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不夜城》挖的是什么“宝贝”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5年06月 -> 《不夜城》挖的是什么“宝贝”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黎晨 1965-06-30 00:00

《不夜城》挖的是什么“宝贝”

第6版()
专栏:

《不夜城》挖的是什么“宝贝”
  黎晨
影片《不夜城》里出现的正面人物之一林琰讲过这样一段话:
“文琤,你不了解,我们这个社会是个怎样的社会呢!就象勘探队能找出地下的宝贝,我们党能把所有人心里的宝贝都挖出来。资本家有什么?我们党能把他们带进社会主义社会!”
这位正面人物的话实际上集中表达了编导者的思想。我们姑名之为“挖宝”论,其内容是:“所有人心里”都有“宝贝”,资本家的心里也有“宝贝”,资本家虽然剥削、残害过工人,但这没有什么,只要党和工人阶级挖出他们心里的“宝贝”,就能“把他们带进社会主义社会”,而社会主义社会就是一个要在“所有人心里”“挖宝”的社会。
那么,这“所有人心里”都有的“宝贝”,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影片怎样通过“挖宝”把资本家“带进社会主义”的吧!
影片描写资本家张伯韩在五反运动中“彻底坦白”了,接着又接受了公私合营。按照编导者的说法,他是被党和工人阶级“带进社会主义”了。本来,五反运动和公私合营都是严重、激烈的阶级斗争,但在影片里,我们丝毫也闻不到阶级斗争的气息。张伯韩的“彻底坦白”和接受公私合营,一没有工人阶级同他进行阶级斗争,二不是经历了尖锐的阶级斗争被迫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相反地,这一切都被写成工人乃至资本家的妻子向资本家进行人性感化的过程,什么“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爱惜工人是天大的罪过”,“工人阶级是不记私仇的”(实为阶级仇恨),“你何苦在钱上闹出这些事情来”等,影片中充塞这类“以情感人”的呓语,这么一来,仿佛唯利是图、残酷掠夺,并不是资本家的本性,他原有一颗“人心”,能够“爱惜”工人,并不唯利是图,而追求金钱反给他带来了不少坏处,如此等等。正是在这些说教和感化下,资本家“彻底坦白”了,在被他残害过的工人面前“痛苦”而“深沉”地忏悔了,他的“良心”发现了,无须乎经过脱胎换骨的改造,就能认识到“资本主义是叫人犯罪的制度”,决心改邪归正,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于是便自觉自愿、高高兴兴地“坐上了社会主义的大船”。
人们不难了解,既然编导者把这看作“挖宝”的过程,那么,所谓“挖宝”就是要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人道说教、人性感化,而所谓“所有人心里”都有的“宝贝”,无非就是抽象的超阶级的“人性”、“良心”、“明智”和“博爱”。编导者之所以要工人向资本家进行这种说教,并赋予这种说教以神奇的力量,岂不恰好证明,他们的确认为资本家富有“人性”、“良心”、“明智”和“博爱”,而这也正是资本家心里的“宝贝”吗?难怪影片极力用这些抽象的“美德”来美化资本家了。在编导者的笔下,改造资产阶级这样严重、激烈的阶级斗争,实际上变成了工人向资本家进行人道说教、人性感化,使得资本家天良发现、人性复归的过程。整部影片无非宣扬了这样一种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思想,那就是:资本家本质上是好的,并不唯利是图,并不丑恶,只不过由于钱迷心窍,使得他做出了剥削、残害工人的“荒唐事”,给他心里的“宝贝”蒙上了一层灰尘;工人阶级不必记住阶级仇恨,不必向资产阶级斗争,只要用“人道”的圣水把资本家心上的灰尘洗涤干净,就可以使资本家心里的“宝贝”重新发出光亮,使他良心发现,人性复归,摇身一变,就进了社会主义社会,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了。
《不夜城》的“挖宝”论,实质上就是资产阶级人性论。这使我们记起俄国作家冈察洛夫笔下的农奴主奥勃洛莫夫。他在与彭金辩论的时候,认为应当“爱高利贷者,爱伪善者,爱小偷,爱低能的官吏”,因为在这些人的“无价值的血管里有一种高贵的元素”,“他虽然堕落,终究还是一个人——同您一样的一个人”。奥勃洛莫夫自己也时常觉得“有一种好的、辉煌的元素,象埋在坟墓里似地埋在他的心里,……或者呢,它象深山里的黄金似的躺着……”,“挖宝”论肯定“所有人心里”都有“宝贝”,同这种资产阶级人性论不是完全一致吗?它只能麻痹工人阶级,妄图使工人阶级放弃阶级斗争,向资产阶级乞求和投降。
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所谓“人性”、“良心”、“明智”和“爱”,都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在阶级社会里,它们都具有特定的阶级内容。毛主席说:“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就说爱吧,在阶级社会里,也只有阶级的爱”,“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关于“良心”马克思讲得好:“良心是由人的……全部生活方式决定的。共和党人的良心不同于保皇党人的良心,有产者的良心不同于无产者的良心……特权者的‘良心’也就是特权化了的良心。”因此,马克思列宁主义“总是教导说,阶级斗争,人民中的被剥削部分反对剥削部分的斗争,是政治变革的基础,并且最终决定一切政治变革的命运”(列宁)。只有资产阶级的文人学士们才用抽象的爱的呓语和人道主义去欺骗工人阶级,要工人阶级向资产阶级去乞求“人性”、“良心”和“仁爱”,对资产阶级只讲人道、不讲斗争。《不夜城》的编导大力宣扬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千方百计地到资本家身上去“挖宝”,挖掘资本家对工人的“爱”,这恰恰暴露了他们的资产阶级立场、世界观,说明了他们的头脑仍是一个资本主义的王国。
更严重的是,在编导者看来,社会主义社会就是一个要在所有人心里“挖宝”的社会。这无非是说,社会主义社会是使所有人的“人性”得到“复归”的社会,这与现代修正主义所谓“社会主义是人道主义的最高体现”不是同样口吻吗?整部影片完全歪曲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影片所展现的是一条不要阶级斗争就可以“把资本家带进社会主义”的道路,这种所谓“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和平长入的社会主义”,不要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影片结尾的那场假面舞会,可说是编导对所谓“社会主义”的象征性的图解,那些戴上假面具的脑满肠肥的资本家,经过公私合营,似乎都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他们都“人性复归”了,欢天喜地地进入“社会主义”了,这里再也没有阶级的分别,彼此都是“人”,同志、兄弟和朋友,跳吧!爱吧!彼此亲嘴吧!编导就用这幅阶级融合、阶级斗争熄灭的图画歌颂了人道主义的胜利。按照这种描写,今天自然就不必改造资产阶级,不必进行阶级斗争了。看来,把资本家写成这样,那倒真的给资本家带上假面具了。然而,假面具毕竟掩盖不住真面目,资本家毕竟还是资本家。这个假面舞会倒真是对编导者的一个出乎意外的辛辣的讽刺!


查看完整版本: [-- 《不夜城》挖的是什么“宝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