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贫雇妇女徐更的控告坏村干裴成才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8年01月 -> 贫雇妇女徐更的控告坏村干裴成才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48-01-28 00:00

贫雇妇女徐更的控告坏村干裴成才

第1版()
专栏:

  贫雇妇女徐更的控告坏村干裴成才
我是武安南丛井人,今年二十八岁。娘家现在有三口人。过去租种地,翻身以后,有了十二亩地,一亩坟地。婆家是本村,我嫁曹国的的时候,他家里没有地。有四间南屋,三间堂屋、当在外边。俺住了两间屋,有窟窿,只顶一间半。男人八岁死了娘,十六岁死了爹,没法过。我做营生,男人给姑姑家当长工,当了一年,身体很软,人家不收,他就回了家。在饭铺站了一年,不行。叔公公曹凤林(曹宝贵的爹)叫他去受,一年只给两毛钱,受了一年,又回了家。以后我自己当下曹宝贵的八亩地,减租清债的时候,他要抽,我不叫抽,因为不够年限,我刚种上,人家还是抽回去了。就这样还种下了仇气。
翻身当中,我头回分了两千元。去年冬天救济了我十斤麦子,有的户就救济了二、三十斤。第二回分给我二十多斤绿豆,八尺柳条布,还有些破旧针线。这回给我定的是五分,是最少的分数。顶高的是四十来分。我被扣以后,东西都叫村干部没收了。他们的用意是叫我没法过,不能不找对象。
说说俺男人吧。我十八、九岁的时候,男人没哼气,出去当了兵。走了几天,回家一趟,换了军装。头一个赖年景,又回来了,听说是部队不要他。后来俺街田流的又把他领回部队。第二年七月,退伍回来,在家没法,到地里拾剌菜。他说:“我没吃的,在家会饿死。”三十二年八月里,正闹灾荒。我到地里割谷,叫他看门,我回来,不见他了,大概是跟军队走了。我找到曹凤林家,没有。过了一个多月,曹凤山对我说,俺男人到了北丛井姑姑那里,就从那里走了。姑姑还给了他十元钱。以后就没有音信了。
民国三十四年五月,曹宝贵告了一状,说我害死男人。因为抽地,他和我有仇气。他是地主,又是特务,今年叫村上捣死了。那时不知道这一些,他还当着民兵。把我送到看守所,住了六、七个月,十二月才放出去。
我回家以后,到北丛井姑姑家问过俺男人,姑姑说:“过秋的时候,是从这里走的。”姑姑家的媳妇也这样说。
后来有一天,我和老桂芳闲扯,他说:“三十三年四月初十,我在南阳邑见过他(俺男人),拉了一个红骡子,穿着绿军装,叫我喂头口。开头我不理,他叫了我声老桂芳,我一看是他,瘦得不象样子。我说:‘小国的,你去姑姑家喂罢。’就带他到了姑姑家。”这个事,在我被扣的时候,老桂芳在街上说。老桂芳是翻身户,在南阳邑住长工,三十四年五月才回家,和副村长裴正富住在一个院里。
去年正月,我到南阳邑去打听男人的消息。姑姑说:“来是来了,不记得是哪一年,哪个日期了。”姑姑家的小女们插嘴说:“见国”的哥哥在南墙门坐哩,瘦得不象人样。”姑姑赶紧说:“孩子们怎记得这样清!”我说:“我不是和曹宝贵弄事,我想打听人去了哪里,不管死活,我找到就满意了。”我男人是姑姑(不是亲姑姑)的侄儿,曹宝贵也是她的侄儿,一个没法,一个有法,姑姑才说了这些话。
俺男人的消息打听不着,我也没敢再和赵玉(我相好的)发生关系,我怕动刑。这时,村上给我说合,叫我改嫁给李天何。我嫌他太年青,不愿意。接着,政治主任裴成才趁我生活艰难,和我亲近。政治主任四十多岁,一个眼。他家四口人,现在有四十来亩地,两个骡子,雇着一个长工。他好搞破鞋,因为这,他女人上过吊,到现在他还搞一个破鞋。又要和我搞关系,我不同意。他丢给我票子,我骂他不要脸,又把票子送给了他老婆。后来,群众、干部酝酿,叫我改嫁。我找村长谈:“我躲不开走,我同意改嫁给赵玉”村长没啥,政治主任不满意,说我要外走给赵玉,就找我的错误,这是政治主任老婆对我说的,她和我对事。今年四五月里,放羊的小宋义叫我和赵玉结婚,我不敢提了。村上还给我介绍了几个,我都没答应。
今年六月,又把我扣起来,扣了五六天,二十三日开大会,问我害死男人的事情。农会主任等干部、民兵审问了一阵,说我要是说俺男人在南阳邑,就得叫上来。不承认害死,就打我一死。我不承认,就把我连吊了七次,脱了上身衣裳,打得我浑身黑烂青。最后又拿烙铁威胁我,我假承认了。还叫我坦白尸首,开头我承认那年刨出的驴骨头,就是男人尸首,还不行,这才硬说赵玉和我一块害死的男人,尸首是赵玉埋的。干部们写下口供,把我家的东西没收了,连俺妹妹的七千二百五十块钱也捎带走了,这是政治主任点过的。
我叫村上扣起来以后,村长的侄儿米桂站岗,我和他说:“你去告诉村长(裴月中),问问老桂芳,就知道俺男人的下落。”他说:“我知道,老桂芳对村长老婆说过,说你害死男人是冤屈的。村长听罢叹了口气。他老婆对老桂芳说:“你不能去证明?”老桂芳说:“有人问我我敢说,叫我到大会上说,我不敢,害怕。”这是实事儿。
还有一个站岗的民兵,叫贾二双,他说我脑筋死。他说:“找个对象就没事了。现在光棍汉有一百三十七个,十八到三十五岁的,想跟谁对象,就跟谁对象。”可是,我就是外走,也不愿意带杀人的帽子。
                        
(编者按:这个材料是根据徐更的的去年口供写成的。)


查看完整版本: [-- 贫雇妇女徐更的控告坏村干裴成才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