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8年01月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L·康斯坦丁诺夫斯基 1948-01-27 00:00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第2版()
专栏: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L·康斯坦丁诺夫斯基作 何歌译
战后,从法西斯魔掌中解放出来的东南欧各国农民的状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在这些国家中所实行的土地改革。这种土地改革究竟造成了怎样的政治和经济的后果呢?在这些坚决走上了民主发展道路的国家里,农民阶层起着怎样的作用呢?目前农民大众的状况与过去战前,有什么区别呢?
战前东南欧各国的农民
在战前的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历史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典型的现象,这些现象是东欧和东南欧一切农业国家所特有的。
过去,这些国家的农民阶层的政治作用,首先,就被一般的经济和社会的落后性所决定了。所有这些国家都具有一种明显的农业的特征。根据战前的统计,在南斯拉夫有百分之七十八以上的自立居民分布于农业经济中,在罗马尼亚——有百分之七十八·二,而保加利亚——有百分之七十九·八。这些国家的农业经济组织的特征就是小农经济占有压倒的多数和普遍存留着封建残余。在战前的南斯拉夫,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农户都只有五公顷以下的土地。在罗马尼亚,这样的农户占百分之七十四·九,在保加利亚——占百分之六十三·一。
虽然自一九一八年的土地改革后,大地主在罗马尼亚已经削弱了,而在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也比较减少了,但仍旧起着巨大的作用。他们是反动的反人民政策的狂热的执行者。落后的农业关系阻滞了东欧各国的经济发展。它大大便利了外国资本在这些国家中占取主要的经济地位。
这就是一切东南欧国家所固有的和表现着它们向来的落后性的某些共同的特征。贫穷和可怜的小农群众不能对国家的命运起严重的影响。而大多数东南欧的农民政党都具有一个不可克服的矛盾:这些政党的群众基础是广大的农民阶层,而领导人则是地主和资本家分子。在这些政党的实际活动中,少数领导人物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因此,所谓农民政府便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时期宣告破产,并且它们顽强地反抗了工人运动。因此,所谓农民政党的领袖们,便向法西斯主义投降了。
战时东南欧各国的农民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东南欧各国形成了不同的命运。但是人民大众的经验指出了一样的结论。我们只要看两个例子——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就够了。
在南斯拉夫,德意军队的侵袭(一九四一年四月)使所有以前的政党,除了进步的工人政党外,都告瓦解了。农民政党的领袖们常常最先投降。例如,还在战前就处于希特勒影响之下的克罗地亚农民党的反动领袖们,对德国法西斯的侵略采取了妥协的立场。他们赞成瓜分捷克斯洛伐克。马契克的号召克罗地亚农民参加“志愿军”(巴维里契军队之一部)并不是偶然和意外的。
但是,南斯拉夫农民阶层对于农民党领袖的叛变行为的回答却是走上了进步工人运动——抵抗德国侵略者的领袖们所指示的道路。南斯拉夫解放战争的大多数参加者都是农民。没有他们,就不可能进行如此持久和如此顺利的游击战争。在农民大众的坚决行动的影响下,农民政党的许多旧领袖也转变了,他们拒绝与占领者合作,无条件地参加了人民阵线。
“许多领袖来到了他们的群众所在的地方,因为否则的话,他们将脱离群众而孤立起来。”——铁托将军在南斯拉夫人民阵线的第一届大会演说中这样讲。
罗马尼亚的情形是两样的。这个国家属于希特勒同盟之一。这里,在战争的时候并没有大规模的反抗法西斯主义的运动。罗马尼亚农民阶层的政治意识还不能完成南斯拉夫农民所完成的道路。然而在罗马尼亚,战争也完全暴露了民族柴朗党的反动领导机构。(柴朗党是罗马尼亚人占领贝萨拉比亚时,由莫尔达维亚民族党组成的农村资产阶级和一部分城市知识分子的政党;后来该党党员加入了罗马尼亚民族农民党。)
“曼纽战略”替安东尼斯古的执政减轻了困难。曼纽实际上支持了罗德同盟和反苏战争,后者给罗马尼亚的农民带来了痛苦和破产。民族柴朗党副主席米哈拉克公开地把“志愿兵”送到安东尼斯古的法西斯军队中去。该党的著名人物,如波巴等人,靠战争发了财,他们不但和德国法西斯党徒合作,并且和掠夺外锡尔凡尼亚的匈牙利封建势力勾结在一起。
自从安东尼斯古政权颠覆之后,罗马尼亚的农民得出了适当的结论。他们表现了前所未见的政治积极性,抛弃了曼纽的伪农民党而开始热烈支持国内的进步民主政党和由它们组成的格罗柴政府。
所以,在战争的几年中到处都发生了(虽然是不平衡的)农民的政治作用的深刻而剧烈的变化。在荒芜了的土地上,在废墟和残迹之间,自希特勒德国崩溃之后出现了新的日益茁壮的萌芽。
战后东南欧农民的经济生活
东欧农民的状况中所发生的根本变化,具有着两方面:经济的和政治的。我们先看经济方面:
在战胜法西斯主义后建立新民主制度的一切国家里,首先,肃清了封建的残余。这件伟大的历史工作被紧密合作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层完成了。
土地改革的性质首先就决定于由谁和用什么方法来实现这个运动。当土地改革由统治阶级进行时,其目的只是镇定和欺骗农民,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那样。当时,土地改革是由上而下的,长年累月地拖延不决,实际上没有一处完成过。到一九四○年,即罗马尼亚批准土地改革法达二十年之后,该国农业部长声称:
“土地改革尚未完成……有三千九百户采地中,应加没收的部分尚未完全没收;有四十三万四千公顷的土地尚未拟定分配方案和计划;四十九万公顷的土地没有实行分配,九百桩土地改革的案件还在法院审查中。”
在保加利亚,土地改革法令还在一九二三年法西斯政变后,即遭废除。
现在,东欧的土地改革是由进步的民主政府在农民所建立的地方委员会的协助下进行的。这种土地改革具有急进的性质。大地主和一切封建残余完全被肃清了。大地主的怠工根本消灭了。应属分配的土地不但加以调查登记,并且毫不迟疑地分给了贫穷的农民。在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这样的国家里,主要的贵族们的土地不到一年就完全分给了农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所谓土地改革,结果使农民大众遭受了更大的破产。失去了一切援助的新的土地所有者,立刻做了高利贷者和银行的俘虏。许多农民不久就失去了他们获得的土地。
现在,当东欧各国已经确立了真正的民主制度,并且采取了一切方策以巩固农民的所得土地时,情形完全两样了。在新民主主义的国家里,政府给农民以巨大的物质的援助。各地都规定了私有土地的限额,废除了农民们以前的债务,结束了高利贷者和银行的权力,尽力鼓励合作社,为农业经济的机械化和进步化而建立前提。
在新民主国家里实行的社会经济改革——重工业和银行的国有化,国民经济的计划化——切实解决了强化农业经济的任务。不管战后时期的一切困难,在这方面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绩。
保加利亚就是一个模范的例子。为了把土地分给一切贫穷的农户,这个国家需要一百万公顷以上的耕地,但是哪儿来这么多的土地呢?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二日国民大会通过了“劳动土地所有权法令”,它分为两部。第一部分规定了新土地改革的性质和规模。第二部分规定了开垦荒地,改良土地和鼓励农村合作社的庞大工作。合作社可以从国家那里获得一切必要的东西,以便利用机械化的大规模经营的优势。祖国阵线的农业政策努力要在更高的和更有效的基础上改造农业经济。今年二月在索菲亚举行了第一次农业经济劳动合作社的代表会议。这样的合作社现在已有四百三十八个,它们联合着四万四千以上的会员,并且顺利地开垦了不下二十万公顷的土地。
新民主主义的土地改革和一切农业政策,不管战后时期的条件如何困难,已经显出了进步的经济后果。土地的分配保证了一九四五年的春耕,当时在民主胜利之后,地主们企图停止农业经济的生产而引起国内的饥馑。土地的新主人们以巨大的热情工作着,希望尽快地消灭粮食的困难。
毫无疑义,东欧的劳动农民代贵族地主而兴起,在不久的将来将产生巨大的肯定的成绩。肃清战争和希特勒占领的后果是不容易的。试想,在南斯拉夫这样的国家里,因战争和占领而遭受的农业经济方面的损失数达二千六百八十亿南币。波兰农业经济的损失超过二百三十亿波币,而某些地区的接连两年的旱灾使情形更加严重了。
然而不管这一切,广大农民群众的物质状况仍旧大大地改善了。
这些国家的农民阶层以前从不知道有一种政权能执行(即使是部分地)保护农民利益的政策,象目前东欧各国的政府所做的那样。农民们以前从未见过不但政府方面,而且整个社会方面对自己这样的注意。新民主制度的经济政策,农业关系中所进行的剧烈的变革——这就是农民阶层的新政治立场的根源和民主基础在农村中巩固的根源。(未完)


查看完整版本: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