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为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大造革命舆论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67年02月 -> 为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大造革命舆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战报》全体红色造反者 1967-02-16 00:00

为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大造革命舆论

第3版()
专栏:

为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大造革命舆论
《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战报》全体红色造反者
毛主席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报纸,是“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的,是造成舆论的机关,是专政的重要工具,最能够影响广大群众的灵魂、脉搏跳动、思想情绪和政治方向。因此,无论是哪个阶级,为了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都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夺取并巩固对报纸的领导权。
《黑龙江日报》和《哈尔滨晚报》(现改名为《哈尔滨战报》),过去被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把持,成了他们散布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毒素,进行资本主义复辟的反革命工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他们又利用《黑龙江日报》和《哈尔滨晚报》对红色造反者实行资产阶级专政,支持右派和保守势力,打击左派,镇压革命的群众运动。
去年八月下旬,毛主席亲自点燃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在哈尔滨进一步燃烧起来了。当时红色造反者大联合炮打省委黑司令部,势如破竹,锐不可挡,把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揪了出来,打翻在地。在大好革命形势下,由于红色造反者的猛烈冲击,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同志的支持,加之报社内部革命群众施加压力,《黑龙江日报》和《哈尔滨晚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一度出现了红色造反者的声音,发表过红色造反者揭发批判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罪行的新闻,发表过支持红色造反者革命的言论。但是,革命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报纸的领导权仍然掌握在报社内部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手里。他们阳一套,阴一套,采取更加富于欺骗性的手法,在报纸上顽固地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以“不介入”为名,迎合右派保守势力,对红色造反者消极抵制,实际上又回到老路上去。
在伟大的“一月革命”风暴中,上海《文汇报》和《解放日报》的新生,启发和鼓舞了我们。前一阶段争夺报纸领导权的阶级斗争实践,深刻地教育了我们,使我们认识到政权的重要性。我们红色造反者必须掌权,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要最后夺取我省反动核心堡垒——被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盘踞的省委的大权,就必须作好舆论准备。同时,全面夺权斗争的需要也大大地激励了我们。于是我们红色造反者联合起来,从纷纭复杂的夺权与反夺权斗争中,抓住了主要矛盾,首先一举接管了《黑龙江日报》和《哈尔滨晚报》,从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手中,真正夺回了报纸的领导权,使《黑龙江日报》和《哈尔滨晚报》获得新生,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喉舌,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为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大喊大叫,为红色造反者的夺权斗争大造舆论,擂鼓助威。
毛主席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我们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夺权和反夺权斗争,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是敌我矛盾。红色造反者夺取了报纸的领导权,就要使报纸在立场上来个根本的转变。这样,必然要遇到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和顽固的反动势力的拚死顽抗。毛主席说:“蒋介石对于人民是寸权必夺,寸利必得。我们呢?我们的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当红色造反者刚起来夺权时,保皇派和折衷主义者都跳出来摇头晃脑,拚命反对,说什么“你们无权单独接管”呀,什么“必须各团体联合接管”呀,妄想从中捞取一点权力。这时,我们毫不客气地运用了已经夺得的权力,在报纸上大力宣传一切权力归红色造反者,利用典型经验宣传红色造反者不仅敢于夺权,敢于掌权,也善于掌权,是抓革命的闯将,是促生产的模范,在广大群众中树立红色造反者的威信,使他们向红色造反者靠拢。同时,坚决支持保皇派中间觉悟了的造反派起来大杀回马枪,介绍了在两条路线斗争中争取和团结大多数的工作经验,在舆论上和思想上瓦解保皇势力,以孤立一小撮右派。
红色造反者夺了权,阶级敌人心不死,反动组织“红旗军”、“战备军”和所谓“荣复军”跳出来围攻报社,围攻红色造反者,大搞反夺权。我们红色造反者怀着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决心,坚守岗位,坚持报纸出版,坚持让革命群众及时听到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声音。我们一面严阵以待,密切注视他们的活动;一面利用报纸坚决反击,在报上点了这些反动组织的名,揭露了他们的反革命罪行,并在公安机关接管后被围攻时发表了支持公安机关坚决镇压反革命的社论和综合新闻,大造镇压反革命和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舆论。枪杆子和笔杆子的密切配合,使这些反动组织迅速土崩瓦解,不少受蒙蔽的人也认清了方向。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夺权斗争的关键时刻,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了战斗号召:人民解放军应该积极支持左派广大群众。黑龙江省军区部队指战员闻风而动,坚决镇压所谓“荣复军”反革命组织,首先作出了榜样。我们立即抓住这件事,大作文章,连续三天突出报道,配发两篇社论,大快人心。但是也有一小撮反动分子惊恐了,恶毒攻击我们。敌人的反对,恰好证明我们做对了。我们又在二月十一日,用最显著地位,用较大的篇幅,继续突出报道人民解放军支持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的行动和经验。这些反动家伙越是反对我们宣传人民解放军支持红色造反者夺权,我们就越是在报纸上大力宣传人民解放军支持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的重大作用。因为我们这样做,是在执行毛主席的战斗命令。
潘复生同志在红色造反者大联合大夺权誓师大会上的讲话在我们报纸上发表前后,也有一场激烈的路线斗争。当天,混入红色造反者队伍内的一小撮机会主义者抢去了潘复生同志的讲话稿,不予交出,反对我们发表。我们据理驳斥,坚持斗争,没听他们那套邪。潘复生同志的讲话见报后,他们歇斯底里大发作,把大字报和传单贴在大街上攻击我们,在电话里恫吓我们,在“辩论会”上围攻我们,并到报社来寻衅。但是我们用毛主席制定的干部政策接连把他们顶了回去,揭穿他们企图搞垮“三结合”的省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的阴谋。他们越是反对我们支持革命的领导干部,我们越是在报纸上公开支持革命的领导干部。因为我们这样做,是在执行毛主席制定的干部政策。
总之,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划清反动派和革命派的界限,揭露反动派的阴谋诡计,引起革命派内部的警觉和注意,长自己的志气,灭敌人的威风,才能孤立反动派,战而胜之,或取而代之。”我们报社红色造反者和全省红色造反者生死与共,休戚相关,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利用报纸这个阵地给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一切反扑和混入造反派队伍中的“反对派”以沉重的回击。
我们清楚地知道,在社会主义时期不仅存在着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而且存在着尖锐复杂的夺权斗争。这种夺权斗争不仅表现在外部公开的场合,而且还表现在意识形态领域内。我们红色造反者取得政权以后,如果放松了破私立公的思想改造,放松了灵魂深处的夺权斗争,发展下去,将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丧失政权,蜕化为资产阶级专政。基于这个认识,为了使我们的报纸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使我们的报纸永葆红色造反者的本色,我们还狠狠地抓了报社内部红色造反者和报社接管委员会内部的两种思潮、两条路线的斗争,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发扬毛主席的大民主和群众办报的思想,随时展开破旧立新的大辩论,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及时肃清右倾情绪和种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纯洁我们的队伍,提高思想觉悟,提高斗争艺术。
现在,我们的工作中还存在着不少缺点,我们决心和全省红色造反者在一起,克服缺点,把报纸办好,让毛泽东思想永远占领报纸阵地。
新华社哈尔滨十五日电


查看完整版本: [-- 为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大造革命舆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