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思想战线上的大丰收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7年08月 -> 思想战线上的大丰收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张希平 1957-08-31 00:00

思想战线上的大丰收

第1版()
专栏:

  思想战线上的大丰收
  江西日报记者 张希平
编者按 反右派斗争是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在这个斗争中,广大人民提高了社会主义的觉悟,特别是广大知识分子受到极为深刻的思想教育,他们在斗争中“眼睛、鼻子、耳朵好像都光亮顺畅得多了”。江西省水利厅的一些工程技术人员,在这次斗争中,思想上得到了许多丰硕的果实,就是一个生动的说明。下面这篇文章比较具体地反映了这种思想上的收获。
下面记载的,是江西省水利厅在这次反右派斗争中,人们思想领域上成长的许多丰硕果实的一部分。这样的事,已成为这些不平常的日子里平常的现象,只要你注意观察,在我们每个集体,每个人的身上也都正在茁壮的成长。
不是“小题大做”
6月初的一天,省水利厅党组邀请厅内的民主人士和高级知识分子座谈的墙报又贴出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围上来看。技术员焦祥清也挤在人丛中。他看着、看着,发现一个人的发言上写着:“总工程师室是掌握全厅业务的总司令部,过去人员调配和使用权属于人事部门,今后总工程师室应该有决定权……总工程师室不掌握兵符,怎么指挥作战呢?”有的提出:“过去人事部门的干部要历史清白,尽是些小姑娘、小青年,今后不行了,要弄些懂人情世故的即是非党非团的人到人事部门去。”
焦祥清看了墙报,心里想:工程师是技术人员的职称,总工程师室起着技术参谋的作用,这是谁都知道的。为什么现在有人硬说总工程师室要掌握人事权,要掌握兵符,要起“司令部”的作用呢?按这说法,党的领导摆到什么地方去呢?为什么提出这样的意见来呢?
疑问在他脑子里翻腾。他去同住在隔壁的另一个技术员范德众研究,也认为这些话不对头,若任其流播,会对党的整风和社会主义建设造成很坏的后果。他们准备批驳。
但是,这时报纸上还没有刊登反击右派分子的文章,这样做是不是会影响放鸣呢?他们有些犹豫,又去找人商量。有的道:“那些发言也有一定道理。”有的笑笑说:“何必小题大做啊。”也有人是支持他们的。他们考虑: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社会主义,既然是百家争鸣嘛,为了保卫党、保卫社会主义,就有责任和这些错误言论作斗争。第二天他俩就在小组会上理直气壮的对右派言论展开了驳斥,接着又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揭发某些人向党进攻的阴谋。在乌云密布的当时,这种坚决站在党的立场的行动,像屹立在急流中的一座分水岭,将帮助党整风的意见和右派分子别有用心的谰言,截然分划开来,使不少思想模糊的人,保持了清醒头脑。
不几天,人民日报反击右派的社论刊出了,水利厅的同志在党领导下,掀起了反右派斗争高潮。战斗的队伍一天一天壮大,焦祥清、范德众是这支队伍里的骨干。他们除完成日常工作外,还担任了小组会记录,负责大字报编排,为了击中右派分子要害,自己还得挤出时间写发言稿。他们和许多同志常常忙到深夜。天气很热,汗从脸上、背上、手臂上不停地流下,为了不让大字报被汗水浸糊,他们用毛巾缠住手腕继续地写。有一两次大字报写完时,东方快发白了,他们只稍稍躺了一下,用冷水冲冲脸又上班去了。在斗争紧张的阶段里,就这样坚持了半个多月,直到右派言论一个个被击破,右派分子彻底低头认罪。
  用事实揭穿谎言
二十一岁年轻的技术员李述忠,是去年7月出差到锦惠渠施工,今年5月底回机关来的。十来个月紧张的工程,把这小伙子锻炼的更坚强了。他回到机关不几天就碰上了反右派斗争,他毫不犹豫地投入了战斗的行列。
有一次开大会时,他听到一个右派分子装腔作势的说:“领导上官僚主义很严重,对待技术人员像俘虏一样,×工程师的心脏病就是在西潦渠施工时逼出来的。”李述忠听了很不服气,他刚从下面工地回来,从亲身体验,这是绝对不会有的事情。
为了找出确凿的事实揭穿右派分子的谎言,他暗下在休息时间到×工程师看过病的江西医院去检查他的病历。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在西潦渠施工被逼出心脏病这回事。
第二天,右派分子还在得意忘形地以这个捏造的事实,大肆攻击党,谩骂领导。有的人在同情地窃窃私语,有的甚至被谎言煽动得愤怒了。这时,李述忠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将医院里记载的根本没有这回事情的病历,如实地介绍出来。这出乎意外的一击,像颗重磅炸弹,打得右派分子口呆舌结,当场揭穿了右派分子造谣中伤的丑恶面貌。
  不能以中间分子的态度旁观了
胡广熙工程师在大学念书的时候,参加过伪青年军,返校后他向同学们炫耀自己如何“勇敢”,在青年军时曾杀过几个人。其实这是吹牛的。肃反时别人根据这些话检举了他,组织上审查了他的历史,并派人四处了解,找到十七个当时和他同在一个连队的人,证明他没有杀过人。组织上给他作出没有杀过人的结论。
这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是也被右派分子颠倒黑白的用来污蔑党的肃反运动。说什么:“水利厅有个工程师肃反中被逼得乱说杀了几个人……如果不是毛主席说肃反不要冤枉一个好人的话,简直活不下去。”
胡广熙听了这话,他想:为什么右派分子拿我做工具向党进攻呢?这一定是他们认为我是肃反“对象”,平时又不太过问政治的缘故,右派分子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瞅准了我这弱点,用来作他们的防空洞。
他越想越气,越认清了右派分子阴险毒辣可耻的伎俩。他在会上说:“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是一个真正有正义的社会。肃反政策百分之百的正确,社会主义道路不可更移!”从此,他投入了炽热的反右派斗争。他说:“右派分子教育了我,不能以中间分子的态度站在一旁观看了,他们像头疯狗样,你不打他,他就咬你。”
  从旁观者到战将
在这次反右派斗争中,出现了许多年过半百,有着几十年工作经历的老工程师、老技术员,其中许多人在三反、五反、肃反等运动中是“旁观者”,而这次却变成了骁勇的战将。
他们虽然是战场上的“新手”,但因为他们社会经历广博,洞悉右派分子的出身和社会关系,再加上党的教育,所以他们的反驳就成了火力强大的炮弹,又猛、又准。
比如右派分子瞎说党不能领导科学技术,灭绝良心地抹煞党在各方面所领导的成绩。工程师彭世藩就用他解放前后近二十年从事水利工程的亲身体验,无情地粉碎了右派分子的谬论。
解放前,江西全省除了一座支离破碎,岌岌可危,只能灌溉一万多亩田的万安渠以外,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水利工程,连稍有科学价值的设计、勘察资料也没有。可是,在解放后几年来,仅灌溉工程一项,我们修复了万安渠,灌溉面积扩大到四万多亩,还新建了安福渠、槎滩渠、北潦渠、西潦渠、南潦渠、白塔东渠、白塔西渠、礼林渠、宜惠渠、走马坡、锦惠渠等,其他各专区和县修建的还不在内。这些工程除个别的以外,灌溉面积都比万安渠大。这样巨大的成绩,是亘古以来,任何时候所没有的。
铁的事实,唤起了每一个正直公民的正义感和爱国热情。右派孽障的邪气再也抬不起头了。
一次,我在水利厅遇到了彭世藩工程师,我问他,在这次反右派的斗争中,他最深刻的感觉是什么?
他诚挚地告诉我:“经过这次斗争,比任何时候都迫切感到需要靠拢党、维护党。”
他说,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和工程师,他解决了一个几年来未彻底解决的思想问题:怎样对待政治。从前他想得很天真:党这样强大了,不会有人设想推翻党的领导的。因此,自己只空空洞洞的赞成党,赞成社会主义,但不知怎样靠拢党,维护社会主义事业。这次不仅在全国各地,而且也在我身边暴露出了右派分子,他们有组织有计划地推翻党,摧毁社会主义事业,使我大吃一惊。我是一个工程师,我能一面建设,一面看着别人破坏么?他毅然决然地说:“不能,我要维护社会主义,维护带领着我们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前进的火车头——党!”
 眼睛、鼻子、耳朵都光亮、顺畅得多了
一位工程师在闲谈时告诉我:“现在眼睛、鼻子、耳朵好像都光亮顺畅得多了。对一件事情有利或有害于社会主义,只要仔细看看就能分辨得出。”他还给我说了一段小故事。他邻居有一个小孩考高中,有一道题目较难没有做出,孩子的家长就发牢骚说:“题目出的难,这不是国家明摆着不要你们升学。”他听了当时就感到话语不对,事后他怎么也忍不住了,他找到邻居根据国家的教育政策向他们解释清楚了。这虽然是一件微小的事情,如果在一个多月以前,他即使听了也不会过问,说不定还会附和这位邻居不正确的意见哩。
水利厅的党组书记陈志诚厅长接待了我。他说:“这次我们从党外人士的帮助中,得到教训,洗了个澡,也在展开大辩论中,揭露了右派分子,提高了政治嗅觉,明辨了是非。”
(原载8月26江西日报,本报略有删改,并且加了小插题)


查看完整版本: [-- 思想战线上的大丰收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