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战争挑拨者必定失败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9年07月 -> 战争挑拨者必定失败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爱伦堡 1949-07-29 00:00

战争挑拨者必定失败

第4版()
专栏:

  战争挑拨者必定失败
爱伦堡作 王朴节译
我越是想起那些借口盎格罗萨克逊族的优越与商业利益的扩张而欲陷世界于血泊中的几个人的行径,我就越清楚他们是受盲目的恐惧所控制了。
他们肯定地害怕着一切:“赤色的”密使和好莱坞的女演员,纽约股票市场的不良报告与苏联的丰收,世界市场的缩小与世界觉悟的扩大。
恐惧驱使他们至于疯狂。我读完了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臭名远扬的非美活动委员会的报告,里面的字句甚至能使一个有经验的心理学家为之晕倒;那报告肯定地说美国政府中还有共产党人。(可惜的是那委员会没提出名字,也许马歇尔先生是为了和“共产党”有了联系而辞职的吧?)我们最近知道了一位美国阁员直接从他的部里搬到神经病院去。医生诊断他患了迫害狂。显然地,一个人不能挥舞着原子弹和疫菌而无害于自己。
想要发动战争的人以为和平的鸽子是属于他们的;他们以为这鸽子只能生活于米基尼(美国试验原子弹的岛名——译注)的气候与军事阴谋的气氛中。所以当这些绅士们计划对和平城市的突然轰炸,并为此目的而寻求合适的基地时,他们都一律宣誓把他们的无限忠诚献给和平。可是当别人谈及和平的时候,他们却是不喜欢和平的。一个与国务院没有联系而与人民有关系的人仅仅宣称了他对和平的忠心,那些策划战争的人们便为恐惶失措了。他们急忙地宣布这个主张和平的人是一个莫斯科的密使,他们说他已被“收买”,他们神经质地叫嚣着另一次“和平攻势”被发动了,并且这是反对美国与一般地反对“西方文化”的,他们还叫来了大西洋的全批莽汉来帮助他们。
他们为什么这样害怕和平运动呢?难道因为沙普利教授,费斯特和伊路阿德宣布了厌弃战争便会使自由女神的巨像崩倒吗?难道因为巴黎的工人和意大利的农业工人重申他们对于国际友好理想的忠诚便会使“西方文化”衰落萎缩吗?那些想要发动战争的人害怕的不是自由神像的崩倒,而是股票市场的跌落;他们担心的不是“西方文化”的命运,而是股东们的命运。
为保卫和平的文化科学大会最近在纽约举行了。参加大会的是有着不同政治信仰的人,他们为一个事情而团结起来:这就是他们都相信思想或经济制度的正确与否,不应该由武力来决定,而应该由和平的劳动和建设的努力来决定。大会激怒了策划战争的人们。国务院的绅士们竟做得这样过火,他们不让天主教大学教授布里尔和现代最优美的抒情诗作者伊路阿德进入美国。美国政府不准萧斯塔苛维区出席音乐会;他们显然是记起了奥幽士,害怕他的音乐会驯服了野兽们。
苏联代表团在纽约大会中申明了苏联人民对于美国人民的善意和苏联对和平的爱好。正是这一点激怒了卵育战争的那些人。如果苏联代表团说苏联人民恨美国人,苏联是好战的,那国务院就不会让他们快点离开美国了。
为了掩盖纽约大会的声音,那些策划战争的人还不避讳地使用一切办法;吵闹的纠察队和超学问的演讲者,来自教坛上的咀咒和来自路旁的祈求,这一切都赶来为他们服务。
说谎与吹牛的人被动员来为懒汉们服务,那些较上流的人士开了一个对立的大会,在那里带有学位的绅士们谈论着精神的自由,来世的自由,谈着家谱和许多别的——就是不谈那些B三六式和原子弹所要说的事情。
和平运动在各国发展着,并且首先是在欧洲的国家发展着。“美国人要买我们的血换取金元。”——有人这样说了,他不是一个共产党人,而是一个非常守法的法国学者,政府党党员,基尔逊先生。法国人不愿巴黎的博物馆和圣母院为金元的荣耀所磨灭,他们不愿付出他们孩子们的生命。意大利人为那期待着他们古老国土的命运所警觉。英国人也郁郁不乐;他们不愿牺牲了老英格兰的前途以增强美国的统治,虽然大西洋彼岸的掠夺者还空谈着什么盎格罗萨克逊种族的权益。中欧和东南欧的人民咀咒战争的策划者,这些人企图把这些人民民主国家从民主和人民中“解放”出来,成就纳粹失败了的事情。至于苏联人民,他们早就预见到这些掠夺者的阴谋,他们知道在美国之音的广播员用俄文歌颂着原子弹论者对和平的愿望之同时,这些原子弹论者们正在美国教练他们的飞行员如何轰炸苏联的城市。
他们企图着恐吓人民;但是人民并不就是那么几个神经质的人,人民知道,没有人民和违反人民的意志,战争就打不起来。如果你聚集所有渴望向东方进军的人,那你倒是可以排起一队神气活现的浪荡冒险家。然而,要去打仗那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至于人民,他们不愿打仗,巴黎和平大会便是对那些准备战争的人的一个预先的警告。
法国的原子弹崇拜者现在正准备着应付巴黎的和平大会。这鸡尾酒的造法是尽人皆知的:拒绝签证入境,举行对立的大会,还有在街上捣乱等。在巴黎街上捣乱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巴黎街道不是掌握在国务院手里。但是别的两个办法是采用了。美国当局不准法国的诗人和英国的科学家进入美国,法国当局现在也不准捷克的诗人和波兰的科学家进入法国。一个对立的大会已经宣布要在巴黎举行。
然而,他们是在浪费他们的努力的。纯朴的人民不要战争——这是够简单的事,但它说明了一切。有人也许曾在外交会议中虚张声势,掩饰隐匿,辩称什么因为智利和波利维亚的独裁者接受了华盛顿的决议,那么孵育战争的人背后便站着压倒多数的人类了。这只是给不够学龄的孩子们和文化落后地区如密士失必州、阿拉巴马州那些地方的孩子们看的把戏。欧洲的人民将在巴黎大声地说,他们保存了他们伟大历史的纪念碑,不是为了留给美国飞行员作显著的目标。欧洲的人民将大声地说,要人民当炮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芝加哥的家畜商应该自己让满足于芝加哥的猪羊。全世界的人民将大声地说,他们需要建造房子,培植花园,养育孩子,他们宁爱自己的生命,不要美国式的善终。
让他们保有他们的公约,他们的国会和他们的金元吧——生命总是生命。策划战争的人的计谋带给他们没有什么好处。至于恐惧,如法国人所说的,那是一种没有医生能够医治的痼疾。(此文载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日新时代杂志)


查看完整版本: [-- 战争挑拨者必定失败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