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欲盖弥彰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5年07月 -> 欲盖弥彰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观察家 1965-07-31 00:00

欲盖弥彰

第3版()
专栏:

欲盖弥彰
观察家
世界和平理事会在赫尔辛基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经过尖锐复杂的斗争,通过了关于越南问题的决议和一个总文件。这两个文件,谴责了美帝国主义在越南和世界其他各地进行的干涉和武装侵略,表示支持越南人民反抗美国侵略者的斗争,要求立即停止美国的侵略,立即从南越撤出美国军队,并且号召全世界人民展开广泛的强有力的援越抗美运动。这两个文件,反映了越南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要求。从会议的结果来看,这次会议是成功的。
但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却对这次会议所取得的成就大为恼火。在大会期间和大会闭幕以后,他们一方面胡说什么中国在大会上遭到了“失败”;一方面破口大骂,诬蔑中国“迫使别人接受宗派主义观点”,在和平运动中“进行某种思想清洗”,“危害争取和平斗争的事业和反帝斗争的事业”。看来,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已经老羞成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在这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一连撒了两个谎。第一,在这次大会上遭到失败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自己。第二,在这次大会上硬要把自己的错误观点强加于人,企图把世界和平运动引入歧途,严重危害争取和平和反帝事业的,不是别人,也恰恰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自己。现在,他们所以要跳起来对中国大肆攻击,无非是企图掩饰他们在这次大会上的失败和他们的丑恶行径。然而,这只能是欲盖弥彰。
我们先来谈第一点。
从去年年底开始,苏联领导人就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千方百计地想把他们的一整套讨好美帝国主义的妥协投降路线,塞给这次大会。他们操纵这次大会的筹备委员会,制定了一个所谓“呼吁书”。这个“呼吁书”根本不谴责美帝国主义侵略越南,也不支持越南人民反美斗争,而鼓吹什么“互相信任”、“国际合作”。他们企图用这个“呼吁书”来给大会定下这样一个基调。他们还制造了一个所谓大会的“议事规程”,规定各国代表们不得在全体大会上发言,想用这种荒谬绝伦的专制主义的办法,来封住别人的嘴。他们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使赫尔辛基大会完全按照他们的指挥棒进行了。
但是,他们的算盘打错了。
这次大会是在越南人民英勇抗击美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浪潮势不可当的情况下举行的。越南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轰轰烈烈的反美斗争,不能不给这次大会以强烈的影响。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呼声,突破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所设下的重重壁障,冲进了这次大会的会场。
大会一开始,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限制大会发言的“议事规程”就被打破了。中国代表和其他国家代表批评“议事规程”不民主,受到许多代表的支持。会议的操纵者由于他们的专横的作法根本站不住脚,不得不同意修改“议事规程”,给代表们在大会上发言的机会。
在这次会议上,在大会和小组委员会中,许多国家的代表在会上愤怒地谴责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揭露约翰逊政府的“和谈”骗局,坚决支持越南人民的正义斗争。这一股援越反美的强大潮流,压倒了妥协投降的阴谋。
在这种形势下,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丑态百出,狼狈万状。他们口袋里装着美国的私货,却不敢拿到桌面上来,只好通过别人来兜售。他们大肆挥舞指挥棒,却又不敢站到舞台前面来,只好躲在幕后暗中使劲。他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操纵会议,压制民主,不准协商,限制发言,擅自删改会议文件,甚至用拍桌子、跺脚、奇声怪叫、高声唱歌等等办法,来阻挠不合乎他们胃口的人讲话。尽管这样,他们推行的投降路线,仍然遭到有力的反击,而没有得逞。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迫于形势,不得不表示赞成大会关于越南问题的决议和总文件。这实际上是宣告了他们的失败。
我们再来谈第二点。
苏联领导人口口声声说他们主张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应当“团结”,应当把分歧“搁在一边”。事实果真是这样吗?不,根本不是这样。他们口里所讲的什么“团结”呀,什么把分歧“搁在一边”呀,其真正的含义,就是要把他们一整套讨好美帝国主义、出卖民族解放运动的投降路线,强加于世界和平运动,分裂世界和平运动。他们所以要在这次大会之前和大会期间采取那么恶劣的手法,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请看苏联代表在这次会议上兜售的究竟是些什么样的货色吧。
苏联代表虽然在会议上说了一些反对美帝国主义的话,但是,他们又同某些美国代表互相勾结,串通一气,贩卖“和谈”阴谋。在全体会议上,出现了这样一幕丑剧:美国代表古德莱特出面鼓吹解决越南问题的唯一途径是停火谈判,并且建议大会选派一个代表团到河内、北京、莫斯科、伦敦、华盛顿和联合国去游说。这时,坐在主席台上的苏联代表当即带头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极力制造支持这种建议的气氛。谁都知道,这种所谓“建议”,不过是约翰逊政府所谓“无条件讨论”的新版本,是它几个月来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东西。约翰逊政府及其追随者曾经利用联合国的名义和英联邦的名义,来玩弄这一手,但是都碰了壁。现在苏联代表热烈支持古德莱特的所谓“建议”,显然是企图利用国际民主团体的名义,把所谓“和谈”活动涂上一层民间色彩,以适应美帝国主义的需要,出卖越南人民的根本利益。
苏联代表虽然在口头上表示支持越南人民的反美武装斗争,但是他们又反复背诵赫鲁晓夫所谓“任何星星之火都会引起世界大战”的滥调,大肆宣扬当前的越南战争有蔓延成为一场世界热核战争的危险。苏联代表团团长考涅楚克说:“所谓局部战争的策源地可能变为世界性的火灾。”“似乎已经消退了的世界热核战争的威胁,又重新获得了现实的可怖的轮廓。”“谁敢说把越南的‘肮脏战争’同世界热核冲突分开的那个阶梯在什么地方呢?”这些论调,是别有用心的。他们故意这样大喊大叫,无非是企图吓唬越南南方人民不要抵抗美国的侵略,吓唬越南北方人民不要支援越南南方的斗争,吓唬全世界人民也都不要支援越南人民的斗争。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正是这样来给他们同美帝国主义玩弄和谈阴谋制造借口。
苏联代表在谈到越南问题的时候,总是把它同所谓“和平共处”问题扯到一起,大肆鼓吹他们的所谓“和平共处”的谬论。考涅楚克说:“美国在越南的侵略以及由此引起的国际紧张局势的尖锐化,破坏着和平共处的基础本身,使我们的运动的整个目的处于威胁之下”。苏联《新时代》杂志在评论这次大会时还说:现在,各国公众,都要求美国政府停止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军事行动和在南越的干涉,“实质上,这也就是争取实现和平共处政策的斗争”。按照他们的这种说法,好象美国在越南犯下的罪恶,只是破坏了什么“和平共处”;而全世界人民支持越南人民的反美斗争,不过是为了实现这种“和平共处”。这种观点是极其荒谬的。越南问题,是帝国主义镇压民族解放运动和被压迫民族争取和维护民族解放的问题,是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正义斗争的问题。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把这一伟大正义的斗争仅仅归结为什么“和平共处”的问题,其用意何在呢?戳穿了说,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越南人民的斗争打搅了苏美合作的美梦,因此他们力图把越南局势的发展纳入苏美合作的轨道,用出卖越南人民利益的办法,来换取他们同美帝国主义的“互相信任”和“友谊”。
苏联代表还在这次会议上散布这样一种论调:当代战争的主要根源不是美帝国主义,而是所谓军备竞赛。在他们看来,维护世界和平的道路不是要集中力量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而是要实行什么“全面彻底裁军”。考涅楚克在这次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中,只是笼统地反对军备竞赛,而根本没有指出军备竞赛的根源是帝国主义制度。他并且说:“美国在战后时期为了军事目的耗费了八千亿美元,而这笔钱对于美国劳动人民来说肯定是极其需要的,人们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有不少无家可归和饥饿的人群,而学校和医院也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的要求。”苏联代表还认为,在帝国主义制度存在的条件下实现全面彻底裁军,“并不是乌托邦”。按照他们这种说法,美帝国主义可以接受全面彻底裁军,甚至可以指望它把裁军省下来的钱用来造福劳动人民。美国帝国主义者竟然能发这种善心,这样关心人民,那么,美帝国主义还成其为什么美帝国主义?全世界人民何必还进行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呢?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向这次大会发表的书面声明,是说得完全正确的。这个声明指出:“美国的执政者已经使这个国家执行着一个剥削和控制外国的有系统的计划。问题的实质可以概括如下:美国在全世界设有三千六百多个军事基地。这一个庞大的国际军事控制系统的存在,是因为美国资本主义控制了百分之六十的世界资源,虽然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六。对世界人民说来,这就意味着贫穷、疾病和无法解脱的痛苦”。这个声明还明确指出:“威胁世界和平的是美帝国主义。任何真诚地观察世界局势、了解事实的人们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
总之,赫尔辛基大会是一面镜子。从这次大会可以看到,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清,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想要推销他们的那一套粉饰美帝国主义、讨好美帝国主义的货色,是越来越困难了,他们的市场是越来越缩小了。他们挖空心思地玩弄两面手法,正是表明了他们的虚弱性。
从这次大会可以看到,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想要用两面手法来掩盖自己的真面目,是办不到的。他们口头上讲的是反帝、革命、团结,实际上干的是投降、出卖、分裂,这怎么能不露马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识破呢?
从这次大会可以看到,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不管采取什么手法,想要把世界和平运动完全纳入他们的错误路线的轨道,都是行不通的。他们的指挥棒已经越来越不灵了。他们坚持推行的一套投降、出卖、分裂的路线,是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根本利益相违背的,是同历史发展的潮流背道而驰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在这次大会上遭到了挫败,这绝不是偶然的。
长期以来,在世界和平运动中就存在着两条不同的路线。一条是最大限度地孤立世界和平的主要敌人美帝国主义的路线,是不断地打击和削弱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有效地保卫世界和平的路线。这条路线,是我们和全世界一切真正爱好和平的人们所主张的路线。另一条路线,是混淆敌友界限、向美帝国主义妥协的路线,是鼓励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助长战争危险、危害世界和平的路线。这条路线,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所主张的路线。过去,赫鲁晓夫是坚持这条路线的。现在,苏共新领导同样是坚持这条路线。这两条路线是根本对立的,是不可调和的。
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的利益,加强世界和平运动的团结,就必须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所主张的妥协投降路线,进行坚决的斗争。世界和平运动的团结,只能建立在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基础上。离开这个基础,就不可能有世界和平运动的真正团结。只有分清敌友,才能够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巩固和扩大全世界的反美统一战线,为保卫世界和平进行有效的斗争。沿着这个正确的方向,保卫世界和平运动,就一定会克服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的分裂阴谋,取得不断的胜利。


查看完整版本: [-- 欲盖弥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