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淮、浉河上的欢呼!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49年07月 -> 淮、浉河上的欢呼!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辛坚 1949-07-30 00:00

淮、浉河上的欢呼!

第4版()
专栏:

  淮、浉河上的欢呼!
辛坚
七月十三日,在平汉线的淮、浉两河上,无数的工农,无数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在火车里,在河岸上,在欢呼和浉炮声中,伴随挂着欢迎红旗和毛主席像的火车,在新修复了的长台关淮河桥上前进!在新修复了的浉河桥上前进!
还在一个月以前,平汉线的淮、浉河的两岸和水面上,情况是多么冷静,多么令人愤恨啊!淮河浉河上架着的两座洋灰大桥,被炸成肉泥一样的坍倒在河里。原有的钢梁,象残骨断骸似的陷在水中,有的象扭折了的梯子一样的无力地靠在倒塌了的洋灰桩上。而在七八十米的半径以内,到处可以找到焦头烂额似的铁片铁筋,除了这些以外,溃退的匪帮又把淮河桥附近制造成一个恐怖的地区,在桥两岸的沙滩里,魔鬼们用毒手埋藏了三四十个地雷,悲惨,凄凉,恐怖,这就是一个月以前淮河浉河破桥上的一切!
六月十日,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三支队在修复平汉线郾城至大刘庄段的线路和沙河大桥以后,在锣鼓喧天的欢送声中,坐着五列的火车,从郾城一直开到淮河边上的长台关站。十一日,战士们清扫了淮河岸上的地雷,并且绑扎好三个人力打桩的木架。从十二日起,在大雨滂沱中,战士们有的光着膀子,有的穿着衬衣,在半人深的河水里面,便开始了人力打桩的工作。一连几日,汽锤上的机器答答声,人力打桩时的喊号声和接号声,响成一片。一到晚上,发电机又把电力送到各处,电灯的光芒,照耀了淮河桥的两岸。铁匠炉的叮当声,工程车上机器声,响彻整宿。供给修桥的部队大量的夹板螺丝钯锯,修理一切损坏了的工具。
在这样紧张忙碌的环境里,闲人是难找到的。司令部政治部各机关的干部和勤杂人员,除了有特别要紧的工作以外,都到现场参加装卸材料,一切的车马,完全集中到现场运输,被雨水淋坏了或者被河水泡病了以及累病了的病号,经过了半天或一天的休息后,又自动的要求参加工作。战士们为了完成任务,冒着雨,光着脑袋加油工作。干部们也冒着雨,和战士在一起,有的挽起裤腿在河里打桩,有的爬上又湿又滑又高的木架上去喊号,经过了十四天的昼夜努力,淮河大桥终于在二十六日修复了。淮河大桥修复以后,除了留下少数部队打扫现场外,主力又立即赶到浉河,帮助那里的部队抢修,全部队的干部战士为着用通车典礼纪念“七一”,通宵达旦,不停工作,到了二十七日,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单等钢梁运来就按上去,如果钢梁及时运到的话,七月一日的通车,显然是不成问题的。
人们应该知道淮浉河桥的修复,是经过了流血和斗争的。六月二十二日,在淮河的岸上,战士赵玉民在工作中踏响了未被发觉的蒋匪埋藏在沙滩里的地雷,血肉横飞,为人民的利益牺牲了自己。而在工作中和风雨、河水以及炎热的太阳作斗争而损坏了健康,或碰伤了的也有不少人。但他们终于继续地坚持了这一工作,并在短期间内恢复了健康和治好了炸伤。
十三日举行了淮浉河两大桥通车典礼,追悼了死难的赵玉民同志,当庆祝通车典礼的鞭炮声军乐声欢呼声响起的时候,这相距二十八公里的新修复起的淮河浉河两大桥上,又以年青健壮的姿态,屹立在两条河床上。


查看完整版本: [-- 淮、浉河上的欢呼!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