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这二十年——“斯沃奇”生日述怀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2003年02月 -> 我这二十年——“斯沃奇”生日述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江建国 2003-02-28 00:00

我这二十年——“斯沃奇”生日述怀

第15版(国际副刊)
专栏:五洲茶亭

  我这二十年
——“斯沃奇”生日述怀
  江建国
  提起我的大名,我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全世界的妙龄少女和英俊少年大概都知道我。只要你们抬起手腕瞥上一眼,就知道我是谁了。我叫“斯沃奇”,“斯”是瑞士这个国名的第一个字母,“沃奇”是英语“手表”之意。这么一说,你们该明白了——我就是那个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塑料手表家族的最年长者。我要过生日了——20岁的生日,知道是哪天吗?3月1日。知道我出生在哪里吗?瑞士的苏黎世呀。点起蜡烛,摆上鲜花,给我唱一曲《祝你生日快乐》吧!
  你们都知道吧,我出身世界上最显赫的钟表王国。这个王国中的几大家族像劳力士啦、欧米茄啦、浪琴啦,多少代来都牢牢把持着我们这个王国的大权,世界上哪个钟表家族的实力也不能与之相比。如果打个比方,劳力士家族之于钟表世界就如同奔驰家族之于汽车世界、派克家族之于笔的世界。想当年这几大家族可阔了,因为想跟他们攀亲戚的遍及世界各地。而这些家族中的公子王孙们也个个傲慢之极,不花大价钱你休想把他们请去安家落户。
  上世纪70年代,从遥远的东瀛突然冒出了一个暴发户——石英手表王国。这个王国虽然在钟表世界的根基不深,可他们有个长处,不像我祖上的大家族那样傲慢,那样难请。他们总是笑容可掬、平易近人,要价不高。于是我们这个王国中一半的家族相继破了产,为各家族效劳的管家仆人们也都挥泪各奔前程,走了1/3。
  家道中落令人难堪,再走老路只能是坐以待毙。可想什么法子重振家业呢?为我们这个王国打下江山的瑞士人痛定思痛,以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气概决心开创一个新朝代。既然石英和半导体技术已经主宰了钟表世界,那就虚心学过来吧。但模仿是没有前途的,总得有点出奇之处才能制胜。一员大将——“埃塔”钟表厂的工程师们订下指标,每块表的生产成本低于10个瑞郎,每块表的零部件从100多个减到不多不少51个。电子模块整体铆接到塑料表壳底盘上。最妙的是发明了让微型电机直接驱动秒轮的技术,这可是钟表工业史上的一次革命。此外,与表壳焊接为一体的表芯盒既防水,又防摔,身子骨结实得很。就这样,我这个宁馨儿终于问世了。当初我的身价不高,才值50到65个瑞郎,也就折合200多元人民币。
  自我诞生后,我们家门前就又恢复了往日车水马龙的景象。这得感谢斯沃奇家族的开路先锋尼古拉斯·哈耶克先生。他头脑鬼精灵,高招一个接一个,我的兄弟姊妹、堂兄弟堂姊妹、表兄弟表姊妹个个被他打扮得又水灵又独特,气质各不同,有的俏皮,有的洒脱,有的秀丽,有的端庄,人见人爱。哈耶克把我们个个都当作时装模特来打扮。他的哲学是,我们不仅是计时工具,还应成为“手腕和服饰上的艺术品”。我出生的第二年,哈耶克就为我们办起了春夏和秋冬两季流行款式发布会。意大利米兰的实验室专门研究对我们的改进方案。不仅为我们换衣服,还对我们的胳膊腿和五脏六腑费尽心思巧安排。1994年,我的兄弟———钢和铝制的斯沃奇诞生了,从此我们从塑料时代迈进了“金属时代”,并拥有滑雪表、最薄型表等数都数不清的款式。你知道这20年来我有多少兄弟姊妹飞上了人们的手腕和怀中?告诉你吧———3亿个!
  如今,我的身价同出生时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语。1990年,我的一位同宗姊妹在一次拍卖会上,被一位收藏者以2万欧元的价格买下。现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我的追星族们组成的收藏者俱乐部。收藏家们像集邮、集古币古董一样寻找着我们家族中最罕见的珍品。
  千万别以为我们只是少男少女的宠儿,登不得大雅之堂。1996年,斯沃奇曾荣登奥林匹克运动会指定正式计时器的宝座。我们中间个头最大的一个兄弟高162米,全身披着耀目的桔黄色,定居在德国商业银行法兰克福总部大厦里。今天,我们家族每年的营业额已达40亿瑞士法郎。
  别怪我饶舌,最后想对你们说的是,眼下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念叨“创新”这个词儿,英文叫作in-novation。什么叫创新呢?我的诞生和成长就是最好的例证。承你们厚爱,一直关心着我,我愿意永远陪伴着你们。


查看完整版本: [-- 我这二十年——“斯沃奇”生日述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