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美国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7年11月 -> 美国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47-11-25 00:00

美国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第2版()
专栏:

  美国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马里宁 李何译
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人阶级,在新的战后条件下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事实表明,甚至在美国和英国那样领土没有遭受敌军占领过的国家里,战后时期是同巨大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联结的。独占资本把战后时间的全部重担,完全推在劳动者肩上。
在美国和英国,由于战争和复员的结果,在社会的一端是财富、奢侈和寄生的巨大增长,另一端是物质生活条件的大大恶化、失业和贫困的增长。
在战争年份里,美国独占者的纯利达五百二十万万美元。这就是说,战时平均每年利润超过战前平均每年利润三倍有余。可是美国独占者的贪欲是无止境的。它们在战争时期的利润远落在复员时期利润之后。这样,如果在一九四五年公司的纯利达九十万万美元,那么在一九四六年纯利提高到一百二十万万美元,而在一九四七年预期纯利将增加到一百五十万万美元。
利润的空前增长,反过来使商品的价格大涨,它造成通货膨胀的威胁。根据华尔街材料,在一九四六年一年当中食物价格升高了百分之十五以上。工人统计局计算,零售物价指数,与一九三五——一九三九年平均指数比较,一九四六年底为一八八,比一九四五年指数高百分之三十五。
动员与复员局的顾问委员会于一九四六年末指出:“如果通货膨胀的恶势力”不放在管制底下,那么国内无数困难将会发生,这些困难将给予世界经济以不良影响。然而独占者仍然为所欲为,物价管制被取消了,物价扶摇直上,美元的实际价值下降了。美国劳工部劳动统计局今年初发表了报告,由这个报告中可以看出:如果以一九四○年为一百,那么一九四六年九月美元的实际价值为六八.五分。从那时起,发生了美元实际价值的更大跌落。
甚至官方人物也不能掩盖其增长着的恐惧。最近美国总统承认,如果保持非常高的物价,那么,这“无条件的会影响衰落或萧条”。他说:抬高价格的公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曾经考验过。而我们正吃了这个亏。”
国内物价的巨大增长和通货膨胀的过程,把沉重的负担压到美国工人阶级的双肩。应当指出:美国工人的经济状况战前是非常困难的。著名经济学者尤尔根·库青斯基在其所著的“从一七八九年到现在美国工人状况简史”一书中说:按照劳动研究会材料,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在一九四○年仅为起码必需的预算之百分之五十五。
库青斯基写道,美国工人的大多数“没有收入过使他们生活得可以的工资。如果考虑到美国工人是被认为资本主义世界里报酬最厚的工人,那么这是不仅对美国条件,而且,对全部资本主义世界现存条件的致命判决。”
库青斯基的结论就在今天也找到其充分的证据。美国参议院不久前传出一些材料,从这些材料可以了然:住在城市的有四口的中等工人家庭,月资二百美元还不能渡日。可是问题还在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美国工人,它们所收入的比这个数目还少得多。另一方面,物价的不断增长,招致了实际工资的跌落。在这个时候,几乎在每一国家门槛上都出现了失业的阴影。
官方虽百般忌讳,但大批的失业者增长着。根据商务部统计局的材料,一九四七年一月在美国计有二百五十万失业者。可是该局补充指出:这个数目不包括没有工做的一百六十万复员军人。另一方面,应当考虑到,在一九四六年每周工作一个钟头到十四个钟头的计有一百零九万人,每周工作十五个钟头到三十四个钟头的计有五百六十万人。由此,“经济家记录”汇报确定一九四七年初实际失业者数目为五百七十万人。
美国独占资本在广阔阵线上以加强的速度向工人阶级阵地进攻。它们打算在经济危机到来前给以尽可能更猛烈的打击,并尽可能加深瓦解工人阶级的队伍。
美国新国会的活动证明了这种进攻的规模和强度,二百一十二件反工人的法案现在正在这个国会的审查下。众议院最近通过了尖锐限制工人阶级权利的反动法案。被通过的法案之主要内容是什么呢?首先它禁止职工会采取“关闭的行会”制度,这就是只有工会会员才准许工作的制度;它禁止按整个工业部门来订立集体合同,禁止进行或鼓动国家雇员的罢工。法案事实上禁止美国共产党员在职工会中进行积极工作。
美国工人阶级怎样回答独占资本的进攻呢?从一九三五年到一九三九年间,每年罢工二千七百三十六次,参加了一百万以上的工人,损失的工作日数达一千六百万个。在一九四五年,罢工四千六百十六次,参加了约三百五十万人,损失的工作日总数超过三千万个。在一九四六年,罢工四千九百八十五次,参加了约七百万工人,损失的工作日数达一万一千六百万个。
这些材料说明着:罢工运动采取着非常巨大和日益增长的规模,美国国内情况已日益紧张起来。
     ★     ★    ★    ★     ★
不久前,在分析英国所经历的最尖锐的经济困难时,下院议员工党党员布列克奔断定说,国家大难临头。他强调说:“这不是悲观论,而是现实论。”接着自然提出了如下的问题:英国统治集团依靠怎样的经济政策,以力阻来临的大难呢?经历着的危机的耗费以及与此关联的政策,所采取的措施之重担,落在那个阶级的肩上呢?为了答复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来引用关于国内财产分配的材料。
一九三六年,英国人口百分之七占有国家全部私有资本的百分之八十五。一九四四年,伦敦出版的英国教授喜尔顿所著的“穷人和富翁”一书中,关于这个问题作了有趣的统计。喜尔顿估价握在英国私人手里的财产,有二百万万英镑。同时说明,从一千二百万户的总数中,四百万户如果卖掉他们所有的一切,按适当价格兑现了自己的保险券,付还了债,能够“掏出来的钱”总数仅达一百英镑,而另四百万户“身外无余物”。这样,握在私人手里的财产总数中,英国三分之二家庭几乎一无所有。
尤尔根·库青斯基在其“从一七五○年到今日的不列颠帝国工人阶级情况简史”一书中写道:战前在英国计有一百万工人及其家属,他们没有所谓“最低限度的口粮”,也即没有每日劳动的人所必须的水平上保持自己健康的足够资料。其中包括百分之七十五的矿工,百分之五十的建筑工人,百分之四十六的纺织工人,百分之百的农业工人。
战争引起了劳动者经济状况的尖锐恶化,和独占者财富的巨大增长。库青斯基总结自己的研究说:“两个民族之间,穷人和富人之间,百万富翁和小有产者之间,人民和统治阶级之间的鸿沟,在英国非常扩大了。”正是在英国工人阶级的肩膀上,放了国家所遭受的一切困难。
工党的经济政策在这上面没有作什么实质的改变。此外,如果考虑到个别工党领袖不久前的某些“纲领式”声明,那么可以得出结论说:将来也不会有严重的变化。摩里逊于一九四六年底在伯明罕发表的演说,实际上,不是别的,而是对英国独占资本的号召,号召他们按照自己的惯例,无顾忌地行事。在这篇演说里,他“宣布了”工党党员不准备取消“利润原则”,仅仅努力使利润服务于“共同利益”。
关于怎样在实际生活中表现这种资本主义利润与“共同”利益的“结合”,煤工业国有化经验是最有力的说明。英国人民为了煤工业国有化,得花二万二千九百万英镑。这里包括一定数目的利润的付偿,这种利润,如果没有国有化的话,矿主是可以在一定的期间获得的。这样,矿主被保证有平均战前每年总数一千二百万英镑的利润,数目这样大,大家都知道,是由矿工工资无比之低的情况来保证的。
这样,煤业主获得保险的利润进款。但矿工们获得了什么呢?日益恶化的劳动条件和生活条件,以及工资比之其他工业部门的极端落后(几乎差两倍)。由于在英国展开着的经济困难的结果,最近几个月间失业者数目增加到二百五十万人。
别的英国经济学者否认在英国大批失业的可能性。然而这些乐观主义的声明与某些现实的事实和英国经济的趋向相矛盾的。例如,大家都知道,一九四七年煤工业的工作还大大落后于原定的计划。而对于主要工业部门,每五百万吨煤的缺乏,就可以引起造成一百万人以上失业军的威胁。在英国发生了颇大的劳动力外移的威胁。据每日邮报发表的材料,五十万以上的英国人从英国迁移出去。该报写道:这是“英国历史上最大的外移浪潮”,它“陷国家于危机中”。
英国的经济困难近年伴随着通货膨胀的热病。病状的一切重担,都落在工人阶级身上了。
  ★      ★      ★     ★      ★
早就这样弄惯了!在尖锐的危机时期中,资产阶级的社会学家带着包罗万象的社会改良和响亮诺言的纲领出场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年份中,也这样发生过,当时英美许多评论家开始宣扬说,战后“总忙碌”和“总繁荣”的新时代将会到来。
要资产阶级社会学家和政治家所慷慨发出的支票兑现的时期到来了。为什么今天不象不久前那样响亮地发出田园诗人的“非资本主义化”的呼声呢?他们的吹牛纲领和夸大宣言到那里去了?不幸,资本主义经济远不能完成其从战争轨道到和平轨道的转变,所以昨天“总繁荣”的预言今天开始否认自己,自食其“理论”。而甚至现代派资产阶级经济学者的领班凯因斯爵士,在其一九四六年六月发表伦敦的临终论文中写道:在以“不断变化”为特色的现时代,“没有一个计划可以有信心地实现……”。
以关于“新世纪”和“总繁荣”的虚谈来掩盖资本主义真正实质的企图之自然逻辑便是如此。
英美现代资产阶级制度,看起来象金字塔一样,它的基础是贫穷,而塔顶却装饰着钻石和金子。
            (译自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八日真理报)


查看完整版本: [-- 美国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