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南方捷报〔相声〕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5年06月 -> 南方捷报〔相声〕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65-06-22 00:00

南方捷报〔相声〕

第6版()
专栏:

  南方捷报〔相声〕刘宝瑞 吴 捷
甲:跟您领教点儿事。
  乙:什么事啊?
  甲:你说世界上所有的动物数那种动物的胳膊最长?
  乙:那就得说猴儿。
  甲:嗯,不对。
  乙:猩猩。
  甲:不算长。
  乙:象。你看它那个(手势)噢,那是鼻子长。那我不知道了。那么您说什么动物胳膊最长?
  甲:美国佬胳膊最长。
  乙:美国佬?它胳膊有多长?
  甲:一赤多长。
  乙:一尺多长。(谐音)
  甲:我说是一赤多长。
  乙:什么叫一赤多长哇?
  甲:就是有一条赤道那么长,它的魔爪几乎是伸向世界各个角落。他(贯口)伸向越南,伸向印度支那;伸向我国台湾,伸向东南亚;伸向巴勒斯坦,伸向西亚;伸向刚果(利),伸向阿非利加,伸向欧罗巴;伸向拉丁美洲,伸向多米尼加。你说他的胳膊长不长?
  乙:他伸那么长干嘛呢?
  甲:干嘛?抢啊。
  乙:它都抢什么了?
  甲:抢经济、抢资源、抢文化、抢政权,什么都抢。
  乙:现在世界人民都觉醒了,谁还让它抢哇?
甲:就算这些都抢不着,它还能抢个鼻青脸肿呢?
乙:噢,净挨揍哇!
甲:啊,美帝国主义到处挨揍。在朝鲜把它揍得鼻青脸肿,到了南越又被打得头破血流。到现在为止大大小小挨揍的回数都没法统计了。
乙:哎,美帝不是搞什么泰勒—斯特利计划、麦克纳马拉计划;还有各种战术:什么“油点扩散战术”,
“墨渍战术”,“直升飞机战术”,“两栖战车战术”。
甲:那不叫战术,那叫“战输”,就是战一回输一回。
乙:对,那叫战输,越战越输。
甲:可是它还是越输越把大批武器运进南越。
乙:都运进什么武器?
甲:有大炮、炸弹、坦克车、有汽艇、炮舰,有轰炸机、战斗机,B1—B2—B57这些东西运到那儿,全回不去。
乙:嘿!都给留在那儿啦。
甲:美帝运来的武器,除了打毁炸毁了的,一批又一批送给南越人民了。
乙:它专门搞运输哇?!
甲:就是呀,在旧中国蒋介石当运输大队长,在朝鲜李承晚当运输大队长,美国佬瞧他们都是大笨蛋,干脆这回运输大队长自己当。
乙:噢,他当这大笨蛋啦?!
甲:他当上运输大队长是加紧运,加紧输,运输,运输,运来就输。
乙:运来就输,它干嘛还运呢?
甲:帝国主义反动派就是这样的,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这是他们的规律。
乙:噢!
甲:人民的斗争也有规律,它是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到胜利,越战越强。
乙:南越人民的武装斗争力量是越来越强大,到了现在已经解放了五分之四的土地,解放区的人民已经有了一千多万。美帝在那儿是焦头烂额伤亡惨重。
甲:从去年十月以来,南越人民在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下,就打了许多次大胜仗,头一次就是边和大捷。
乙:边和不是美国在南越最大的空军基地吗?
甲:是呀。边和藏着大批的B—57型喷气式轰炸机、机场周围封锁的非常严密。
乙:噢,它机场封锁得很严密呀?
甲:里里外外有三道封锁线。
乙:第一道是什么呀?
甲:“战略村”,它把许多老百姓集中在那儿,让南越人民用生命来保护它的安全。
乙:这法子够毒辣的!
甲:可是这道封锁线最好过,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子弟兵一到人民就把他们送过去了。
乙:好,第二道封锁是什么呀?
甲:碉堡群。里边儿都是伪军防守,只有一个指挥是美军顾问。解放军用巧妙的办法摸进了第二道防线。解放军用巧妙的方法首先抓住美军顾问,让他命令伪军缴械投降。
乙:哎!这好,第三道是什么?
甲:第三道最难破。有五条壕沟,壕沟里边埋着铁蒺藜,壕沟上边儿拉着铁丝网,铁丝网上还挂着自动信号弹。一碰铁丝网,它就上天,自动报信。
乙:不能碰,那怎么破呀?
甲:没关系,让美国顾问给机场里边儿打电话,叫他就说要试试信号弹灵不灵。
乙:你让他打他就打啦?
甲:啊,让他打他就打,让他怎么说就怎么说。
乙:他怎么那么听话呀?
甲:那不,那枪对着他脑壳嘛?机场里边儿一听:“可以试验”。解放军抬着跳板,往铁丝网上一砸,突!突!突!突!信号弹全飞了,机场里边儿的军官还乐呢?“嗯,很好!我们的信号弹灵得很,这样解放军就来不了啦!“咣!”“噢!来啦!”
乙:早就来啦!
甲:跟着就是万炮齐发。这些炮弹都争先恐后地互相赛跑。
乙:炮弹还赛跑哪?
甲:这些炮弹都是缴获美国的,你想,美国炮弹找美国佬,特别亲热,都想早点儿尝着家乡风味儿。
乙:家乡风味?
甲:给美国佬来个大会餐。
乙:这回可热闹了。
甲:一共才用了半个钟头,敌人伤亡惨重,解放军安然转移。
乙:打得真漂亮。
甲:这是第一个大捷。后边儿一次比一次战果更辉煌。安老大捷,平也大捷,波来古大捷,归仁大捷,心脏大捷……
乙:心脏大捷?
甲:啊,就是在西贡敌人心脏里的大爆炸。
乙:炸得好!
甲:先炸的是西贡市中心的美国军官宿舍。这个宿舍是七层大楼。他们认为大楼的位置选得最安全啦!
乙:什么地方?
甲:前边司令部,后边儿宪兵队,左边儿警察局、右边儿消防队。
乙:想得够周全的。
甲:他们还怕不安全,外边儿修了十几米高的围墙,围墙上有电网,四角有岗楼,架着轻重机关炮,开着探照灯,还有警笛,警犬警铃,警钟,墙外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摩托车巡逻来回绕。就连美国人动转挪移,都得看通行证。
乙:真够严密的。
甲:他们认为万无一失。就在他们的圣诞节前夕,美国军官放假一天,随便玩儿啦!有吃喝玩乐的,有想家犯愁的。还有几个跪在那儿祈祷,求圣诞老人给他们送点儿礼物来。
乙:送来了吗?
甲:圣诞老人没给送,南越人民给送来了。
乙:什么礼物?
甲:定时炸弹。
乙:?!定时炸弹哪!
甲:玩的最热闹的时候轰隆一响,再看这七层大楼可热闹了。一楼的地基塌陷了,二楼完蛋了,三楼炸烂了,四楼看不见了。五、六、七一个角没炸,它里边的人可乱了。
乙:怎么乱了?
甲:没楼梯下不来那搭拉着哪!
乙: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掉下来哪!
甲:心里净剩害怕了,越害怕越哆嗦,越哆嗦劲头儿越大,哆嗦,哆嗦,哗啦!也掉下来了。那半边解决啦,那半边还有人哪!有个没炸死的大官是一位将军叫特帕斯。
乙:叫什么?
甲:叫特—帕—斯。
乙:噢,特怕死呀!
甲:哎,他赶紧叫人搜寻越共捉拿奸细,所有走动的人都要看通行证,问口令,还让赶紧调一排美国兵,进来保护这间屋子。
乙:怎么保护哇。
甲:开来一排美国兵,刚一进屋,他拿出手枪来就问“口令”!
乙:这也问口令?
甲:他害怕呀,可一答口令他更害怕了。
乙:为什么呢?
甲:这天他发下的口令是“解放军”三个字。
乙:干嘛发这个口令啊?
甲:他那个意思让大家提高警惕,别忘了有解放军,解放军一来,就全活不了啦!
乙:噢,这么回事。
甲:一排美国兵齐声回答:“解放军!”他一听这口令就把枪扔了,两手就举起来了。
乙:不是口令吗?
甲:他一投降不要紧,当兵的学当官的噼哧叭嚓,把枪全扔了,都举起手来了。
乙:全投降了?!
甲:啊,好几十人举着手呆若木鸡,弄了半天那个官儿才醒过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跟着到外边投降去!”说着话他头一个举着手就出去了,在破楼里转了个圈儿,没找着接收的又回来了。
乙:这份儿德行,回来怎么办哪?
甲:赶紧把这次事件的损失和伤亡的人数报告顾问团总部最高的将军拉特曼,拉特曼将军指示说:“特帕斯将军,这个事件是不幸的,但是,我们是不怕的。这样的爆炸绝吓不倒我们美国军人!”
乙:还吓不倒哪?!都炸倒了!
甲:特帕斯说:“是,我们现在不怕,可是大楼已经塌了半边儿了,现在住在里边儿更不安全了,怎么办?”拉特曼说:“不要紧,带着你所有的人,带着没死的人,死的就别带了,搬到我们这里来住。顾问团总部它是非常安全的。”这时候就听电话里轰隆一响,拉特曼还嚷哪:“你们不要来啦,我这儿也爆炸啦!”
乙:这儿也爆炸啦?
甲:两人一商量,这两个地方都不安全。干脆搬到大使馆住去吧!一个人带着一批剩余官员直奔大使馆。
乙:什么叫剩余官员哪?
甲:就是没炸死,剩下可又多余的官员。
乙:干脆叫剩余物资就得了嘛。
甲:是呀,这批剩余物资到了大使馆,副大使阿·约翰逊接见了他们:“敬爱的先生们、女士们,事件已经发生了,我想今后还会发生,死去的人嘛已经死了,虽然难过,反正也活不了了。”
乙:多新鲜哪!
甲:“他们完成了总统交给他们的使命!你们没死的应该好好休息,因为你们还没有完成使命。”
乙:那还不快呀?!
甲:给他们吃了安眠药,服了镇静剂,他们就全睡了。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副大使起来就问:“仆欧!他们那两批人休息的怎么样了?”“报告大使先生,他们休息的很好!”“好!不要惊动他们,让他们尽量休息吧!”
乙:对喽!都吓坏了吗?
甲:到十点钟,大使又问:“仆欧,他们休息的怎么样了?”“报告大使先生,还没有起,休息的很好。”“好,让他们继续休息吧!”
乙:继续休息。
甲:八点钟问一次,十点钟问一次,到了十一点……
乙:又问一次。
甲:没有,十点五十分大使馆也被炸了,一下子炸死炸伤一百多人。副大使阿·约翰逊的办公室全炸碎了。他受了伤可没炸死,别瞧这样,他坐在那儿是一动不动。
乙:怎么?
甲:吓死过去啦!呆了半天仆人进来:“副大使先生您怎么还在这儿哪?”这一下才醒过来。头一句就问:“仆欧,他们休息的怎么样?”“报告副大使全炸死了。”“好!让他们永远休息吧!”
乙:永远休息啦!


查看完整版本: [-- 南方捷报〔相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