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朵新花——芭蕾舞剧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5年06月 -> 一朵新花——芭蕾舞剧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缪俊杰 1965-06-28 00:00

一朵新花——芭蕾舞剧

第6版()
专栏:

  一朵新花——芭蕾舞剧
  《白毛女》本报记者 缪俊杰
上海市舞蹈学校编演的大型现代芭蕾舞剧《白毛女》,在今年“上海之春”音乐会演出时,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最近,这个学校师生以精益求精、不断革命的精神,认真研究了各方面的意见,进行了艺术总结,并观摩学习了优秀京剧《红灯记》、《沙家浜》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原来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加工修改后,再度公演。这出舞剧突破了各种洋框框,古套套,让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昂首阔步跨上了芭蕾舞台,使芭蕾舞艺术在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芭蕾舞剧《白毛女》是根据同名歌剧改编的。歌剧《白毛女》是产生于民主革命时期的优秀剧作,它为广大群众所热爱,影响深远。但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愈来愈发展、深入的今天改编这部作品,由于时代的不同,应该突出和强调的思想,自然也应该有所不同。芭蕾舞剧《白毛女》的编导者立足于当前现实,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既力求保持原著的特色,又使作品更深刻地揭示当时的历史的本质。
在这出舞剧里,作者首先突出了阶级斗争和武装革命的观点。作品以喜儿一家的遭遇为线索,表现了我国民主革命时期农村的阶级斗争,歌颂了农民群众的反抗斗争精神,它不仅揭露了旧社会的黑暗和地主阶级的罪恶,而且还指出地主阶级残酷的剥削和压迫,必然激起广大农民群众的革命反抗。这种歌颂被压迫群众的反抗和武装斗争的主题,在许多场景中通过人物的塑造,生动地体现了出来。剧中杨白劳的一家事实上是民主革命时期中国贫农形象的缩影,因此,舞剧改编者根据毛主席对农民的英明分析,对杨白劳、喜儿等形象作了新的艺术处理,突出了他们作为受压迫最深的贫农的反抗精神和革命要求。在第一场中,地主黄世仁和狗腿子穆仁智设下毒计,登门逼债,杨白劳这个刚强的、胸中燃烧着对地主阶级仇恨怒火的老人,同他们展开了正面的冲突,他拿起扁担,奋起反抗,英勇斗争而死。喜儿也是在经过英勇斗争暂时处于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被抢走的。喜儿到黄家之后,黄母的凶残并没有使她屈服,反而激起了更深的仇恨,她敢于在煞气森森的“积善堂”怒打黄世仁。逃出黄家之后,荒山野岭的非人生活,没有熄灭她的阶级复仇的烈火,当她在奶奶庙遇见不共戴天的仇人以后,胸中的怒火也象火山一样爆发了。在戏里,一个受尽压迫和摧残,然而始终刚强不屈的贫农女儿的形象鲜明地树立起来了。大春的形象也大大加强了,他怀着阶级的仇参加了八路军,成了一个革命战士,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里锻炼成长,又把革命的优良传统带到家乡,领导着家乡的群众翻身闹革命。整部作品革命斗争的气氛都得到了加强。
芭蕾舞剧《白毛女》不仅在内容上有了这样的革新,而且在表演艺术上也作了许多大胆的探索和革新,朝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方面跨进了一步。它一方面保留了芭蕾舞剧艺术的一些基本特色(如用足尖舞蹈等),采用了它的独舞、双人舞、群舞等表演形式,另一方面又根据内容的革命化要求和工农兵的审美习惯,对芭蕾艺术进行了改造。例如,编导者大胆采用了歌舞结合的形式,每一场都用大段的伴唱来帮助揭示主题和人物性格,渲染舞剧气氛,加强艺术效果。又如,编导者从我国民族舞蹈、民间舞蹈、古典舞蹈、传统戏曲、歌剧以至武术中吸取了大量的营养,丰富了芭蕾的表现手段,提高了它的表现现代生活的能力等等。
芭蕾舞剧《白毛女》由于它在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方面取得了这些可喜的成就,所以获得了各方面的好评,首先是得到工农兵观众的热烈赞扬。国棉七厂老工人许小妹说:“这次看了芭蕾舞剧《白毛女》甚为激动,这叫我想起了过去,也更懂得了今天的幸福,我觉得这样的好戏应该多编多演,它能叫我们不忘记过去的深仇大恨,叫自己的眼光看得更远,看到自己还有建设社会主义、大搞社会主义革命的责任,还有帮助世界上阶级兄弟取得解放的义务;叫自己永远心靠着党、紧跟着毛主席走”。国棉九厂艺徒杨惠娟说:“看了芭蕾舞剧《白毛女》以后,使我们这些年轻人懂得,要提高警惕,一方面要积极生产,一方面更不能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努力在三大革命运动中,使自己革命化,把自己锻炼成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将世界革命进行到底。”青浦县徐泾公社贫农社员裘云龙说:“《白毛女》编得好,演得生动,充满阶级感情,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斗争志气,对我们很有教育意义。”松江县新五公社贫农社员戚永芳说:“我从来没有看过芭蕾舞,担心看不懂。看了以后,很受感动,使我懂得时刻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上海文艺界人士和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剧团的同志看了演出后,也热情洋溢地赞扬这个舞剧在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道路上所取得的成就,认为年轻演员们在表演上所取得的成绩是难能可贵的。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班学生、僮族青年石寿坚说:舞剧《白毛女》将外国的芭蕾舞加以改革同民族的特色相结合,使它为社会主义政治服务,对我们发展本民族的音乐有很大的启发和鼓舞。
芭蕾舞剧《白毛女》也得到在上海访问的越南、日本、法国、英国等国家的外宾,其中包括外国的芭蕾舞艺术家的赞扬,他们看了演出后,有的赞扬这么年轻的人能演这样大型的舞剧,而且演得很出色。有的说,从这个剧的演出看到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光辉。有的还肯定舞剧伴唱很有意义,认为这样能更有力地表达内容。有的外宾看到第六场喜儿高唱着“太阳就是毛泽东,太阳就是共产党”的歌词,迎着太阳,走出山洞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有的外宾还说,看了演出,使我更清楚地知道了芭蕾舞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也可以作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武器。


查看完整版本: [-- 一朵新花——芭蕾舞剧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