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日内瓦的断椅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2003年05月 -> 日内瓦的断椅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赵焕新 2003-05-30 00:00

日内瓦的断椅

第15版(国际副刊)
专栏:旅人心语

日内瓦的断椅
赵焕新
  第一次到日内瓦,印象最深的不是日内瓦湖上冲天而起的喷泉,也不是那将钟表工艺与花卉之美绝妙结合的巨大“花钟”。久久不能忘怀的是一把椅子——一把断了一条腿的木椅。
  这把12米高的巨大椅子,是瑞士著名雕塑家丹尼尔·伯塞特1997年代表国际残联为纪念“地雷议定书”的正式生效而创作的。
  它兀立在联合国欧洲总部万国宫大门前的一片草坪之上,睥睨着身边林立的国际机构:联合国难民署、国际红十字会、世贸组织大楼……它时刻提醒来日内瓦开会的各国政要和游客:就在你们坐着或行走的每半个小时内,世界就有一个人成为地雷的受害者!
  制作这把椅子的“木匠”、现年50岁的丹尼尔说,每年全球约有2.6万人因触雷而伤亡,其中1/3以上是儿童。在雷患重灾区非洲安哥拉,埋设的地雷总数就达到了全国人口的总和,约有2万人因触雷而截肢。
  他说,椅子的断腿就象征人类因地雷爆炸而失去的肢体。
  我仰望着这把断椅——它的椅背足有两层楼那么高,椅面比一张乒乓球台还大——想象着当年艺术家如何从瑞士的深山采来木材,又如何历时9个月,把他满腔的热情和祈愿倾注到这部最终成了他的代表作的雕塑里。
  “椅子是与人类生活关系密切的最普通的物品,也是人类文明的成果,”丹尼尔说。“选用椅子作为雕塑的主题,是因为椅子象征着和平和交流。换句话说,我以椅子喻人——一个为地雷所摧残而坚毅地站起来向世界呼救的人。”
  一位名叫克里普斯的摄影家说,每次经过这部雕塑作品,他都忍不住要多看它几眼。那被炸飞了一大截的断腿的夸张形象,让他仿佛听到了被地雷炸伤了腿的人的呻吟。
  克里普斯从不同角度给它拍了许多照片,把它们放在个人网页上。于是没有到过日内瓦的人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看到这把断椅了。
  自从这部题为《断椅》的作品问世以来,丹尼尔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和信函。许多人提出,这把椅子在完成呼吁禁用地雷的使命之后,应该让它继续呆在那儿。因为,人们需要这样的一把椅子,一个可以表述他们心声的高高的舞台。
  也许这把椅子的特殊位置——放置在联合国欧洲总部门口——进一步强化了它的意义。门口的椅子和门内联合国会议的椅子不都是椅子吗?
  除了“断椅”这个名字之外,丹尼尔还给他的这部作品起了一个小标题:有尊严地活着!在他看来,远离战争的蹂躏和无辜伤害乃是“有尊严地活着”的最起码条件。
  而我,伫立在这把断椅下面良久,觉得这把椅子是有生命的,它本身就是在“有尊严地活着”!
  可不是吗?它“三足鼎立”在万国宫前,历经5年的风霜雨雪,依然矢志不渝地用自己残破的形象呼吁南来北往的人们:禁用地雷,珍惜生命!在烈日当空时,它给行人以荫翳;而当雨雪肆虐时,它又给路人以庇护……
  离开了日内瓦,我的思绪到现在还没有离开那把断椅。(附图片)


查看完整版本: [-- 日内瓦的断椅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