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夺权以后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7年02月 -> 夺权以后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北京光华木材厂红色造反者 1967-02-04 00:00

夺权以后

第3版()
专栏:

夺权以后
北京光华木材厂红色造反者
《红旗》杂志编者按:《夺权以后》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希望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认真读一读。这篇文章对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提出了一个方向性的问题,即夺权以后怎么办。
夺权以后怎么办?光华木材厂的革命造反派提出了一些纲领性的意见。这些意见,值得各个工矿企业的革命造反派注意。
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大夺权,其势迅猛异常,锐不可挡。一个一个的顽固堡垒被攻破了,一个一个的阵地被夺回来了。
我们光华木材厂的红色造反者,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向上海革命造反派学习,在一月十七日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手中夺了权。夺权后不过半个月,全厂呈现一派兴旺气象,运动搞得轰轰烈烈,生产搞得热火朝天。
革命派掌权,生产大发展
长期以来,光华木材厂党内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忠实地执行旧北京市委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使社会主义企业走上“和平演变”的道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革命派起来造他们的反了,他们就疯狂镇压,实行白色恐怖。红色造反者不吃这一套。于是,他们又搞经济主义,煽动停工,破坏生产。他们所以能够这样做,就是因为手里有权。他们的权能够不夺吗?不能!绝对不能!他们的权,非夺不可!
当时有些人说:“现在夺权不是时候,这个月生产任务这么紧,下个月再夺吧。”红色造反者坚定地说:“不!只有革命派掌权,才能把生产搞好!”
事实正是这样。
权,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派手里,才能真正实现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方针。
权,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派手里,就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广大工人群众,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激发起来的生产积极性,是搞好生产的最重要的因素。
随着夺权斗争的胜利,立即在全厂范围内掀起了一个生产高潮。许多工人激动地说:“现在我们真正当家做主了,我们不干,谁干?我们要大干一场!”生产夹板门的三○一工段,夺权后第二天日产量就由一百一十五扇增至二百一十扇,第三天又增至二百五十三扇,很快又出现了日产二百八十二扇的最高纪录,为夺权前一天日产量的百分之二百四十五。全厂一月份的总产值,夺权前的十七天是四十万元,夺权后的十四天,是一百二十六万元,为夺权前的十七天的三倍多。全厂各车间都完成或超额完成了生产任务。
真正当家作主的工人群众,共产主义精神大发扬,技术革新也开展起来了。中板铡的红色造反者创造了快速双卷铡的方法,提高效率一倍。胶压工段的中型热压机、大型热压机坏了,钳工组的同志闻讯赶到,连夜抢修,保证了机器的正常运转。三○七工段在提前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后,主动抽出木工支援兄弟的三○三工段。
夺权后生产的迅速发展,大长了革命派的志气,给那些想看笑话、钻空子的保守派以有力的回答,而对于一些还不相信革命造反派能领导好生产的中间群众,则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这个活生生的事实,进一步瓦解了保守派的队伍,争取和团结了更多的中间群众站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边来。
崭新的事物——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
毛主席说:“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我们夺权以后,大破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大破旧的规章制度,条条框框,彻底废除了长期统治企业的“三级一长制”,而代之以崭新的组织——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
旧的管理体制,是从苏修那里贩来的束缚群众、妨碍生产的官僚主义体制。从厂部,到科室,到车间,一大批脱产干部,他们不了解生产实际,只知道向下压任务,要数字,高高在上,做官当老爷。
现在,我们这里,那些“长”,那些“主任”,统统没有了。厂部,各车间,各科室,成立了革命生产委员会或革命生产勤务组。它们由若干勤务员组成。勤务员由红色造反者选举产生。谁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最好,谁最革命,最能联系群众,就选谁当勤务员。不称职的,可以随时撤换。
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的革命组织。它同群众有血肉般的联系,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今天的领导与被领导,完全是同志关系,而绝不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不少勤务员说:“我们当家了,千万不能做官当老爷,千万不能脱离群众。”
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的勤务员,除个别人确系工作需要暂时脱产外,绝大多数是不脱产的。他们大多利用业余时间,搞文化革命,处理生产上的问题。全厂设总调度员一人,车间设计划员和技术员一至三人,在革命生产委员会或革命生产勤务组领导下具体安排生产活动。
曾经有人担心,打破了旧的管理体制,减掉了大批脱产干部,会不会指挥不灵,生产中断呢?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勤务员直接参加生产,最熟悉生产情况,最了解工人群众,就最便于指挥。他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遇事同群众商量,紧紧依靠群众,就最便于发挥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生产上发现了问题,可以迅速解决,重大问题提交厂革命生产委员会研究后,也可以及时得到解决。这也是夺权后生产能够迅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工人群众反映:“现在全厂生产,指挥自如,领导及时。”
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尽管目前还处于开创时期,但这个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诞生的伟大的新事物,是有深厚群众基础的,是有远大前途的。它将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显示出无比强大的威力。
“节约闹革命”,“勤俭办工厂”
我们掌了大权以后,坚决遵循毛主席的教导,“节约闹革命”,“勤俭办工厂”。
我们厂的保守派的头目,以前经常乘小汽车四出活动。夺权以后,红色造反者总部和全厂革命生产委员会决定:外出办事,除非特别紧急,都乘公共汽车或骑自行车,不准坐小汽车。夺权以来,厂里的小汽车很少使用。
文化革命用品,如纸张、油墨等,都尽量从俭,力戒浪费。办公室和会议室,只有几张木桌,几把木椅。
红色造反者把毛主席的“节约闹革命”的语录,张贴在机器旁。工人说:“革命要搞得最好,经费要用得最少。大手大脚,铺张浪费,还搞什么革命!”
我们夺权以后,坚决贯彻毛主席提出的“勤俭办工厂”的方针。现在我们掌权了,工人群众的主人翁感更强了,国家的一根木柴,一块木板,都不允许浪费。第六车间的红色造反者,不伸手向国家要优等煤。他们说:“只要我们发挥主观能动性,次煤同样可以烧好锅炉。”节约原材料,也成了风气。
铺张浪费,这是资产阶级作风,过去的官老爷们就是那样干的。
勤俭节约,这是无产阶级作风,现在掌权的工人正是这样做的。
团结群众的大多数
我们厂夺权,夺得实在。我们并不是只夺两颗大印,几个办公室。我们是实实在在掌握了领导权。大多数工人都热烈支持这次夺权,他们是愉快地服从革命生产委员会和革命生产勤务组的安排调度的。也就是说,这个权是群众批准的。
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因为红色造反者在夺权前注意团结大多数,在夺权后,更加注意做这项工作,而且做得愈加深入细致了。
我们认为,参加保守派组织的群众,其中绝大多数是受蒙蔽的,因此,不是歧视、排斥他们,而是说服教育,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基础上团结他们。具体作法是:共同学习毛主席著作和有关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文件,并一起讨论;开座谈会,向受蒙蔽的人宣传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利用休息时间进行家庭访问,进行今昔对比,启发阶级觉悟;在生活上,也给予关怀;等等。这样,就争取团结了绝大多数受蒙蔽的群众。他们转变以后,纷纷表示决心:“要好好听毛主席的话,坚决跟着毛主席闹革命。”
我们对干部也做了分析,区别对待。坚决同革命派站在一起的,有的被选入革命生产委员会或革命生产勤务组。问题不大而又工作需要的,留下作一定工作;工作不需要的,一律下车间同工人一起劳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则批判斗争,监督劳动,交代问题。这样,我们就争取了一批干部。有一个供销科干部,原来是保守派的,下到车间劳动,车间的红色造反者积极向他作思想政治工作,同时在劳动上、生活上关心他,把自己的手套给他戴,工作服给他穿,结果,这个干部转变了,向红色造反者表示,要求留在车间同工人一起劳动。
夺权胜利了,革命队伍迅速发展,许多人都纷纷要求参加革命造反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要注意组织的群众性,又要注意组织的纯洁性。凡是真心要求参加革命造反派的,即使是以前受蒙蔽的,只要转变立场,我们都热烈欢迎。但是,我们要特别警惕那些打着“造反”旗号,企图混入革命队伍,进行破坏的人。
毛主席说:“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是今天的革命向反革命进攻的需要。”为了夺权,需要这样的“千千万万”、“浩浩荡荡”;为了巩固夺权成果,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们的革命队伍需要不断扩大,不断提高。
不断革命,永远前进
在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进行你死我活的最艰苦的斗争中,是毛主席著作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使我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现在,我们掌权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怎样才能挑起这副重担呢?我们深切地体会到:千重要,万重要,毛泽东思想挂帅最重要。
我们夺权以后,就狠抓毛主席著作学习。我们结合实际,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老三篇”、《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党委会的工作方法》等伟大著作。革命生产委员会勤务员、五十二岁的老工人魏秀和,同其他许多红色造反者一样,常常学习到深夜。他说:“不学习毛主席著作,怎么挑起勤务员这副担子?”
在新的形势下,会有新的思想问题发生。毛主席告诫我们说:“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这些错误思想的苗头,在红色造反者的队伍中也程度不同地存在着。这一点,已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深信,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定能够克服这些错误思想。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斗争,我们冲破重重阻力,夺了权,掌了权,抓了革命,促了生产。我们清楚地知道,这只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阶级敌人绝不甘心失败,他们还要作垂死的挣扎。最近,一小撮反动分子还在暗记“变天账”,妄图“秋后算账”,东山再起。我们要高度警惕他们的阴谋,坚决同他们斗争到底。因为掌权,也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更严峻的考验,还摆在面前。红色造反者正在迎接新的战斗。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六七年第三期)


查看完整版本: [-- 夺权以后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