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铲除反无产阶级建军思想的大毒草——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干部战士批判电影《红日》座谈纪要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6年06月 -> 铲除反无产阶级建军思想的大毒草——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干部战士批判电影《红日》座谈纪要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郭正德 周德炎 庞孝浚 1966-06-07 00:00

铲除反无产阶级建军思想的大毒草——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干部战士批判电影《红日》座谈纪要

第6版()
专栏:

铲除反无产阶级建军思想的大毒草
——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干部战士批判电影《红日》座谈纪要
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他们参加了这次战役中最后围歼蒋介石的所谓五大主力之一——七十四师的战斗。当时,他们象一把钢刀,猛插敌人纵深四十里,东攻西防,左堵右抗,始终顶得住、站得牢;最后猛攻孟良崮,英勇顽强,前赴后继,主动协同友邻,迫敌全部就歼。战后,全连集体记大功一次。三班被命名为“赵良班”,五班被命名为“曹相佐班”。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这个连在这次战役中的光荣历史,已在一代代新人的心中扎根;这个连队的光荣传统,已被一批批接班人发扬光大。这些英雄的后代,看了反映孟良崮战役的电影《红日》以后,不由得人人心中烧起了满腔怒火。他们说:“这是一支伪造敌军‘光荣’历史,污蔑我军光荣传统,反党反人民的毒箭”,“这是一棵与毛泽东思想唱对台戏,与无产阶级建军路线唱对台戏的大毒草!”
这里,我们仅仅记录了这个连部分同志批判《红日》的发言摘要。这些干部战士用革命前辈怎样打孟良崮战役的历史事实,用自己参加革命队伍后的切身经历,揭发了电影《红日》的反动本质。
黄承顺(“赵良班”班长):
电影《红日》千方百计美化阶级敌人,这是一棵彻头彻尾替蒋介石反动统治的支柱之一——七十四师“歌功颂德”,反党反人民的大毒草。瞧,敌人的飞机大炮轰得涟水城直晃荡。打得宝塔瓦砾纷飞,一片火海,一片废墟,反动派七十四师耀武扬威,“前赴后继”地涌上来。电影不但从正面宣扬敌人厉害,战争可怕,而且还从我们部队干部战士的角度来衬托敌人厉害,战争可怕。军政委说:“七十四师不是一、二个回合可以解决的。”甚至在七十四师已经被我们几十万大军围得走投无路时,还要用我们战士的嘴巴来突出一下敌人的厉害,张德来说:“乖乖,(炮弹)同下饺子一样。”请问电影的编导,你们这不是美化敌人是什么?分明是你们自己被敌人的飞机大炮原子弹吓昏了,妄想叫我们也跟着你们走,放下枪杆,不要触犯反动派,不要干革命,这办不到!
毛主席教导我们:“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最后胜利必将属于代表进步的人民。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战士,是绝对不会害怕战争,害怕原子弹的,因为我们懂得,只有用战争才能消灭战争。我们的老班长赵良,在孟良崮战役中,两只眼睛都被打瞎了,还躺在战壕里鼓动全班:“坚决消灭敌人!”一直战斗到最后一口气。这才是无产阶级硬骨头,我们一定听毛主席的话,踏着老班长的足迹,把革命进行到底!
蔡明棋(通讯员):
电影《红日》,不但抹煞了解放战争的伟大政治意义,而且明目张胆地伪造历史,把我们的干部战士,写成一伙不知道、或者拒不执行毛主席制定的战略方针的糊涂兵。涟水战斗发生的四个多月前,毛主席就指示:“战胜蒋介石的作战方法,一般地是运动战。因此,若干地方,若干城市的暂时放弃,不但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必要的。暂时放弃若干地方若干城市,是为了取得最后胜利,否则就不能取得最后胜利。”那时节,我们团的宣传股长编了这样一首歌:
拉起两条飞毛腿,
赛过神行太保快如飞,
南征北战到处跑,
弄得敌人莫名其妙。…………
飞毛腿呀跑得快,
蒋介石的军队要倒霉;
飞毛腿呀跑得快,
大大小小的胜利都会来。
这首歌,打孟良崮时大家唱得真来劲。这说明,毛主席的指示,不但高级干部知道,就连我们广大战士,都人人知道。
导演自称拍这部片子时,专门
“学习了《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既然这样,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偏偏与毛主席军事思想唱对台戏呢?这才是不打自招,原来你们是明知故犯,存心打着“红旗”反红旗。
杨树山(连长):
电影写的一个所谓“英雄”连队,没有毛泽东思想、没有党的领导、没有政治工作,从连长到战士,都是一批没有头脑,没有灵魂,不知道为谁当兵,为谁打仗,无组织无纪律,骄气十足的乌合之众。
就说连长石东根,这是电影编导煞费苦心捏造出来的一个“英雄”。他,是一个头脑里既没有政治,也没有军事,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的一个兵痞、一个草包,一个酒鬼。在他身上,连一点普通革命干部的气味都没有,更不用说是英雄形象了。我参加革命也不少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革命部队里有这样的连长,更不能相信,这样的连长能指挥打胜仗,立大功。
孟良崮战役中,我们老连长沙苇,也是立了大功的。部队打下540高地以后,敌人疯狂反扑,企图夺路逃窜。他发现兄弟连队阵地危急,便一面报告上级,一边当机立断,带了二排杀了上去。战斗中,他两处负伤,还坚持在指挥岗位上,终于协同友邻,巩固了阵地,为最后围歼敌人,创造了条件。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后来他在另一次战役中牺牲了,直到今天,我们全连同志,一想起他来,就感到自豪。我们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们的英雄,也决不允许往我们英雄的脸上抹灰。
唐德华(排长):
电影中的排长杨军,也是编导者着力宣扬的一个所谓“英雄”。但是,这个英雄,光有仇,没有恨。当阿菊向全排控诉反动派怎样杀害了他的父亲时,他只是冲出大门,发泄一阵子悲痛了事,看不出有一点仇恨。这样写,实际上是掩盖阶级矛盾,抽掉了我们的干部战士之所以能在战斗中一往无前的真正动力,抽掉了普通战士之所以能成为英雄的根本原因。
在战斗中,这个“英雄”只知道唯命是从,不坚持原则。吐丝口打碉堡,他明明识破了敌人假投降的阴谋,作为连队集体领导成员之一,应该坚持原则,连长不听,可以拿出自己的主张来,然而他却执行了错误的命令,造成了无谓的牺牲。这里,电影编导者是有意把服从命令听指挥与三大民主对立起来,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对立起来。编导者却硬要编排这么一个情节,这不是有意丑化我们的英雄是什么?杜尧松(“曹相佐班”班长)
看了电影里的班长秦守本,使我马上想起我们的老班长曹相佐,比来比去,越比越有气。孟良崮战役中,为了不让敌人逃窜,我们的老班长带领全班,坚守在540高地上。敌人的炮弹片,划破了他的腹部,肠子从伤口涌了出来,他全身成了个血人。一个战士扯下自己的绷带,想给他包扎,他却推开战士的手叫道:“别管我,抵住敌人!”说着,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拾起手榴弹,咬断弹弦,接连投出了五颗。敌人被打退了,我们的英雄班长也倒下了,临终,他嘴里还紧紧咬着最后一根弹弦。为了纪念英勇牺牲的老班长,我们班被命名为“曹相佐班”。但是,电影里的班长秦守本,又有一点什么样的英雄气味,几次战斗,看不到他起一点作用,只看到他动不动训战士,给战士扣大“帽子”。这样的班长,怎么能代表我们的英雄班长,绝对不能!作者为什么放着许许多多曹相佐式的英雄不写,偏要写这样一个没有用的班长。这怎么不令人感到气愤!
孙国钧(战士):
这部片子,上至军长,下至战士,没有一个真正的英雄形象。我们的战士,在电影里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呢?有的是负了一点伤,便愁眉苦脸的怕死鬼;有的是怕苦畏难,雪白的煎饼还咽不下口的少爷兵;有的是成天萎靡不振,一坐下来就想打瞌睡的迷糊兵;有的眼光短浅,一离开家门就不想干革命了;有的崇拜阶级敌人,害怕飞机大炮,老是替敌人当义务宣传员;有的嘴馋得不象样,老是想吃好的,可以随便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更恶毒的是,连结巴子这种生理缺陷,也硬把它安到战士身上去,作为攻击污蔑英雄形象的材料。总而言之,电影的编导,真正挖空心思,在每一个战士、每一个细小情节上,来丑化我们。请问,你们把参加这样一个伟大的解放战争的革命战士,丑化成这副样子,到底居心何在?你们的立场站在哪一边,这不是清清楚楚的了吗!
杨青龙(副指导员):
电影《红日》到底是一个什么货色?通过大家的分析,我们便看得很清楚了。值得注意的是,这部片子出在一九六三年。那时节,《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早已出版;一九六○年军委扩大会议决议已在部队贯彻执行,我们全军上下,在新的军委领导下,经历了一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种建军思想,两条建军路线的斗争,粉碎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猖狂进攻,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坚持四个第一,大兴三八作风,发扬三大民主,大创四好运动,向着非常无产阶级化、非常战斗化阔步前进!在这样的时候,本来,作为一部反映伟大的解放战争中一个战役的军事影片,应该也完全可能体现这些精神,以达到教育部队,打击敌人的目的。
但是,自称为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为指针的电影《红日》,却处处和毛泽东思想唱对台戏,处处和无产阶级建军路线唱对台戏,处处和一九六○年军委扩大会议决议唱对台戏。毛主席说:“只能经过战争去消灭战争,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电影《红日》却大肆宣扬一切战争都是错误的、残酷的、毫无意义的,想让我们放下枪杆子,不要革命;毛主席说:“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电影《红日》却把敌人美化为真老虎、铁老虎;毛主席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电影《红日》却把我们的军队丑化为一群没灵魂的乌合之众;毛主席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电影《红日》却取消了党的领导,明目张胆地宣扬单纯军事观点;军委扩大会议决议指出:“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电影《红日》却偏偏抽去了这条生命线,恶毒地歪曲、污蔑我军政治工作的一系列原则和制度……电影编导者,你们到底要把我们引到哪里去?你们不是集中地贩卖修正主义的货色是什么?你们不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是什么?怪不得连外国的修正主义分子也为你们拍手叫好。原来你们与现代修正主义穿着一条裤子,眼看形势“不妙”,于是赶快“出笼”,大肆反对我们。
毛主席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你们反对得越起劲,证明我们做得越对,你们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无产阶级的建军路线,这是妄想。你们的反对,不仅不能损害我们一根毫毛,反而使我们擦亮了眼睛,看到了不拿枪的阶级敌人的存在,使我们终于识破了你们,下定决心与你们斗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你们的反对,反而使我们又一次懂得了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重大意义。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每一个战士,将永远跟着党,跟着毛主席,踏着革命先辈的足迹,把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进行到底!
(郭正德、周德炎、庞孝浚整理)


查看完整版本: [-- 铲除反无产阶级建军思想的大毒草——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立过大功的连干部战士批判电影《红日》座谈纪要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