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6年09月 -> 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56-09-30 00:00

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

第6版()
专栏:

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
中共湖南省委员会第一书记 周小舟同志的发言
我完全同意和拥护刘少奇同志代表党中央委员会所作的政治报告、周恩来同志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的报告和邓小平同志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现在我就关于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发表几点意见。
去年十一月以来,湖南省坚决执行了党的六中全会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决议,今年春季已经基本实现了初级形式的合作化,最近就将基本实现高级形式的合作化。今年农业生产的规模和广大群众的劳动热情都超过以往任何一年,受灾地区的农业社对抗旱和救灾,都比过去单干农民创造了更多的办法,发挥了更大的能力,收到了更大的效果。过去贫苦农民每逢青黄不接或者遭遇到自然灾害时候的严重破产情况,现在是基本上不再存在了。在中央提出的一九五六——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鼓舞之下,依靠群众的积极努力,我们将进一步发展湖南的各种生产事业,对于伟大祖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事业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因为合作化运动进展很快,加以实际经验不够,所以在工作中确还存在着不少的缺点和问题,这些问题集中表现在约有百分之二十的农业社办得不好或者减产,一部分社员比入社前增加收入不多或者减少了收入,以致在一小部分人中间对农业社的集体生产发生了某些怀疑。必须迅速解决这些问题,合作社才能够全面巩固胜利,继续前进。
不可太强调统一经营
在合作化以后,实行了集体经营,试行和不断改进了定额包工制度,广大农民在兴修水利、改良土壤、增积肥料、抗旱救灾等方面,都创造了很大的成绩。去年冬季积肥五十多亿担,超过上年一倍以上。劳动利用率和劳动效率提高了很多。长沙县草塘农业社过去男劳动力在一个工作日插秧一点五亩,每亩插禾五千兜,现在实行了密植,每个工作日仍插一点五亩,但每亩插八千兜;去年在收割时打稻脱粒,每人每天能打五百斤,今年则四个人每天共打二千五百斤。今年湖南大部分地区一连七十天没有下雨,但农业社先后出动的水车共达百万架之多,有组织有计划地引用河水灌溉,在许多地方用简陋的旧式水车,使河水翻过了山岭,挽救了禾苗,减轻了灾害。对于灾情的了解和灾民的救济,也因为有了合作社而比较便于掌握,进行得更迅速,更具体。如果没有合作社的组织力量,今年湖南旱灾的损失一定会更加严重得多。但是,从另一方面检查,我们对于大批地办好农业合作社却是经验不足的。许多合作社太强调了集中的一面,特别是那些试办起来的高级社,以为既然是完全社会主义性质的合作社,“一切都要公有化”才行,连社员的一些零星小量的苎麻兜、茶兜、小果园、小竹园、茅柴山等等,也都归社。桃江县黄金社把社员的晒衣坪、南瓜棚也入了社。平江县有些农业社宣布“三棵树以上就入社”,有些农民就在自己的三棵树中砍掉了一棵。由于自留地过少,一般农业社只留下百分之三左右,以致自食菜蔬和家畜饲料发生困难。合作社对于耕牛、农具等生产资料入社时的折价压得过低,因此引起部分农民不满,甚至发生了一些糟踏、破坏生产资料的严重现象。在经营方面,连零星的家庭副业和分散的手工业,如打草鞋、捉鱼、捞虾、养猪、养鸡、理发、缝衣、编织、摆渡、运输等等,都统一归社经营。合作社对社员的劳动时间也卡得过紧,不安排社员经营家庭副业和种菜的时间,也不许他们到社外去劳动,某些社员反映:“入了社一点自由也没有了”。经济工作和农业社的生产没有配合得好,某些农产品的采购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有一部分农产品的购销差价和地区差价过大,如菜籽、茶油、桐油、生猪等项收购价格一般偏低,以致农民对于这些产品的生产不感兴趣。以上几点都引起了群众的不满。这些缺点因为没有及时完全克服,结果就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生产,减少社员的收入,并且影响社员之间的团结。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那些不利于统一经营而适宜于家庭和个人经营的东西,划归社员自由经营;对自留土地要适当放宽一些;对劳动力的调配要经常保持平衡,使农忙季节能集中使用,适应需要,农闲季节能各得其所,都有出路;对劳动力的使用要合理,不能过分地增加劳动强度,对妇女和体弱的社员尤其要注意照顾;对定额管理要因地因社因时制宜,充分地适应农村自然条件和习惯的差异。对采购工作必须加强领导,务使政策正确,措施恰当,价格合理。对主要农副产品如粮、油、猪和某些经济作物,应该分别订出大体的计划,并规定合理的价格,使农业社事先心中有数,并且感到兴趣,作好安排。对于不可能纳入计划的许多零星东西,应该由当地商业机关与农业社采用临时订立合同的办法来收购。这对于国家商业和农村生产都是有利的。
粮食生产和多种经营都重要
全省大多数的合作社达到了增产的目的。这是由于合作社实行了集体经营,因而有了统一的生产计划,改进了耕作制度,推广了新的生产技术和工具的结果。全省今年推广的双季稻一千五百万亩约等于去年的三倍。许多合作社推广了深耕、密植、盐水选种等先进技术。新技术的学习和推广已经愈来愈多地引起农民的兴趣,对旧式农具的改良和新式农具的发明、试制已经不断地出现,如双铧木犁、打稻机等,都对生产有很大的帮助。有不少农民在这方面表现了卓越的创造力和智慧。但是在这方面也曾发生了一些问题,主要是生产上的单一化倾向,抓住了粮食生产,忽视了多种经营。湖南对于粮食生产必须给予首要的注意,这是不容怀疑的。我们过去一贯抓紧了这一项,在今后仍须继续如此。但是,同时还必须看到,经济作物和副业生产在湖南农民收入中占有很大比重,山区一般占总收入的百分之四十至五十,丘陵区和湖区占百分之三十左右。在农业生产上应该是以粮食生产为主同时开展多种经营。今年我们开始只是着重地抓紧了粮食生产计划,对于多种经营缺少具体计划和措施。由于前两年一度粮食紧张的影响,农民特别注意对粮食的增产,再加上我们工作上的这些缺点,就更加助长了这种单一化的倾向。比如沅江县洞庭红农业社本来是处在苧麻集中产区,苧麻收益占全社农业总收入的比重很大,但是为了响应“增产粮食”的号召,争取“千斤丰产”,扩种双季稻太多,把劳力和肥料集中地用在稻谷方面,以致苧麻减产百分之二十。沅陵县官庄农业社是处在著名的产茶区,今年因为劳力安排不当,耽误了采茶季节,茶质降低,比去年减少收入三千元左右。类似这样的情况不少,所以有些农业社虽然稻谷增产,而经济作物和副业却减产,增减相抵,总收入并未增加。其次,在推广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工具方面也有急躁和简单化的缺点。例如早粳“青森五号”,在湖南还没有经过试验,今年一下就推广二十万亩,除少数地方得到优良成绩外,收成一般不好。双轮双铧犁也因推行得过急,不适当地大批订货,以致产生许多麻烦和浪费。双季稻也因某些社推广太多,以致劳力紧张,耕作粗糙,肥料不够。凡此种种,不但造成了经济上的损失,并且在若干人们中间引起了思想上的混乱,对推行新的技术和经验发生怀疑。这是值得引为教训的又一件事。但是,我们决不应该因此迷失方向,消极退缩。只要我们在制订生产计划的时候,真正做到全面规划,对农、林、渔、牧、副业给予足够的注意,恰当地安排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突出地抓好粮食,开展多种经营,就一定能够全面发展生产。只要我们注意各地经济作物和副业生产的经验和习惯,很好地和群众商量办事,不盲目改变或停止原有的种植和经营,就一定能够使生产计划正确实施。只要在推广先进生产技术和经验的时候能够做到既积极、又慎重,采取因地因社制宜的办法,示范说服,稳步推行,就一定能够获得良好的效果。
坚持自愿互利和勤俭办社
我们在发展合作社的过程中,基本上执行了自愿互利的方针,对于中农采取了启发、等待而不强迫的态度,对于贫农和中农入社的生产资料以及相互间经济关系的处理,坚持了互利原则。合作社对于生产收益的分配,也基本按照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正确结合的原则来处理,坚持了勤俭办社,按劳取酬,使合作社收入的百分之六十至七十分配给社员。因此,尽管今年因旱灾减产并有少数的社因经营不善而减产,仍然有绝大多数社员比去年增加了收入,社内积蓄的底子也有所增厚。在农业社还是刚由小农经济转向合作经济,各个方面困难很多的时候,勤俭办社是十分要紧的事。但是,许多社对此却估计不够,特别在初建社时有一种盲目的热情,什么事都想兴办,而且有些爱讲排场,用钱缺少打算。我们有些事业部门对这个实际情况也注意不够,过紧过急地推行乡邮递员制度,设立保健站,建立体育场,过多地推销书报等等,因而加重了农业社的负担,相对地减少了社员收入,并且使这些事业的本身缺乏根基,难以巩固。这些都是应在今后注意克服的缺点。
领导工作方面的两个问题
最后,我想就有关合作社领导工作方面谈两个问题。第一:合作化运动以来,党在农村中进行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现在需要注意的是必须使思想工作更加具体和深入。例如上述许多问题的发生,其重要原因之一是某些基层和社的干部害怕农民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因此在生产和经营上集中统一过多,劳动时间安排上卡得太死,他们耽心“留得多了,农民会自发走资本主义道路”。这种耽心是多余的,因为整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农业社员自留一点田地或者经营某些零星副业项目,在国家经济领导下的自由市场进行某些必要的交换,决不可能再走到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因此是没有什么可怕的;相反,顺应这种形势在合作社的领导之下给予社员某些必要的自由经营与安排,就会更有利于集体经济的发展。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农民的平均主义和个人主义思想,由此发生要求平均分配、工作质量降低等问题。这些问题要求我们针对具体思想情况进行深入和细致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和政策教育,只有进行这种教育,巩固合作社的具体工作才可以顺利进行。第二:上述某些缺点和问题的发生,还由于我们基层干部民主作风不够,不善于走群众路线的原故。比如把油菜、席草犁掉来种双季稻,群众是反对的,某些干部却不顾群众的反对,片面地为“完成任务”硬要这样做。又如推广新式农具或者推广某些新技术,也有这种情况,不去和群众商量,因此把好事办坏。合作社的规模不能过大,群众是看得比较清楚的,某些干部则主观地要办大社,以致使社办得不好。基层干部的民主作风不够是与上级领导机关的官僚主义相关连的,我们的工作还不够深入细致,许多问题没有能够及时发现和解决,因此克服领导机关的官僚主义,改善基层干部的作风,把数十万从群众运动中涌现出来的已经初步学会领导集体生产的合作社干部加以提高,是我们巩固合作社的又一重要环节。
目前湖南正处在高级形式的合作化高潮之中,我们准备在今年秋冬之间,在全省范围内采取上下结合、广泛发扬民主、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式,发动一次总结经验、提高思想、整顿农业社的群众运动,把农业合作社的巩固工作和农业生产工作推向前进。


查看完整版本: [-- 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问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