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十一月二日会议上 莫洛托夫关于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发言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55年11月 -> 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十一月二日会议上 莫洛托夫关于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发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55-11-04 00:00

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十一月二日会议上 莫洛托夫关于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发言

第3版()
专栏:

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十一月二日会议上
莫洛托夫关于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发言主席先生,各位先生,
首先我想就刚才所交换的意见讲些话。
麦克米伦先生和比内先生的发言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说明他们愿意听取苏联代表团关于德国问题的建议。正如我们在上次会议上所允诺的那样,我们将在今天的会议上提出关于这个问题的建议。
比内先生和麦克米伦先生再次说明他们的政府的立场,指出北大西洋集团对它们的重要性。我将再一次谈谈这个问题。
杜勒斯先生着重指出我们在过去几天中就保障欧洲安全问题交换意见的重大意义。苏联代表团十分满意地同意这个意见。这说明,比内先生和麦克米伦先生认为我们在这几天中的工作似乎不是很有成果的说法,不是很有根据的。杜勒斯先生还说,他对于我们最初几天的工作成果的肯定估计并不是说,我们在所有问题上都取得了协议。自然,我们大家的意见都是这样的。
最好我们能够就主要的而不只是个别的问题取得协议,因为这样才能够使事情得到解决。最好我们能够一致认为,我们之中没有人抱着这样的目的:就是想把统一的德国重新武装起来,并且把它包括到某些军事集团里去,因为这是同整个事情的基础——保障欧洲安全的任务——根本抵触的。
苏联代表团认为必须首先指出,如果在讨论德国问题时没有德国人民的代表出席,那就不能不对这个问题的全部讨论过程发生不利的影响。由于美国、英国和法国代表团所抱的态度,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没有可能向我们说明它们的观点,而让它们来说明它们的观点无疑会对我们的会议有很大的帮助。
如果不承认两个德国有权对同德国人民的利益和德国的命运休戚相关的问题发表意见,那末实质上就是堵塞了有效地讨论德国问题的道路。
苏联代表团已经提醒注意,在讨论欧洲局势的时候,我们应当从这样一点出发:主要的问题是欧洲安全问题;至于德国问题,虽然我们决不有意地缩小它的意义,然而同保障欧洲安全问题对比起来,它只是局部性的和从属性的问题。如果客观地估计一下情况,而不是单单指望产生暂时性的效果,那就不能不承认,只有这样来解决德国问题才符合欧洲安全的利益,才能消除德国变为军国主义国家的可能性。
不能容许让德国的命运再度掌握在那些不过在一代人的岁月中就两次在欧洲发动战争的势力的手中。
可能,那些离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较远,他们的土地不曾受到过希特勒匪帮蹂躏的人,对德国问题的解决采取不大相同的态度。对他们说来,可能关于安全的考虑不及某些其他考虑来得重要。但是,对那些受希特勒侵略灾祸最重的欧洲国家来说,在讨论德国前途问题的时候,欧洲安全的要求是主要的和有决定意义的要求。
苏联、苏联人民同遭受希特勒侵略的灾害特别严重的欧洲其他国家一样,不可能,也没有权利不对自己的安全表示理所当然的关怀。我们相信,这种关于解决德国问题的看法不仅符合这些国家的利益,而且也符合欧洲其他国家人民的利益,其中包括德国人民本身的利益。
把所有欧洲各国卷了进去的上次大战造成了人类的巨大牺牲和物质的巨大破坏,因而未必还会有人怀疑:新的战争一旦发生,给欧洲各国人民带来的后果将会不可估量地更加严重。不能不考虑到欧洲人民的要求,他们希望,他们的和平发展所必需的条件将得到保证,并且今后决不容许让欧洲第三次陷入血腥的、破坏性更大的战争。
可以说,谁都不否认欧洲安全问题的意义,并且西方三国在我们这次会议上所提出的建议也涉及这一任务。但是,问题在于,对欧洲安全问题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提法。这个问题可以这样提,那就是像有人有的时候所做的那样提问题,实际上是拒绝这个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不是为了回避这个问题,而是为了要真正寻找足以保障欧洲各国人民的真正安全的途径来提问题。我们不想玩弄欧洲安全的字眼。
苏联希望欧洲成为各国人民和平和安全的堡垒。只要欧洲国家把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防止侵略和争取和平,欧洲就能够成为这样的堡垒。欧洲各国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不同不应当妨碍这样做,正如这种不同现在没有妨碍它们都是联合国的会员国,过去也没有妨碍反希特勒同盟的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联合起来跟共同的敌人进行胜利的斗争一样。
建立欧洲集体安全体系以代替互相对立的军事集团,就会使欧洲大小国家人民的安全得到保障,就可以牢靠地保证它们的和平发展。建立欧洲集体安全体系能够促使军备竞赛停止,军备竞赛使许多国家耗费巨大的物资,而不能将这些物资用来发展和平经济和援助那些本身资源不足而需要外国援助的国家。建立欧洲集体安全体系将有助于树立国际信任,首先是大国之间的信任,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地会根本地改变欧洲局势,大大促进欧洲和亚洲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的解决。
苏联在十月三十一日会议上提出的另外一项建议——缔结欧洲安全条约和在欧洲建立限制军备地区的建议也是符合这个目标的。我已经说过,这个建议同英国首相艾登在四国政府首脑会议上提出的建议在很多方面是相吻合的,这个建议如果实现,就是在巩固欧洲和平的事业中迈进了一大步。
最初由欧洲的部分地区缔结一项条约,可能为随后建立全欧安全体系而取消现有的军事集团提供基础。苏联政府关于欧洲安全问题的建议,既然符合欧洲各国人民建立真正安全的要求,也就符合“日内瓦精神”,符合进一步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和巩固欧洲和平的利益。
现在没有必要再谈杜勒斯先生、比内先生和麦克米伦先生为了支持同苏联政府的建议相抗衡的三国草案而提出的全部论据。但是,我们有必要特别提一下其中的两点意见,因为这两点意见是同德国问题有着直接的关系的。
有人硬说苏联的关于欧洲集体安全的建议以及苏联在十月三十一日提出的建议会使德国的“分裂固定起来”。那些人讲这些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硬是不愿意考虑一下事实。而事实恰恰说明了另外一种情况。
现在我们先不谈谁应该对德国分裂负责的问题。而我们大家都记得很清楚曾经喧嚣一时的“双占区”、“三占区”、片面币制改革以及为西德最后同东德分离作了开端的其他类似的措施。如果正视事实的话,事情就很明白:苏联政府关于欧洲安全的建议正是考虑到德国的实际情况的。
我们知道,这种实际情况是:存在着两个独立的、有主权的德意志国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而且它们有着不同的社会制度。还应该考虑到:西德在沿着重新军国主义化的道路发展,并且已经根据巴黎协定加入了西方国家军事集团。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谁的立场更坚固,是考虑到现实情况,并且把使德国两部分的接近同使它们和其他国家一起积极参加保证欧洲安全的共同工作联系在一起的人的立场更坚固呢,还是那些谈论统一的、可是现在并不存在的德国参加某种欧洲安全协定的人的立场更坚固呢?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把保证欧洲安全的问题同现在还不存在的统一 的德国混在一起实际上等于从议程上取消组织欧洲安全体系的问题,而这是我们所不能够同意的。
只有两个德国同欧洲其他国家一道参加旨在保障欧洲安全和缓和欧洲紧张局势的措施,才能够为使德国重新统一成为一个和平的国家创造必需的条件。
另一方面,保存欧洲现有的国家军事集团体系,并且把重新军国主义化的西德拖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西欧联盟,构成了德国统一成为一个单一的民族国家的主要障碍,因为这是德国统一的外部条件的问题。
还必须谈谈三国草案的卫护者的另一个理由。有人对我们说,这个草案符合欧洲安全的利益,甚至还替苏联的安全提供了某种保证。
但是,不难看出这种论据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苏联不仅提出了本国安全的问题,同时也提出了欧洲其它国家的安全问题,尤其是那些和苏联一样深受希特勒侵入和侵略的灾难,因而自然不愿对自己的前途漠不关心的国家的安全问题。三国草案根本不谈例如同德国相邻的那些国家的安全。这样的草案能够使谁满意呢?
其次,有人对我们说,三国草案规定重新军国主义化的统一的德国参加西方军事集团,苏联应该看到这就是对它的安全的保障,他们把这些军事集团说成是防御性的,而且对德国而言是有限制性的。但是,和这同时,他们又公开声称,只有关于让统一的、并且是重新军国主义化的德国加入上述军事集团这一问题同时获得解决的时候,三大国才可能在任何一个欧洲安全条约上签字。
不错,在所谓“艾登计划”中提到了统一后的德国能够自由决定参加某个国家集团的问题。
但是这种论断失去了意义,因为“艾登计划”只是三国条约草案中的一部分,而这个条约中却明白指出,条约将在统一后的德国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体系的同时生效。向我们提出的这个建议可以作这样的理解:如果你想要缔结某种欧洲安全条约的话,你就得接受我们在德国问题上提出的条件,也就是同意统一后的德国重新军国主义化,同意这个德国加入北大西洋集团,而大家知道,这个集团的矛头是针对苏联的。这就是所谓对苏联的安全提供了保证!
在谈到安全保证问题时,还不应该忽视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
试问,如果军国主义者、复仇主义者掌握下的统一的重新军国主义化的德国撕毁所有它曾经签字的条约和协定,并且走上建立军事集团的道路,那时候又怎么样呢?历史上是有这样的先例的。人们有理由问,发生这种情形怎么办呢?到那时候对苏联、对德国的邻国、对所有爱好和平的欧洲国家的所谓“保证”会成为什么样子呢?这个问题的答复又怎么样呢?三国的建议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西方国家、苏联和欧洲的其他国家,其中包括目前的两个德国——将来是统一的德国——都参加了全欧安全体系,事情就将是另一种样子了。苏联关于欧洲安全问题的建议正是符合这个要求的。
除上面所说的以外,苏联代表团认为必须谈一谈我们在昨天收到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对我们这次会议的声明。
苏联代表团满意地指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完全懂得保障欧洲安全的问题对于解决德国问题的意义,因而主张建立集体安全体系,认为这是保障欧洲和平的最有效的措施。我们希望,这个对欧洲国家极其重要的原则也将得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方面应有的重视。
在讨论德国的前途问题方面,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提醒注意,不能不考虑到目前在德国形成的实际情况。
最近几年中,西德和东德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两个德国在成立以来的六年中各自形成了自己的社会秩序。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声明中说明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新社会制度的基本特征——在那里所进行的社会和经济改革的基本特征。认为在这种条件下可以把社会制度不同的两个国家机械地合并在一起,那就是故意不考虑到实际情况。同时,德国的重新统一现在不能靠损害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劳动人民在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成就来实现。
不应把不能接受的某种东西强加给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但是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不能这样做。如果冷静地估计一下情况,那末就应当承认:根本谈不到一方把自己所合意的制度强加给另一方。解决问题的方法应当是在欧洲安全的范围内找寻两个国家之间这样一种接近的途径,这种接近要能够使德国恢复国家统一,使它成为一个和平民主的国家。
往往有人企图使我们相信:德国的统一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此只要进行全德选举就够了。但是,把事情这样简单化并不能够使我们在解决复杂的德国问题方面有所进展。
我们主张德国重新统一、主张举行自由的全德选举。我们相信:全德选举的时间也一定会到来的。但是,在目前情况下,不能把选举问题和德国目前的情况分裂开来看,德国目前的情况是:存在着两个独立的德意志国家,并且还没有为两个国家的接近采取一些最初步的措施来促使它们之间逐步达成必要协议。而这种情况是同欧洲整个局势有关的,欧洲整个局势的特点是西德正在重新军国主义化,存在着互相对立的军事集团,欧洲国家之间缺乏必要的信任。
我们应当就我们如何来理解德国统一的任务和通过什么道路达到统一这个问题取得协议。
根据保证欧洲安全的利益,统一德国应当在和平和民主的基础上进行,同时应当采取措施不让德国军国主义复活。在目前情况下,只有通过建立有效的欧洲安全体系、进一步缓和欧洲紧张局势以及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实现真正接近和发展它们之间的合作,才有可能解决德国问题和求得德国的统一。
统一后的德国必须摆脱德国的任何部分以前根据同其他国家缔结的现有军事和政治协定承担的义务,它必须承担不参加矛头指向其他国家的联盟和军事同盟的义务。至今还只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表示同意这一点。
在德国当前形势下,就是在它的领土内实际上长期存在两个独立的德意志国家的时候,把这两个国家统一为一个统一的和平民主的德意志国家的问题,首先取决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之间的协议。
同时必须考虑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这一声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不能放弃自己的民主改革和社会改革,并且在统一德国的时候必须适当地考虑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利益。
四国同德国的两个部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的关系正常化,对德国问题的解决也有重大的意义。苏联在研究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时候以及在对两个德国的关系上,就是本着这种精神的。
不久以前,在四国政府首脑日内瓦会议以后,由于莫斯科谈判的结果,苏联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就建立外交关系的问题达成了协议。这一协议符合于缓和欧洲紧张局势和加强国际信任的利益,它无论是在加强互相的联系方面,或者是寻求解决德国问题的道路方面,都为两国造成了比较有利的条件。我们希望,在苏联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互派大使之后,苏联能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取得更好的互相谅解。西方三个国家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不是不可以采取这条道路的。
现在要使整个德国问题得到解决还存在着困难,对这些困难是不能够闭起眼睛不看的。在这里的会议上,我们甚至还没有就听取两个德国的代表的意见这一点达成协议。直到现在,在使德国两部分接近这件事上甚至连第一步都没有走,难道能说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吗?
当然,德国两部分的接近和德国的统一,首先是德国人自己的事情。然而,四国现在已经能够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为解决德国问题创造有利的条件。
作为这一类措施,苏联政府建议外国军队应该在三个月内从德国撤回本国,而只在德国留驻受严格限制的军队。此外,为了欧洲安全的利益以及为了创造有利于德国两个部分接近的条件,现在就可以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同意的情况下达成关于限制它们的武装部队人数的协议。大家知道,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已经表示准备就这一问题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达成协议。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在对我们的会议和对德国人民发表的声明中提出了一项建议:建立一个全德机构,以便协调两个德国为恢复德国统一而作的努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建议成立一个全德委员会,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应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的立法机构的代表。全德委员会应当促进东德和西德的德国人互相接近,并且促使他们在德国内部关系的各个方面以及在准备统一德国的条件的工作上进行合作。
我们满意地肯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在提出关于建立全德委员会的建议的时候,正确地考虑到了这个全德机构不论在使两个德国接近的事业上或是在两个德国同其他国家在保证欧洲安全的事业中进行合作方面,都应当起重要的作用。因此,这个全德机构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可以帮助创造解决德国问题的外部条件和内部条件,因为人们不能不考虑到目前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存在着不同的社会条件和经济条件。
根据以上所述,苏联代表团把下列建议提交会议讨论:
关于建立全德委员会(苏联政府的建议)
为了促进发展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的全面合作,并且为了创造条件以按照德国人民的民族利益和欧洲安全的利益通过自由选举解决德国问题和重新统一德国,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四国外交部长发表声明如下:
在目前条件下,当德国人民被剥夺了在单一的国家里生活的可能性的时候,越来越迫切地需要安排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的合作,以促成德国全国重新统一问题的解决。通过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的协议建立一个全德机构以协调它们在德国人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各方面以及在巩固和平事业中同其他国家的合作方面的努力,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根据下列原则组成的全德委员会可以作为德国人民的这种代表机构:
一、全德委员会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议会的代表组成,作为讨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关心解决的问题的协商机构。
二、在全德委员会下面设立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国政府代表组成的若干混合委员会,分别研究有关两个德国之间的经济联系和文化联系问题、德国货币和德国内部财政清算问题、关税问题、邮政和电报问题以及交通问题等。
三、全德委员会就保障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边境和领土安全所需要的部队的人数、装备和部署的问题进行协商。
四、全德委员会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参加巩固欧洲安全的措施的问题进行协商,并且根据彼此的协议讨论关于为把德国统一为一个和平民主的国家创造先决条件的问题。
苏、美、英、法四国外交部长表示希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将作出必要的努力,以便在成立全德委员会的问题上达成协议。
(新华社据塔斯社日内瓦三日电)


查看完整版本: [-- 在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十一月二日会议上 莫洛托夫关于欧洲安全和德国问题的发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