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维护平炉健康的人们——记鞍钢六号平炉工人维护炉体的故事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9年06月 -> 维护平炉健康的人们——记鞍钢六号平炉工人维护炉体的故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王殿学 1959-06-30 00:00

维护平炉健康的人们——记鞍钢六号平炉工人维护炉体的故事

第2版()
专栏:

维护平炉健康的人们
——记鞍钢六号平炉工人维护炉体的故事
本报记者 王殿学
在鞍钢六号平炉访问期间,看到听到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日夜奋战在平炉上的钢铁英雄们对待平炉的维护,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体贴入微,一丝不苟。
这里记述的只是其中的点点滴滴。
总炉长的习惯
早晨六点钟,离上班还早呢,可是总炉长崔玉深,就像是准确的时钟,已经出现在六号平炉上。他透过蓝色眼镜,注视着炉子的前后墙,看看那里被钢水浸蚀了没有;接着他又爬到炉顶上去,看看那上面有没有灰尘;然后他又转到炉子下面,看看那里有没有跑渣跑钢……任何人对平炉维护的任何疏忽,都逃不过他那一双眼睛。全炉四班工人有一个共同的体会:如果看见他的脸上挂着笑容,那就是说他对炉体维护表示满意;如果看见他的表情很沉重,那不是交班的人们要挨批评,就是接班的人们得等着接受任务。
总炉长在平炉上,已经工作了整整十年了。早在1949年4月,鞍钢第一座平炉恢复生产的时候,他就来到平炉上学习炼钢。在这十年当中,他当过炼钢炉长,做过专职护炉技师,去年又调到这座平炉上来做总炉长,平炉在他的眼睛里,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他常说:要是我们不把炉体维护好,就没有办法多炼钢,平炉是我们炼钢工人的命根子。
今年年初有一天,他在检查仪表记录的时候,发觉乙班炉长李田锡,只顾缩短时间快炼钢,炼钢时给的煤气太多。总炉长赶快跑到炉门前,透过蓝色眼镜一看,只见翻起老高的钢水,在冲涮着炉子后墙,他急忙找到李田锡,警告他注意维护炉体。李田锡虽然勉勉强强答应了,可是他一转念想到,五号平炉一连几天跑在他们的前面,立即又把总炉长叮嘱放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又照样猛干起来。结果把后墙给劈下了一块,费了好大的劲,用了五、六个小时才修好,不但没有赶上五号平炉,反而被拉下的更远了。
炉子后墙劈下一块,好像从总炉长身上割下一块肉,他连急带气好几顿吃不下去饭。总炉长自己暗地思量,这些年青小伙子,就知道多装快炼,可是怎样让他们懂得既能快炼多炼,又能维护好炉体呢?他跑去找党小组长,建议开一次党小组扩大会,用李田锡的事故做例子,组织全炉职工展开辩论。小组长同意了他的意见,经过几次辩论,大家摆事实讲道理,帮助李田锡也帮助自己。
起初,还有些人总觉得总炉长“吹毛求疵”,过于小心了;日子一长,人们亲眼看到炉子毛病很少,钢产量月月超额,这才体会到总炉长做的对。总炉长的习惯,逐渐地变成了大家的习惯。
吃苦在前的风气
在六号平炉上给你另一个最深的印象,就是人人都有吃苦在前的风格。
维护炉体的活,都是些又热又累的活,要和几百度的高温打交道,得用汗水换取平炉的健康。像贴补前墙,工人们要迎着长长的火舌,一铲一铲地把耐火泥贴上去;像吹扫炉顶,工人们要爬到炉子顶上去,一站就是三四十分钟;特别是遇到炉子跑渣跑钢,清除起来就更加劳累……。尽管活儿比较劳累,可是六号平炉的工人们,都宁可自己多干,让别人少干。
这种风气也是逐渐形成的。起初,有些人不把大家干的活,看成是自己的事情,尽可能把累活推给别的人、或别的班去干。为了防止这种不负责任的作法,他们曾经规定了一项制度:在交接班的时候,如果发现维护炉体的活没干完,接班的人有权把交班的人留下,让他们把活干完再回去。结果是,今天你留我连班,明天我留你连班,互相间产生隔膜,炉体还没有维护得好。甲班炉长、共产党员罗远弟,自己常常这样想:要想维护好炉体,必须加强四班团结,而且必须有人带头,吃苦在前,多干活。他自己问自己:你是共产党员,你不去带头,等谁来带头?
有一次,丁班炉长赵景良,正在忙着操纵炉子炼钢,炉内的钢水突然大沸腾了。因为冷料事先装的不好,炉子东半部的钢水,越翻滚越厉害,猛然间渣子和钢水,顺着东头的喷出口流了出来,很快就把炉体和炉头给焊在一块了。他一面忙着照顾炼钢,又一面忙着临时组织人力抢救,清理跑出来的渣子和钢,一直苦战到下班的时候,还没清理完三分之一。甲班已经来接班了,甲班炉长罗远弟一看,估计再清理一个班的功夫,恐怕也清理不完,可是,他却不动声色地劝赵景良:看把你们累成啥样子了,赶快洗洗澡回家休息去吧,剩下的活我们包下了。赵景良没吭声,心想,我们班跑的渣子和钢,怎好让人家甲班替我们挨累呢?还是低着头干。罗远弟一看,丁班工人不走,他就带头把撬棍、铁锹等工具抢过来,把丁班工人撵回去休息。后来,甲班又干了一个班零四个多小时,把跑出的渣子和钢清理干净,避免了一次计划外检修。
罗远弟带领全班工人干了一个班又干了四个钟头,把渣子和钢清理干净,避免了一次计划外检修。
罗远弟这种吃苦在前的行动,像“火车头”一样带动了全炉四个班互相帮助,互相信任,现在再也找不到互相推托,互相埋怨的事情了。而原来的“交接班制度”,已经得到吃苦在前,互相信任的风气所保证了。
技术之花开满炉
丙班助手姜颖厚在操作中一直注视着炉子的前墙被钢水浸蚀的情况。每逢轮到他们丙班炼钢,姜颖厚看着炉子的前墙,被沸腾的钢水冲涮着,外面的钢甲,渐渐由黑变红,他的心就像是火烧一样。他常常设想,要是研究出一个维护前墙的办法来该多么好啊!
有一次他发现甲班维护前墙很好。于是他下班以后不回家,决心学习甲班的操作。
原来前墙维护不好这件事,同样在折磨着甲班炉长罗远弟。每次轮到甲班炼钢,刚刚补完炉、装完冷料,开始熔化的时候,罗远弟就抢时间,往前墙上贴耐火泥,可是没等他贴完两个墙垛,就到兑铁水的时候了,兑进第一罐铁水去,炉子就开始沸腾起来,他透过蓝色眼镜,看着贴补完的墙垛安然无恙,没有贴补的墙垛被钢水浸蚀着,急得恨不得用手去抹上一层耐火泥。他在心里琢磨,怎么才能在兑铁水之前,把四个墙垛都贴补完呢?要是一个人快一点干,能贴补完两个墙垛,要是两个人同时干,不就可以把四个墙垛都贴完么!经过几次试验,把原来单铲贴前墙,改为双铲贴前墙,贴补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到底赶在兑铁水之前,就把四个墙垛都贴补完了。从此,钢水沸腾的时候,不再直接浸蚀前墙了。
姜颖厚跟着甲班,连续观察了几次,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心里想要是四个班都能这样干,那就用不着再愁前墙维护不好了。可是又一考虑,想到每班的八个人,都是一个萝卜顶一个坑,炼钢的活,又是一环紧扣一环,从那里抽出一个人来,和炉长一块,用双铲贴补前墙呢?他越想,越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于是他又带头,先在他们丙班试验推广,摸清了思想问题,找出来解决人力不足的办法。这时他才着手,组织另外两个班,学习甲班的经验。经过姜颖厚这一系列细致的工作,“双铲贴补前墙”的经验,很快就在全炉推广了。接着,很快又在许多兄弟平炉上推广了。
(附图片)
看!鞍钢六号平炉的职工,在上半年生产计划提前完成以后,多么愉快。 本报记者 苗明摄


查看完整版本: [-- 维护平炉健康的人们——记鞍钢六号平炉工人维护炉体的故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