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拉丁美洲的土地问题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0年03月 -> 拉丁美洲的土地问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章叶 1960-03-24 00:00

拉丁美洲的土地问题

第6版()
专栏:

拉丁美洲的土地问题
章叶
近年以来,拉丁美洲各国人民反对半封建大庄园制和要求实行土地改革的斗争,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一斗争同蓬勃发展的反美斗争密切结合在一起,成为当前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的两大主要任务。因为美帝国主义的残酷掠夺和半封建大庄园制的严重束缚,正是拉丁美洲各国经济落后和人民生活贫困的主要原因。
土地的高度集中
大庄园制是拉丁美洲半封建土地关系的一个特点:一方面,在大庄园主手里拥有大量土地;另一方面,广大的农民却没有土地。
拉丁美洲的大庄园制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统治时期的产物。远在十六世纪,侵入拉丁美洲的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一方面残酷地屠杀土著印第安人,另一方面通过“瓜分”或者国王的“钦赐”,掠夺他们的土地,并按照他们自己国家的模样,在西半球建立了封建制度,这样就出现了大庄园。到十九世纪初,拉丁美洲摆脱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统治,相继建立二十个国家之后,除了海地因为是由奴隶起来进行的革命把大庄园制摧毁以外,其他国家由于独立运动领袖自己就是大庄园主,不但没有解决土地问题,而且土地集中的过程继续在发展。特别是在美国垄断资本侵入拉丁美洲以后,集中的程度就更加严重了。
目前,拉丁美洲各国土地集中的情况是惊人的。本地大庄园主和外国(主要是美国)垄断资本竟占有拉丁美洲三分之二以上的耕地,其中拥有六千公顷以上的庄园主只占拉丁美洲农户总数的1.5%,但是占有的土地达整个大陆耕地面积的二分之一以上。农民虽然占拉丁美洲总人口的70%,但70%以上的农户却是没有土地的佃农。在革命胜利前的古巴,占土地所有者1.5%的大庄园主拥有全国耕地面积的46%以上;而70%的农户占有的土地不到全国耕地面积的12%。在委内瑞拉,占土地所有者1.69%弱的大庄园主拥有全部农业土地面积的74.48%;占农户80.62%的小土地所有者(拥有一公顷到十公顷土地)只拥有农业土地面积的3.79%。在智利,占土地所有者0.74%的大庄园主拥有全部耕地面积的45.3%,而64%的土地所有者只拥有12%的耕地。在巴西,只占全国农业人口1.6%的大庄园主拥有了全国一半以上的土地,而九百万农民却根本没有土地。在巴拉圭,43%的土地属于二十五个家族所有,一百七十六个大庄园主差不多占有了全国90%的土地,而75%的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在尼加拉瓜,三百六十二个大庄园主(主要是独裁暴君索摩查家族)占全国三分之一的耕地;而只拥有小块土地的二万六千农民只占有可耕地的5.62%。
美国公司是最大的庄园主
拉丁美洲各国半封建土地关系的另一个特点是,美国垄断资本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大庄园主。它们在拉丁美洲各国掠夺了大片土地和地下资源。例如,被称为“绿色魔鬼”的联合果品公司,在中南美八个国家就占有土地二百五十万公顷,在一些国家内成为“国中之国”。在革命胜利前的古巴,全国25%的耕地和75%的肥沃土地都掌握在美国垄断资本的手里。在阿根廷,美国企业金氏牧场勾结阿根廷大庄园主,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的北部占有了两万五千公顷的土地。在弗朗迪西就任总统后,由于他根本背弃实行土地改革的诺言,阿根廷的土地正在迅速向大庄园主和美国公司手里集中。有一家美国公司在1958年通过各种手段在阿根廷购买了三百万公顷的土地,等于阿根廷几个省那样大,而在这些土地里蕴藏着全国最丰富的铀矿层。1959年,美国垄断资本又在阿根廷购置大量土地,同美孚油公司有联系的康尼公司购买了一百九十二万三千公顷的土地,金氏牧场购买了五万公顷的土地。在巴西,美孚油公司和美国其他垄断组织控制着四百八十多万公顷土地的租让权。这些土地都是用巧取豪夺的手段得来的,有一些地方甚至是用强盗式的掠夺手段得来的。
土地高度集中的恶果
土地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大庄园制给拉丁美洲各国带来了极其严重的恶果。
第一,大庄园制严重地束缚了生产力,妨碍了农业技术的改进。拥有大片土地的大庄园主,主要通过中世纪的实物地租、劳役地租、中间人制度、高利贷等手段,残酷地剥削租种土地的佃农而发财致富,并不热心于改善农业的经营。至于贫苦的农民和佃农,也由于缺乏资金和土地并不属于自己,既无力也不愿进行农业技术的改进。这就使拉丁美洲各国的农业技术非常落后。例如,在巴西,70%的农户既无拖拉机也没有畜力。在巴拉圭81.2%的土地所有者没有铁犁,59%的农民没有任何农业工具。
第二,大多数大庄园主都经营利润更大的畜牧业,而只有少数经营农业;而美国垄断资本所占有的大部分土地只是为了开采地下资源,只有一小部分土地耕种,因此,大庄园主所占有的大部分土地都荒芜着。例如,在委内瑞拉全国六千九百万公顷的可耕地中,用来耕种的只有七十万公顷。巴西全国土地有二分之一适于耕种,但实际耕种的土地只有1.6%。
第三,由于农业技术的落后和大量土地的荒芜,必然使拉丁美洲各国的农牧业日益衰落,产量不断下降。例如,乌拉圭的小麦产量,从1952—1953年每公顷九百公斤下降到1957—1958年的七百六十八公斤;玉蜀黍的产量在阿根廷下降28%,巴西下降12%,智利下降13%。
农业的日益衰落使拉丁美洲各国的粮食不能自给,不得不花费巨额的外汇从国外主要是从美国进口。例如,巴西小麦约70%从国外进口,为此用去占进口总值10%—15%的外汇;玻利维亚每年进口粮食三千万美元,占进口总值的一半左右。这种情况大大妨碍了发展工业所必需的资本积累。
第四,大庄园制的残酷剥削和农业生产水平的低下,使占拉丁美洲人口总数三分之二强(达十二亿多人)的农业工人和农民在饥饿线上挣扎。例如,革命胜利前的古巴农民,每年不得不把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收成交给大庄园主,而维持着最低的生活水平。在大种植园工作的农业工人的生活更要悲惨,绝大多数人在一年中只有四个月的工作。在不少国家,有一半居民处于半饥饿状态。由于广大农民购买力的低下,造成国内市场的狭小,阻碍了民族工业的发展。
第五,美国垄断资本掠夺和控制拉丁美洲各国经济的主要支柱是各国的大庄园主。他们勾结在一起,顽固地阻挠拉丁美洲社会经济进步。突出的表现是,为了榨取巨额利润,美国垄断资本人为地把拉丁美洲国家造成畸形的单一经济作物制。
美国是实现土地改革的最大敌人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在拉丁美洲,要求改变大庄园制的土地关系已经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强大潮流。它不仅是广大工农群众的迫切要求,民族资产阶级为了本身的发展,也都希望改变大庄园制的土地关系。
本世纪以来,在进行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拉丁美洲国家中,例如墨西哥和玻利维亚政府也曾企图实行过土地改革。但总毫无例外地受到美帝国主义的阻挠和破坏。
在这方面,特别应该提到的是危地马拉的例子,危地马拉阿本斯民主政府在1952年6月曾颁布土地改革法,用“土地改革公债券”的方式,征购大庄园主和外国公司所占有的荒芜土地以及超过一百八十公顷的出租土地和三分之一面积未经耕种的大庄园的土地,并把这些土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阿本斯政府这个比较彻底的土地改革引起了美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1954年6月,阿本斯政府被推翻,危地马拉土地改革的成果也就被破坏了。
古巴的土地改革
目前,古巴进行的土地改革是拉丁美洲土地改革史中最富革命性的土地改革。古巴在1959年5月17日颁布的土地改革法,规定废除大庄园制,取消封建剥削,禁止外国人占有土地,并把土地无偿地分给农民。被征用的土地在赎买的基础上以“土地改革公债”支付地价,期限为二十年,年利不超过4.5%。一年以来,古巴革命政府不顾美国的横暴干涉,坚决进行了土地改革工作,并依法征用本国和外国大庄园主的土地。十个月来,在全国能利用的(城市、道路、沼泽和其他不能利用的土地除外)六十七万六千三百九十卡瓦耶里亚(一卡瓦耶里亚等于二百零一点四五中国亩)的土地中,已经有三十万三千五百三十九卡瓦耶里亚实行了土地改革。古巴政府规定今年为土地改革年,将消灭包括甘蔗园在内的大庄园。土地改革后的土地由农民进行个体或集体生产。集体生产的形式包括在被没收的反革命分子庄园基础上建立的特别合作社,由分得土地的农民组织的普通合作社和国营农场三种。由于执行发展多种作物的计划和农民在土地改革后生产情绪的提高以及技术设备的增加,许多原来从美国进口的稻米、蔬菜、棉花、大豆等作物的播种面积和产量都增加了,这就为改变古巴单一作物制打下了基础,并使古巴的农业通过合作社进入计划化和巩固阶段。
实行土地改革是古巴革命目前阶段的主要内容,它已经给古巴经济带来了很大好处。1959年的国民收入比1958年增加了17%。由于提高工资,降低房租和水电费以及建立没有中间人剥削的人民市场和人民商店,农民和农业工人的生活水平正在提高,过去大多数农民一年有八个月失业和半失业的现象正在消除。
实现土地改革是不可阻挡的洪流
最近一年来,在古巴土地改革的影响和鼓舞下,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争取解决土地问题的斗争有了新的发展。1959年9月,哥斯达黎加议会通过一项将于1960年颁布的土地法应该贯彻执行的一般原则。这些原则包括:重新测量一千公顷以上的大庄园,以便没收那些隐瞒的土地,无偿地分给无地的农民;把那些以私人和法人名义登记而自己不能耕种的土地收归国有,发给二十年内支付的补偿费债券,而把这些土地无偿地分给农民。国家并向分得土地的农民提供贷款、种子和农具,使他们能够从事耕种。这些原则的执行将剥夺掉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占有的许多土地。哥伦比亚农业部在今年1月间也作出了决定,调查和征用一个拥有十二万公顷土地的“巴伦瑞拉”庄园,把这些荒芜了二十五年之久的土地分给农民。委内瑞拉总统在今年3月签署执行由国民大会批准的土地改革法。这项法律规定把国有土地和由国家征用的没有生产效能的大庄园的土地,分给农民;农民在取得土地时得付一定的价款。尼加拉瓜、巴拉圭、多米尼加的反独裁军和统一战线组织,都把实行土地改革作为斗争纲领的主要项目。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委内瑞拉等国许多地方还发生农民夺取土地的斗争。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古巴、智利、哥伦比亚、巴西和委内瑞拉的全国性工会组织都通过加强工农团结和实现土地改革的决议。在乌拉圭、智利、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工农联合的共同行动日益频繁,农民运动也有了新的发展。
这些事实都表明,尽管美帝国主义对古巴的土地改革暴跳如雷,想尽一切办法加以干涉和破坏,并且妄图建立一道“防疫线”,以阻挡拉丁美洲其他国家走古巴的道路,但是,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争取改变土地关系的斗争是阻挡不住的。拉丁美洲各国的大庄园土地制度,必将同美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一起淹没在这个日益强大的革命洪流里。


查看完整版本: [-- 拉丁美洲的土地问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