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土改中成长的考城大队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7年11月 -> 在土改中成长的考城大队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袁毓 1947-11-30 00:00

在土改中成长的考城大队

第4版()
专栏:

  在土改中成长的考城大队
·袁毓·
    (一)从不相信土改到亲自参加
战士王喜成,外号“十二两”。今年正月,他听过了“翻身道理”,又经过了班排讨论,他弄清了:“富靠穷”的真理,在全营军人大会上诉了苦。
——以前他父亲在×庙店给地主种地,受了千辛万苦,吃猪食,出牛力,但母亲硬叫掌柜的强占了,因此,把父亲气死了,他只得忍饥挨饿过流浪生活……。
经过王喜成诉苦,大多数同志都认识到:“无论那个地主,都是要欺侮、剥削穷人才能生活!”但个别同志还在说:“命该如此!”
当大家看到报上登的土改消息,都不相信会真有这样的事,有的说:“就算是真的,咱这里也实行不了。”恰巧,在河北住院的彩号归队了,这些同志把河北亲眼见到的土改情形,到处广播,大家才转了半个弯子。
三月间,部队反“扫荡”插到了齐滨二区,看见人家正进行土改,分浮财的情形,使大家对游击战争中实行土改,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一个真理被群众接受之后,它会产生伟大的力量。田集战斗打击了敌人四二九团的凶焰,环境暂时稳定了,大家就提出:“人家齐滨二区能分地,咱考城五区也能分!”“那为啥还不下手呢?”全体军人会上,马县长说:“在旧社会里,没地的人谁也看不起,连个老婆也娶不上……”接着他宣布了土改中控制地主的办法,领导上的撑腰,大大鼓舞了战士们的情绪,他们提出:“战士能报仇吗?!”
恰巧,战士马法群家里被敌人罚了款,来部队里借钱,大队便马上抓住伪属三家,要他们赔偿三倍。敌人在我们面前终于屈服了,三天没出来,把罚去的东西,全部给送回来;咱又罚了他一倍。战士们劲更大了。
部队驻在四区安乐村,这里正搞浮财,一连长万兴玉布置了战士监视地主藏东西;并告诉大家,不准拿群众的一点东西。二连小通讯员,看到地主家娘们藏到鸡窝里一个小方匣,他便告诉了群众,结果群众搜出好多银器。二班房东家是穷人,地主藏他家两个包袱,战士们告诉她:“咱们都是穷人,可不能藏地主的东西呀!”房东便把包袱放到门外去。地主解万和听到土改消息后,他通过三连上士向大队负责人说:“我的东西可交上级买枪(意思是群众不能分),后来分了他的浮财,他又找王连长‘向上级提’:‘能不能给他多留一点东西?’但大队谁也没有理他,都不当地主的‘防空洞’。
    (二)严格纪律
帮助群众的运动,轰轰烈烈的搞起来了,落后分子也受到了应有的教育。
马夫老李,住到他姑家,群众正搞浮财,他便用一口大锅,烧一锅开水,放在那里不往外起。搬浮财的群众一问,他便说:“给大队部烧的!”大锅就这样被掩护下了。下午,他又把地主一个大包袱往外扛,被哨兵查住了,送了大队部。后来大家都骂他是“狗腿”。王守信拿了群众一个胡琴,也受到了处分。
领导上为防止参加土改中的偏向特规定:
一、班排搜集群众舆论,发掘战士中对实行土改认识的思想毛病,及时纠正;
二、不准和地主接近谈话;
三、用群众反映,对部队进行教育;
四、不拿群众东西。
    (三)巩固了部队
假如单纯拿逃亡的数字对比(六月十号以前十天的逃亡数字比六月底到九月十号三个月中逃亡的还要多),来证明经过土改教育的部队巩固,那还是非常不够的,从下边的几个片断的故事中,可以具体的看到群众翻身后的心情:
前些日子,三连五个战士要求对家庭的救济,未及时解决,这三个便不辞而别了。三个老伙夫,在土改后回家一次,他感激的对指导员说:“指导员,你真救了我,前几天,你要不跟我耐心的谈几回,我要是真走了,地也分不上,一辈子落个逃兵,真丢人呀!现在俺有了土地,我非干到底不中!”
三连伙夫马计,家系贫农,土改中按军属优待,新添的二十多亩地。马计他娘来了,对他说:“计!凭你那样,累死你也置不了二十亩地,亏了毛主席领导,从今后好好的干吧!等着给你娶个媳妇……。”马计脸上,也露出喜悦的笑容。
三连解治,家是谢滩村的,三口人分了十三亩地、和别人伙分了一头牛、好多衣服;但他还觉得太少,全班因此给他提了不少意见。后来他娘来了,指着自己刚穿上的新衣服说:“别不知足啦?要不是共产党在这里,咱一辈子也不能这样。”
在没有实行土改以前,常有军属挨饿的,家属来了,不是说:“家里没啥吃了,想个办法吧!”就是哭喊着:“再干下去,家里就没法活啦!赶快回家吧!”要求解决家庭问题,闹个人问题的都来啦!现在呢?吃饭、穿衣、老婆、生活问题解决了,在工作中,战斗中,都发挥了他们的积极性。部队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四)打仗是为了自己
“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为人民而战!”过去,在战士们接受的程度上(阶级觉悟糊涂),是不十分明确;经过土改教育,大家弄清了“为谁打仗!”“为啥打仗”、“怎着干”,提高了战斗力。
一连三排马遂轩,当田集战斗后,他领着小部队在考城三区掩护土改,他对同志们说:“咱分了地啦!来保卫土地,打不过敌人能中吗?”大家都体会了保田、保命的重要意义,始终坚持掩护土改,打了许多胜仗。原来马遂轩他爹种菜卖菜过日子,马遂轩当过几年保安旅,受了不少的洋罪,啥也没弄成,参加八路军后,他很安心工作,现在他更高兴的对别人说:“分了地了要好好的干!”马遂轩也改变了他对作战的认识“过去打仗为了得枪,现在才知道打仗也是为了保田。”
马兴来看到家里土改后的光景,向指导员作了反省:“我是知道啦!自己是为啥干。以前指导员说:‘为自己干,’我打不通,觉得是为干部干的。这会我才相信指导员的话!”
过去违犯纪律的现象很严重,经过土改,部队纪律好掌握了,邵岗战斗,缴获完全交了公,没有说怪话的。
经过土改,大家的觉悟提高了,工作积极了,使他们对将来的希望和现有的利益发生了深切的爱——保田保命。


查看完整版本: [-- 在土改中成长的考城大队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