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8年01月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L·康斯坦丁诺夫斯基 1948-01-28 00:00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第2版()
专栏: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L·康斯坦丁诺夫斯基作 何歌译
战后东南欧农民的政治生活
现在我们再看东欧各国农民问题的政治的一面。
在这些国家里,法西斯主义是最大多数人民的致命威胁。因此,还在战争的时候,各阶层的人民代表都参加了东欧国家的民主集团,只有少数地主,大资本家和金融寡头集团例外,因为他们把自己的私人利益看得高于国家的利益。新政权的建设工作一开始就在农民大众的积极参加下进行的。一切关于“工人专政”的宣传并否定东南欧国家的农民的言论都是恶意的欺骗。这拿任何一个东南欧国家为例都可看出来。
在新南斯拉夫,我们说广大的农民群众参加了管理国家的工作,这不但是因为在最高政权机构中有无数的农民的代表,而农民的政党则参加了人民阵线。南斯拉夫民主的特征也在于人民可以通过人民阵线的乡村和城市委员会而行使自己的权利。人民阵线联合了最广泛的进步的人民阶层。人民阵线的核心就是工农联盟。在这样的政权机构下,农民大众获得了直接参政的保障。
在其他东南欧国家里,农民的政党也形成了民主联合政府中的最重要的分子之一。当然,这已经不是代表战前农村的腐朽的农民党了。在战后农民运动的发展中可以分成三种主要的倾向。
第一种,某些旧的农民党能够抛弃掉先前的反动领导机构而参加民主进步的新政权的建设工作。属于这一类的有,譬如,保加利亚农民联合会,它在战后停止了前任秘书狄米特洛夫及其拥护者的活动,开除了皮特柯夫及其他冀图破坏工农团结的阴谋分子。虽然皮特柯夫仗恃外国的庇护,继续进行其破坏活动。并且以同样的名称组织了新的联合会,但保加利亚农民联合会始终忠于祖国阵线,并且参加了政府。(按:皮特柯夫已于去年冬被判处死刑。)
第二种,那些陈旧的农民政党,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脱离自己的反动领导机构,因而走上了几乎公开的法西斯的立场。它们成了最疯狂的,目前不能公开出现的反动分子的避难所。但因此,这些政党也暴露了自己反动的本质。
这两个互相影响的过程,可以在许多国家里清楚地看到。例如,在战后的罗马尼亚,民族柴朗党的干部变成法西斯恐怖组织的参加者的过程,是非常明显的。曼纽在自己的党内藏匿了以前的志愿军。他成了罗马尼亚全国反动派的首脑。结果,民族柴朗党在战后便遭遇了一连串的危机。以亚历山大列斯古和莫陀兰为首的全体青年党员宣告脱离该党,组成了新的柴朗党,及后柴朗党副主席和罗马尼亚农民运动元老之一,鲁普博士所领导的集团以及该党的无数著名党员和大批地方组织,也都纷纷脱离了该党。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的选举中,曼纽的拥护者甚至在他们认为是自己的堡垒的外锡尔凡尼亚的许多选区内都遭遇了惨败。
在波兰,米柯拉席克的党——波兰农民党——仍旧自称为农民的政党,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反人民的反动政党。这里面收容着现在被查禁的反动政党的一切反动人物,一切不愿让波兰走上民主道路的人物。结果,正义的民主人士和农民群众都抛弃了波兰农民党。还在去年六月,就出现了“新解放”杂志——该党反对米柯拉席克派的机关刊物。在该杂志的社论中指出:
“我们代表那些生活在农村中和生长在农村中的波兰农民党员。”
自国会选举后,波兰农民党的大部分党机构与米柯拉席克脱离了。现在,甚至那些曾经热烈支持过米柯拉席克的盎格鲁撒克逊(按:指美英)的观察家也不能不承认,他在波兰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并且说,对他已失去了一切政治兴趣。
在匈牙利,战后小地主党采取了民主的立场,并且参加了民主联合政府。然而,失去了自己的合法政治组织的匈牙利反动派却企图利用小地主党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而该党右翼也很愿意走这条路,他们向法西斯分子大开方便之门。结果,小地主党便成了匈牙利共和国的敌人和阴谋分子的渊薮。
匈牙利反动派改善了古代的“特洛伊木马计”(就是把兵装在木马肚子里混进别人的城中作战;这里是指反动派钻进小地主党中反对人民,把小地主党当他们的“防空洞”)。但是现代的民主力量也改善了防御方法。现在,守卫着民主果实的是广大的人民。在人民面前,一切反对共和国的阴谋都被揭发出来了,柯华契·贝拉的拥护者和霍尔第的朋友们都显露了原形。
最后,改变了战后农民运动的政治面目的第三种倾向就是新的群众性的农民组织的产生。与罗马尼亚民族柴朗党崩溃的同时,出现了山格罗柴领导的火犁阵线的农民组织。战前,这个组织只存在于外锡尔凡尼亚的两三个县份里。在战后的环境中,农民大众看到他们从柴朗党那里已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因此,开始大批地加入了火犁阵线。现在这个组织的会员数额已超过一百五十万人。这是罗马尼亚农民力量的最好的证明。
“国内的最大多数是农民”,火犁阵线的领导者和罗马尼亚政府首领格罗柴说道,“然而,它不可能独自进行斗争。现在,农民是在与城市工人和知识分子的联合中获得胜利的。能够得胜的不是数量而是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就是农民与工人阶级的联盟。”
这也适用于东欧其他国家的农民。反对工农联盟,反对民主制度的旧农民党及其首领们结果是脱离了农民群众而孤立起来。这样,他们自己走上了政治毁灭的道路。
民族独立与东欧农民运动的关系
说到东欧各国农民的新的政治作用,必需特别注意在这些国家的政治中占着最显著地位的一个问题——民族独立斗争的问题。那改变了农民命运的急进的土地改革能够在波兰、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国内实现,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坚决保卫住了自己的民族主权。农民大众的政治积极性在这方面起了不小的作用。如所周知,没有农民就没有也不可能有民族运动。在目前的环境中,没有农民大众的积极支持,东欧国家的民主政权是不能解决民族问题的,不能顺利进行民族独立斗争的。
战前农民群众的政治落后和这些国家的经济弱点便利了外国资本的进攻,后者在这里遇到了最软弱的抵抗和最便宜的劳工,大家都知道,德国人曾计划保留东欧国家的落后的农业特性,使它们变成工业德国的附属地,在这些国家的内部,不仅地主贵族们是这种倾向的代表。几乎一切所谓“传统的农民党”的首领们也都是外国资本利益的拥护者。
德帝国主义者的计划已经破灭了。但是在目前,还有其他的帝国主义力量对东欧国家推行着同样的政策。它们并非没有理由地要害怕,这些国家的封建残余的肃清和迅速的经济发展将使外国独占资本无立足之地。农民群众的政治落后,旧农民党的领导机构的反动意识,是使这些国家服从外国意志的重要条件。
德帝国主义在东南欧洲的代理人曾公开叫嚣,赞成保留自己的国家的落后性。“耕种机有损风景”,南斯拉夫法西斯组织的首领之一这样说过。“农民的宗教思想和无知无识将是我们的理想”,罗马尼亚的法西斯首领说。现在,新出现的东欧农民的外国保护者也唱着同样的曲调。不久前国际反动派的土耳其首脑之一,愤愤地指责人民的民主主义,据说它“消灭了农业国家的独特性”。“土地改革将导致东欧农业经济的衰落”,英国反动报纸这样“预言”。
无疑的,农民阶层的政治落后性在盎格鲁撒克逊(美、英)的独占资本家征服东欧国家的计划中起着重大的作用。这就是曼纽、米柯拉席克、皮特柯夫等人还能继续获得国外援助的原因。但这个事实也正是农民大众要抛弃旧农民政党及其反动领导的原因之一。
曼纽及其拥护者在巴黎和会时公开支持外国资本的无理要求,这引起了罗马尼亚农民大众的深刻的愤慨。而米柯拉席克及其党徒做了英美帝国主义的代理人这个事实,也是波兰农民党瓦解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目前环境中,农民大众已经觉悟到坚决保卫民族主权的必要。农民们知道,没有民族的独立,东欧国家的新经济机构就不可能巩固,土地改革及一切其他新民主措施就不可能完成。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反动派的打算也落空了,而进步的民主政策则证明了自己的正确性。
上面的结论是很清楚的。不过几年的时间,在我们的眼前就经历了东欧的广大农民群众的政治觉醒的光辉过程。这个过程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波兰、南斯拉夫、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农民的新的政治面目,证明了在东欧国家中确立的那种民主制度的优点,显示了它的进步意义和伟大成就。(续完)
                 ——上海“时代”二百一十三期


查看完整版本: [-- 民主东南欧的农民运动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