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昆山抢险——安澜大会通讯之一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7年11月 -> 昆山抢险——安澜大会通讯之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君谦 1947-11-27 00:00

昆山抢险——安澜大会通讯之一

第2版()
专栏:

  昆山抢险
——安澜大会通讯之一
·君谦·
从路那里至十里铺七八二○公尺长的堤段往上,有大小坝四十六道,处于四面水中。十里铺往东南至靳口镇,有七十余里长的运河;在东平湖西岸,则是从金山至上十里铺一段的金山险工。每年夏秋霪雨期,鄄城与郓北的雨水又倾泻而下,汇流至十里铺与戴庙镇一带,将险工包围;而且每当黄河大汛期,也正是运河与东平湖水势暴涨的时候,昆山的人民既要防守黄河大堤抢护险工,又需固守运堤监视金山坝。今年黄河大汛期险工最吃紧的时候,昆山几乎全部为蒋匪军侵扰着。七月三十日,各坝同时告急,参加抢救的群众有三千余人。修防段的戴段长和于副段长,负责技术上的领导;县委副书记杨岗同志,在十九坝上领导抢救,亲身参加运土。七专署秘书主任王虎文和县长陈克等同志,则领导第八坝的抢救。王主任和群众同样扛石,陈县长就用篮子到背河堤下去挖土。要上八公尺高的堤,又要跑三百三十余公尺长的坝身,他一趟一趟的来往奔跑,在和群众比赛,感动得群众谁也不肯落后,工程队则紧张的捆柳石砧、下桩。当时轰鸣咆哮的巨涛,吞没了人们抢救的呼号,淹没了打桩、抛石的巨响,而怒涛因坝头的顶抗所涌起丈多高的巨舌,时有将人卷去的危险。就这样经过×日夜的抢救,终于暂时抗住了洪水的凶焰,使坝埽得到暂时的稳定。八月十七日第二次大汛时,不但第八与第十九坝仍在吃紧,而第九坝因第八坝被扭去了五丈的一段,即增加了它的负担,它因汹涌回溜的掏刷,致坝坍了六十三公尺,十二坝的中段,亦有四十公尺被掏坍。就在这样极端危急的关头,而蒋匪军又侵来,在戴庙、十里铺等处,按了临时据点。陈县长,他负责战勤指挥部和食宿站的领导,又担当了防汛的重责,他每天要在十几里的险工上巡查一遍,曾七日夜不得休息。在敌人住了十里铺已不能从容进行抢险工程时,他还化装农民,扛着铁镢挑着土筐,到第八坝上去抢险。副书记杨岗同志,在路那里抢险时,被蒋匪军发觉,于夜间包围了路那里,抓去七十余名群众,幸而机警的杨岗同志于事前转移了地区,未遭毒手。八月十日,大批蒋匪军又分路侵入郓鄄及昆山时,险工陷于三面是敌人的恶劣环境,领导抢险的陈县长及杨岗同志,于最危急时仓促渡河,而那时敌人已侵至河边,河里已没有渡船,陈县长在××村和武委会主任常明光等,仓促用几根檩扎了个筏子,在怒涛中往河西岸抢渡,不料渡至中流,木筏被浪打散,陈县长抱着一根檩,在浊浪中被打得翻腾上下,被浊浪冲了十余里,才挣扎到西岸脱险。后来杨岗同志乘船往西岸抢渡,刚渡到中流,而飞机突然袭来,以机枪对船密集扫射,杨岗同志抓着船上的一根绳跳入河中,才免于难。八月的下旬,担负排水重责,第八坝被扭去五丈的一段后,经×日夜的抢救,下的柳石砧刚着了底时,敌人突然分路涌来,五十六名工程队,在队长张朝义领导下,就坚决而响亮的接受了这个艰巨光荣的任务。张朝义动员大家道:“老百姓送材料跑到这里来,有些被飞机打死人、打死牛、打坏车,还不是为了大家活命,咱要对起老百姓,不管敌人怎样,咱要在此抢险,保住几百万人的性命,咱死了也不能叫老百姓挨淹”。所有工程队员,没有一个退缩的,都响亮的声明了抢险的决心。动员的次日,大批敌人又来袭扰,队员都藏在高粱地里,作暂时躲避,至下午敌人过尽,即马上从高粱地中出来抢险。第三日敌人侵占了十里铺,十二坝已坍得不及一公尺宽,十三坝的秕料上埽也因掉蛰脱离了坝头,眼看要为水冲坏,于是张朝义跑到马楼向群众道:“你们是怕敌人还是怕黄水?现在十三坝的埽已裂了缝子,眼看要被冲走,愈看怎么办呢?”因此马楼的群众都上了堤,张朝义又亲到附近村去动员,这天上提抢险的有三千人,经二昼夜的搏斗,昆山险工转危为安了。


查看完整版本: [-- 昆山抢险——安澜大会通讯之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