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从根本上认识美帝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9年08月 -> 从根本上认识美帝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樊弘 1949-08-31 00:00

从根本上认识美帝

第2版()
专栏:

  从根本上认识美帝
北大教授 樊弘
美国是一个独占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国家。无疑的,美国的一切外交政策均必要以保持和扩大美国的独占资本的再生产为目的。美国是否能够做到既不采取资本侵略的政策,而亦可以维持美国的独占资本于不坠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依据资产阶级经济学者柯蒲兰特(Douglas Copland)教授的估计,美国的独占资本主义,虽然在生产上已创造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纪录,可是,在销路上,确是狭窄万状。他在一九四七年九月来北大演讲说:“在此刻,美国每年的出口货约为二○○亿美圆,但入口货约值八○亿美圆。如果外国想要继续买进美国的货物,那么,这个一二○亿美圆的大缺口便必要能弥补。如果这个缺口不能以某种形式的美圆的供给来弥补,那么,外国用以买进美货的美圆必感缺乏,出口货必致减少。如果美国的出口货每减少十亿美圆,假令美国国内的需要不变,那么,美国至少便将有一百万工人的失业。”(原文载于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北平英文时事日报第二版)这一段话明白表示,美国政府如不向外攫取投资地,并向外国继续投资,使得外国能以美国所放借的美圆来买美国的出口货,那么,美国的一二○亿美圆的剩余物资便将无法销售,同时美国便将有千万人以上的失业。这即是说,美国的独占资本主义便将为突然的崩溃。由此可见,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无论穿上什么美丽的糖衣,他必要以攫取投资市场为目的。
但美帝又是否能够做到既不干涉中国内政而亦可以夺取中国的投资市场呢?这点可分两个阶段来说明。在中国被压榨的工农大众尚未觉醒以前,美国倘来中国攫取投资的市场,虽然也可遇着民族资本家们的反抗,但因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们的实力不强大,美国政府只须利用现存的封建政府作工具,来镇压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们的反抗,并接受美帝所加的不平等的条约,以便利美国对华输出的增加,或投资的增加,不问中国统一也好,不统一也好,美帝的投资的目的也可一样的到达,美帝自然不觉有何公开干涉中国内政的必要。在辛亥革命前后,美国的政府端在扶植中国的昏庸无知的满清政府或北洋军阀政府,来作侵略中国的桥梁。满清政府或北洋军阀政府既然可以苟且偷生的存在,美帝于是乐得高唱不干涉中国内政的原则,以达侵略的目的。这便是美国的虚伪的高唱不干涉中国内政的原因。这即是说,在辛亥革命前后,美帝虽在暗地的干涉中国的内政,但尚没有把他公开,说他必要干涉中国的内政。
可是在中国的无产阶级既觉醒后,情势已经大有改变,即美国的独占资本家阶级,如欲继续到中国来从事资本的侵略,此时,他们所遇着的反抗便不仅是软弱无力的民族资本家阶级,并且是强壮有力的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从美国独占资本的立场,美国政府如果再采不干涉主义,那么,伴着无产者阶级革命的成功和巩固,他的侵略的外交的政策便非失败不可了。因此美国政府也就很干脆的抛弃了他的不公开的干涉中国内政的原则,转作积极的公开的干涉中国内政的主张了。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致杜鲁门总统的信函上说,“正在此点上,美国对华政策上两个基本原则——不干涉中国内政以及支持中国之统一与领土完整便发生了冲突”。他于是采取了公开干涉中国内政的步骤。为什么美国要公开的宣言说他要干涉中国的内政呢?很明显的,是因中国的工农阶级的觉悟程度日高,以为单凭中国反动政府的力量绝对不足以击退中国革命的高潮,其结果势将有碍于美国独占资本主义向外的膨胀。因而妄想以各种的武器来帮助中国的反动的蒋政权,以图打垮中国的革命的政权。除非美国的经济制度由独占的资本主义制度进化而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他之要继续干涉中国内政,以维持美国的独占资本的保存和扩大,乃是一种无可置疑的事。
但这干涉能够成功吗?他不但不能成功,反必造成美国独占资本主义的颠覆和绝灭。为什么说一定不能成功呢?因为美国现在所急欲制造并扶植的反动势力,乃是他们所说的民主个人主义。但中国果有民主个人主义么?假如说有,那么,民主个人主义所代表的究竟是些什么阶级的利益呢?在中国人口之中,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是农民大众。约占百分之十的是工人阶级。他们绝不相信民主个人主义,但相信“人民民主专政”。在蒋政权未崩溃前,虽有少数所谓“自由分子”,实则尽是“武断大师”,他们虽曾公开宣言他们要做民主个人主义的信徒,但在蒋政权既瓦解后,即这少数的自由分子,因为环境的变迁和自我的觉醒,其中大多数亦已逐渐放弃他们昔日所相信的民主个人主义,转而相信“人民民主专政”了。而且我敢断言,他们的转变完全是出于思想的自发的改造,绝非由于其他的任何外在的原因。因为人民民主专政,不但具有民主个人主义的好处,而且超过了他的发展,莫怪他们要放弃民主个人主义转而相信人民民主专政了。真正的民主个人主义乃是十九世纪初叶欧美新兴的资本家生产制度的产物。从欧美返国的留学生虽把民主个人主义的意识带到中国来了,但他们却从没有把十九世纪初叶欧美新兴的资本家的生产制度,也一样向中国输入。江南有橘移至淮北,虽不为橘,尚且为枳。欧美的民主个人主义移到中国,因为缺乏资本家的生产制度作依据,竟成一叶断线的风筝,为时没有好久,现在几连形影都不见了。民主个人主义既不见了,但美国尚愿给以经济和军火的援助,那么,这些军火和经济的援助,结果岂不是又要变成了一批批的支援中国人民革命势力的武器么?尚何成功之有?
但何以又说这种干涉主义一定要造成美国独占资本主义自己的颠覆和灭绝呢?这个道理也极其明显。依据经济学家卡勒兹岂博士的估计,美国独占资本主义虽然增加了美国的劳动生产力,但却歪置了美国国民所得的分配。从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三四年之间,美国工人阶级的所得只占全部国民所得的百分之三十六左右。大不列颠比较美国的劳动生产能力低,但在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三五年之间,大不列颠的工人阶级的所得,反占全部国民所得的百分之四十三上下(Kalecki Economic Flucluations P.16—17)美国工人的物质享受虽比大不列颠的工人阶级更高,但美国工人阶级的精神苦痛则比大不列颠更大。因为美国的工人阶级的相对工资实比大不列颠更低,或相对的贫困程度更大。美国工人阶级的相对贫困程度已经够大了。设使美国的独占资本家阶级的对外投资计划成功,那末,美国的独占资本家阶级的相对的所得势必更多,同时美国的工人阶级的相对工资势将更低。随着美国工人阶级的相对工资的越见降低,美国独占资本家阶级在对外侵略上所得的劳苦大众的支援势将越少。一旦世界战争爆发,美国工人的阶级势难再向剥削他们自己和奴役世界的独占资本家阶级的利益而流血,这是极明显的。再从被剥削的异民族来说,例如朝鲜与中国,他们业已饱尝美国独占资本主义剥削的滋味,他们决心要以民主联合的武器将美帝的侵略主义逐出国门之外,其结果将是美国出口货物的数量更将往下再降低。一旦美国的出口货缺乏适当的市场,美国的工人的失业更将激增。失业激增,工资锐减,工人阶级对独占资本家阶级怨怼的程度势将更高。外失同情,内乏支援,独占资本的再生产过程势将往下萎缩。而且现在已经在萎缩了。除非美国的独占资本家阶级灭亡,美国人民大众不能幸存。所以,我说,美国的积极干涉的政策终必造成美国独占资本主义自己的颠覆和灭绝。
但美国的独占资本主义绝对不能不为一种垂死的挣扎,来延长他自己的寿命。这个挣扎的方法,就是转移他们剩余的劳动生产力来制造战争的武器。在战前的一九三九年美国军费支出只占政府预算底百分之十三。在战后的一九五○年美国国防支出达一四○亿圆以上,占整个预算底三分之一而有余。这就是美国在战后进行军国主义化——扩张军备及实施普遍军事训练的成果(人民日报三十八年八月五日第四版柯伯年所述)。现在美国的经济危机正在加深,军国主义势将更要往上扩充。
但我们怕不怕呢?不,绝不。因为美国所持以威胁世界的武器大半就是原子弹。试问原子弹的破坏威力大到什么程度呢?依据英国原子能顾问委员会委员,去年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物理教授勃拉开特(Prof Blackett)在他的名著“原子能及其军事和政治上的后果”(Atomic energy and its mililary and p litical conseqience)一书上所作的估计,一颗原子弹的实际炸毁力约等于二千颗普通炸弹。他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为例,英美投于德国的炸弹,约为一百三十五万吨,共炸死了五十万人。但也并没有真正折损了德国的作战力(例如倘以一九四○年德国军火生产为一○○,则一九四二年为一四六;一九四三年为二二九;一九四四年更达二八五。其他飞机产量亦同样增加,此处不另举数字)。这一百三十五万吨的普通炸弹相当于六百七十五颗原子弹。纵令战后原子研究已有进步,至少也得相当于四百颗新型原子弹!所以原子弹的威力并不是神秘莫测的(见中建半月刊三十七年十二月五日冯宾符所引)。中国比德国大十倍多而且产业是分散的。美帝纵令就向中国投下四千颗原子弹,难道他就可以有把握的说,他不会遭致最后的失败吗?
而且美国工人阶级恐怕绝不愿意帮助美国的独占资本家阶级——他们自己的敌人,从事侵略的战争。现在和平的阵营已强大,美国又充满着不可克服的矛盾,我们理应对美帝无所恐怖。在他方面我们但求以一种坚苦卓绝的精神与世界以平等待我之国家,互相帮助,共同的向着生产建设之途,手牵手的迈步而进。美帝好比一个狰狞可憎的僵尸,我们只要能够躲闪开,让他扑空一次,他的尸身立将倾覆。


查看完整版本: [-- 从根本上认识美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