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山花烂漫又是春——送别一九六五年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5年12月 -> 山花烂漫又是春——送别一九六五年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黄钢 1965-12-30 00:00

山花烂漫又是春——送别一九六五年

第3版()
专栏:

山花烂漫又是春
——送别一九六五年
黄钢
中国人民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迎接新的一年。
我们在风雷激荡的当代世界中,又开始了新的战斗的历程。
对侵略者的审判早已开始
一九六五年正在和我们告别。这又是一个值得我们自豪的年份。在这一年里,中国人民以特别高昂的战斗意志,纪念和回顾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抗日战争胜利的二十周年,总结和提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后二十年来反帝斗争的伟大历史经验。
人们都没有忘记:二十年前的初冬,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二十日这一天,纽伦堡国际法庭开始审讯法西斯战犯。
六十年代的今天,世界人民对于美国法西斯战犯的审判,早就在全球各地开始了。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来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有五百人在美国总领事馆门前放置了一个木制十字架和一个花圈,抗议约翰逊对越南侵略。不仅是纽伦堡一地,还有科隆、汉诺威、不来梅、杜塞尔多夫和斯图加特等西德城市,都举行了大规模示威,声援美国人民谴责“刽子手约翰逊”和反对希特勒战争的“向华盛顿进军”。
与此同时,无论是在寒流袭击的伦敦和阳光明媚的墨尔本,无论是在秋风送爽的巴黎和寒冷多雨的罗马和米兰,无论是在多伦多、惠灵顿和日本的佐世保港口,都响彻着“美国佬滚回去”、“从越南滚回去”的群众示威口号声。他们声讨“美国杀人犯”的行动和美国人民抵制侵略战争的运动结成了一体,掀腾起一阵阵反美斗争的怒潮。
四个自焚的美国人,以自己的生命写下了他们控诉法西斯战犯约翰逊的起诉书。
“我,作为世界上的一个市民,谨以整个身体和灵魂向世界的创造者们,告发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林敦·贝·约翰逊。”——这是八十二岁的赫茨夫人在美国焚身前留下的遗书。
这就是美国人民在伟大斗争之前的讯号。它预告了强大风暴的来临。
这就是今日世界的特征:美国军国主义者所进行的这一场犯罪战争尚未成为历史,而亿万人民就行动起来,担负起国际法官的责任了。
判决正在越南执行
如果说各国人民都参与了对约翰逊的审判,那么,今天的越南,就是对美国法西斯判处死刑的第一号刑场。
看吧!当斯德哥尔摩的市民向美国大使馆投掷雪球的时候,美军在德浪河谷的空降部队正落进了南越解放军严密的火网;当墨西哥的大学生在他们的校园里焚烧掉约翰逊的假人的时候,美国第一骑兵师在波来梅再一次遇上了刺刀见红的大无畏战士;在那战火燃烧的南越土地上,直接歼灭美国侵略者的战斗,把全世界人民对战犯的审判推上一个新的高峰。
一个美军顾问胆战心惊地形容他们在南越的遭遇——他说:解放军歼灭敌人的近战火力,就“象是大行刑队放出的一排枪!”——这说得不错。南越人民正在现场处决当代的国际宪兵。
美国空军司令李梅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华盛顿嚣张的说:美国要把越南“炸回到石器时代”;可是,几乎在同时,合众国际社记者在归仁发现:美军空军基地的警卫人员,却被南越游击队员的石弓发出的竹箭射死;他们发现:这里的弓箭也射向直升飞机。
“这是什么战争?”在西贡近郊巡行的美军惊惶地问道。
越南人民正在用事实回答这个问题——起决定作用的是“原子世纪”呢,还是人民战争?起主导作用的是“海空优势”呢,还是有觉悟的勇敢的人民?
美军上尉阿里在南越哀叹和抱怨地说:“我在海军干了十八年了,但是,我在海军训练中,从来没有学过对付这种伏击的技术。”
结论只能是这样:人民战争——这是美军官兵永远不得其门而入的学校;而他们在亚洲遇上的对手,却又是在这个伟大学校里百炼成钢的优秀毕业生!
从北京发出的檄文
一九六五年,从北京发出的檄文震动了白宫。借用一家日本杂志的话来说:那就是“中国的高姿态引起了世界的轰动。”……
象往年一样,那些五角大楼的将军和白宫的谋士们,徒劳地想在毛泽东主席的军事著作中去寻找开导他们的答案;他们再一次悲惨地落空了。
这一年年初,在轰炸越南北方以后,美国的一家杂志曾经刊登文章说:“在我们军人中间,就象是法国人员在阿尔及利亚失败以前一样,读毛泽东的著作已经成为流行的事情。”这篇文章说:在五角大楼和布莱格堡的特种战争学校里,毛泽东主席“关于游击战的手册被认为是对付‘解放战争’的必备手册”……
历史竟是这样反复无情地作弄着倒霉的美国将军们!
正象是十八年前毛主席说过的那样:美国帝国主义在华的军事人员,熟知我们的这些军事方法。蒋介石曾多次集训他的将校,将我们的军事书籍和从战争中获得的文件发给他们研究,企图寻找对付的方法。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不能挽救他们的失败。“这是因为我们的战略战术是建立在人民战争这个基础上的,任何反人民的军队都不能利用我们的战略战术。”
但是在刚果(利)爱国者战斗的森林里,却传出了武装战士这样的声音:“毛主席的著作已成为刚果(利)游击队员的必读之物,他们把它视为珍宝。”“我们的游击战士们常常提出这样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在确定这种解放战争的方式之前,是否曾在我们这里住过。因为毛泽东同志制定的方针、策略和原则,都符合于我们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性质。”
无论是在秘鲁的游击队中或者是圣多明各战斗的街垒旁,也无论是在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安哥拉的丛林和山谷,林彪同志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都引起了巨大的回响。这篇文章被称作是“声讨美国侵略的檄文”(新西兰《人民之声》周报)。日本《公明》杂志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号写道——
“轰动世界的文章”,是《人民战争胜利万岁》。“轰动世界的讲话,是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在记者招待会上的答记者问。”
从北京发出的檄文庄严的宣布:“我们敢于肩负起反抗美帝国主义的重担,在最后战胜这个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的斗争中,作出自己的贡献。”
本世纪最重大的事件
中国人民支持世界人民革命到底的决心,深深地触怒了美帝国主义者和它的走狗。仅在《人民战争胜利万岁》发表了五个星期之后,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就被迫承认:林彪同志“是目前五角大楼的最高级官员、国务院的政策制订者以及大多数外国使馆中讨论得最多、他的文章被阅读得最多和辩论得最多的一个人。”
美国头目们的惴惴不安,是可以想见的。
尽管这样,新到来的一九六六年,对美帝国主义者来说,也决不是一个什么吉利的年头。看看约翰逊政府过去一年的主要账单,就会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他的命运如何。
以下是美国总统一九六五年的主要纪录:
在美国本土:洛杉矶黑人拿起武器进行了抗暴斗争;反对约翰逊从事侵略战争的示威游行,遍及全国的四十个州,参加者成百万人。
但是约翰逊政府却说:示威者不过是“少数”,“仅占美国人民的千分之一。”
与此同时,保护约翰逊的便衣警卫却增加了两倍,达到了九百五十名之多。
在美国“后院”:腊斯克到乌拉圭,脸上被吐了唾沫……
但是腊斯克却说:这只是一件“只有三秒钟的事。”他还厚着脸皮说,当时大约有一千五百人在场——“我始终把它看作是一千五百对一的事。”
在南越战场:一共有两万美军被歼灭……
虽然美军在南越的作战营已经被吃掉四分之一,可是,绝顶聪明的白宫的统计学家会说:两万美军被歼,只不过是占总数二百七十万美国常备军的百分之一还弱呵!这,还不过是“少数”!
目前五角大楼的最高级官员、国务院的政策制订者以及约翰逊本人,仍有必要仔细研读《人民战争胜利万岁》这篇文章,特别是这一段话: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可以分割的。美帝国主义这个庞然大物,也是可以分割的,是可以分割开来打败它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人民,你打它的头,我打它的脚,一口一口地吃掉它,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它。”
这就是美国法西斯今天所处的地位和面临的前景。
一个空前规模的反对侵略战争、反对压迫剥削的人民运动,正在美国国内蓬勃展开。一个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国际统一战线,正在全世界发展和扩大。
随着新的一年来临,一个新的伟大的反美革命风暴正在兴起!
——这说明本世纪的最重大事件正在形成:序幕已经揭开,好戏还在后头。


查看完整版本: [-- 山花烂漫又是春——送别一九六五年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