判,至今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仍旧抱着阻挠达成关于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协议的老方针,一方面自己既不提建设性的新方案,一方面还对苏联一再谋求协议的诚恳努力千方百计地横施阻梗。不但如此,他们还不断发出迷惑国际舆论的言论,硬说小组委员会所遭到的困难是由于苏联的立场所造成,企图欺骗世人,把责任推到苏联的身上。
但是事实不能抹煞。西方好战集团欺骗、诬蔑的阴谋是经不起放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大家都知道,当伦敦这次裁军谈判一开始,苏联就提出了积极的、切实可行的建议,主张销毁现储的原子武器和氢武器,不得增加军备、部队和军事拨款。由于美英法坚持反对的立场,苏联又于二月十八日提出了一项裁减军备、禁止原子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国际公约的新建议。这个建议将法国和英国在一九五四年六月十一日提出的建议作为这一公约的基础。苏联新建议中除了包含关于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的国际公约的基本原则外,还提出了一项实行裁减军备的程序,规定开始只采取裁减常规军备的措施,以便于达成必要的谅解。这是一个建设性的前进的步骤。这个步骤表明了忠于和平的苏联,为了使人类免于苦难和灾害这个崇高的目的,总是不懈地争取达成大家能接受的协议。苏联这种为了和平的积极的现实的精神,可以说是仁至义尽的。
战争与和平、诚意和恶意的两条路线的斗争,在伦敦兰斯特大厦的裁军谈判中表现得格外的鲜明。两种态度,两种目的,是泾渭判然,是非分明的。究竟谁在为伦敦裁军谈判制造困难,难道还不明白吗?
事情越来越明显:坚持“实力政策”的人们到伦敦来谈判,是为了装装样子,企图欺骗迫切期望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的广大人民。这就是为什么当全世界密切期待的伦敦谈判刚要开始的时候,美国当政人士和美国的舆论就对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故意散布悲观的气氛。这就是为什么当苏联光明正大地宣布其关于裁军的建议时,美英方面就仓皇失措,硬说什么“俄国人破坏了”小组委员会的“保密规则”。这就是为什么当裁军小组委员会由于他们的阻挠行动而越来越引起世界的群情愤激时,他们又颠倒黑白,散布谰言,企图证明阻挠达成协议的是苏联而不是他们!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五国代表正在伦敦讨论裁军和禁止原子战争计划的时候,美英当政人物接连发出鼓吹原子战争的言论。
葛罗米柯的谈话向全世界人民说明了伦敦裁军会议的实际情况。这对于提高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警惕,加强为争取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而奋斗,无疑是有重要意义的。苏联在二月十八日所提出的明智的现实的建议,对于推动全世界人民所渴望的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贡献。我们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道,坚决支持苏联为了巩固和平而采取现实措施的真诚努力。


查看完整版本: [-- 谁在为裁军谈判制造困难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