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备忘录 关于美帝对朝鲜的侵略罪行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0年06月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备忘录 关于美帝对朝鲜的侵略罪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70-06-26 00:00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备忘录 关于美帝对朝鲜的侵略罪行

第11版()
专栏: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备忘录
关于美帝对朝鲜的侵略罪行
(续昨日第六版)

朝鲜停战为和平解决朝鲜统一问题开辟了新的可能性。
停战协定正如其序言所指出的,其目的是“保证在朝鲜的敌对行为与一切武装行动的完全停止,以待最后和平解决的达成”。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忠实地履行了停战协定,并为使停战转向巩固的和平,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竭尽了力所能及的一切努力。
但是,美帝国主义者仍然没有放弃在侵略朝鲜战争中未能实现的野心,从一开始就粗暴地违反停战协定,拚命阻挠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沿着企图永远霸占南朝鲜、进一步加强殖民地军事基地化政策的道路走下去。早在停战协定签字后还不到半个月,美帝国主义就完全违背规定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的停战协定,同南朝鲜傀儡政府缔结了规定美国侵略军永远霸占南朝鲜的所谓“韩美共同防御条约”。接着,一九五三年十二月,美帝国主义者拒绝了停战协定中预定的关于召开和平解决朝鲜统一问题的政治会议。政治会议被破坏以后,美帝更加固执地破坏停战协定的各项条款。
停战后,美帝国主义者从各方面违反禁止从朝鲜境外增强军事人员和运进增援的作战物资的停战协定第十三款,把南朝鲜傀儡军增至停战当时的两倍。
一九五七年六月,美帝国主义者竟然不顾只有“经双方司令官相互协议”才能修正和增补停战协定的规定,单方面宣布废除规定禁止运进增援的作战物资的第十三款卯项,大量运进“诚实的约翰”火箭、二百八十毫米原子炮、“奈克—赫克里士”导弹和“隼式”导弹等,露骨地把南朝鲜变成了核导弹基地。
对此,当时占领南朝鲜的美国第八军司令兰尼兹尔厚颜无耻地叫嚷:“我们经过数年努力的结果,取得了废除停战协定第十三款卯项的成功,现在我们在那里有新式武器”(“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一九六○年二月三日电)。
随着南朝鲜准备新战争的很快进展,美帝国主义粗暴地践踏停战协定关于禁止敌对行为和一切武装行动各项条款,日益加剧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挑衅活动。
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向共和国北半部地区派遣军事人员和武装间谍,进行袭击、杀人、放火、绑架活动;在空中派飞机侵入,进行侦察活动和敌对行为;在海上派军舰和武装舰艇侵入,炮击我们沿海地区,袭击渔船,不断绑架和平渔民。
美帝侵略者的这种敌对性的挑衅行径,与日俱增。
美帝的军事挑衅和违反停战协定的行为,仅在军事停战委员会正式提出来的,一九五四年是三百多次,到一九六一年增至二千五百一十七次,一九六三年、一九六五年分别急剧增加为六千四百八十四次和六千九百五十三次。
特别是一九六六年十月,约翰逊来到南朝鲜,直接鼓吹挑起新战争,回去以后,美帝反对共和国北半部的军事挑衅行为达到了顶点。
美帝各种军事挑衅行为和违反停战协定的次数,一九六七年是八千四百三十八次,一九六八年高达一万一千一百五十六次。
美帝这种军事挑衅行为达到何种程度从下述事实也可以清楚地看到。约翰逊从南朝鲜回去以后,即从一九六六年十月到一九六七年九月一年期间,美帝国主义侵略军违反停战协定和向我方地区扫射的枪弹炮弹总数,等于他们在停战后十三年期间违反停战协定发射的枪弹炮弹数的五倍以上。
这一切都表明,美帝国主义者在朝鲜已经由准备战争阶段跨到直接发动战争的阶段。
美帝就是这样一贯地在朝鲜追求侵略和战争政策,拚命反对朝鲜的和平统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了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在一九五四年召开的日内瓦会议被美帝的阴谋活动破坏以后,为了促进朝鲜的和平统一,提出了各种合理的方案,并为其实现进行了积极的努力。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每当有机会的时候,一贯地、反复地提出:在从朝鲜撤出所有外国军队的条件下,在没有任何外来势力干涉的情况下,由朝鲜人民自己在民主的基础上实行南北自由大选,建立包括各阶层人民的代表的全朝鲜统一政府,以这种方法实现朝鲜的统一。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此作出了响应,很久以前已经全部主动地撤出了朝鲜。
但是,美帝国主义侵略军却不滚出去,继续盘踞在南朝鲜,顽固地阻挠朝鲜的和平统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也提出,如果不能立即实现南北朝鲜自由大选,在实现完全统一之前,作为过渡性措施可以实行南北朝鲜联邦制。
另外,我们也提出过实现南北朝鲜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和人士往来,作为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措施,在南北分裂的情况下,可以进行连生死存亡都互不知晓的父母、妻子、亲戚、朋友之间的书信往来。
共和国政府多次提出,为了消除南北之间造成的紧张状态,为祖国和平统一创造有利气氛,缔结迫使美帝侵略军撤走和南北互不攻击对方的和平协定,把南北朝鲜的军队各自减到十万或十万以下。
作为实现这一点的榜样,我们甚至还采取了裁减八万名军队的措施。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断提出,为了在祖国统一问题上达成协议,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南北协商。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这一切和平统一方案,是谁都能接受的、最光明正大的和现实的方案。
但是,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完全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旨在实现祖国自主和平统一的合理的、正确的方案,每次都是用侵略性的挑衅行动来回答我们富有诚意的努力。
美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在朝鲜统一问题上,反对我们正当的统一方案,绝非是他们有任何能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接受的方案。
在美帝的指使下,南朝鲜傀儡集团叫嚷什么“胜共统一”。所谓“胜共统一”只能是为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而战,别无其他。
美帝国主义者和南朝鲜傀儡集团还叫嚷什么“联合国监督下的选举”,以此作为掩盖他们这种罪恶行径、阻挠朝鲜统一的盾牌。
在所谓“联合国监督”下进行实现朝鲜统一的选举,其本身就是无视我们民族自决权的行为。本来,联合国根据其宪章第二条第七款规定的原则,就没有理由干涉朝鲜人民本身的内政问题——朝鲜统一问题。
特别是联合国已被美帝国主义者盗用了它的旗帜,沦为朝鲜战争交战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它连参与解决朝鲜统一问题的道义上的权利都已丧失。
尽管如此,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还一味坚持“联合国监督下的选举”,这是因为他们害怕朝鲜人之间自主地实行自由大选,是出于他们阴险的目的,即企图以联合国的名义使强加给南朝鲜的殖民统治制度“合法化”,并使其扩大到整个朝鲜。
由于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的阻挠活动,祖国的统一一再被推迟,美帝的殖民统治继续实行,对此忍无可忍的南朝鲜人民终于在一九六○年四月,通过群众性的起义,推翻了李承晚傀儡政权,其后,他们广泛地展开了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和平统一方案以及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运动。这样一来,打开南北之间交流和协商之门的气氛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浓厚。
美帝国主义者对此感到害怕,抬出朴正熙傀儡法西斯军事集团,制造了军事政变,肆意逮捕、监禁、屠杀要求祖国和平统一的成千上万的民主人士和爱国人民。
甚至南朝鲜人民仅仅说了和平统一这句话,美帝和朴正熙傀儡集团也会无条件地以“违反国法”为名,扣上“叛逆罪”的帽子加以判刑。
南朝鲜“进步党”仅仅因为在傀儡总统选举运动中主张和平统一,因此就被解散,这个党的委员长曹奉岩被判处死刑。
在法西斯军事政变以后,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还以主张和平统一为理由,不经审判就惨无人道地杀害了南朝鲜前“参议院议员”、“统一社会党”领导人李勋九和“社会党”委员长崔根雨,还以同样的理由袭击和封闭了南朝鲜《民族日报》社,并将该社社长赵镛寿处以死刑。
在南朝鲜,诸如此类的镇压行径不计其数。
一九六四年四月,居住在汉城市龙山区的居民共同写成了渴望朝鲜自主和平统一的《统一方针说明书》,并在上面签了名。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以此为理由逮捕并监禁了他们,并处以重刑。
美帝国主义者一向把竭力阻挠朝鲜和平统一,使南朝鲜变成殖民地军事基地,为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而进行的凶恶的军事挑衅行为描写成是为了阻止“来自北方的共产主义威胁”和为了“保护”南朝鲜,妄图以此使其挑衅行为“合法化”。
但是,所谓“来自北方的共产主义威胁”是根本不存在的,也不可能存在。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止一次地阐明,它没有南进的意图,也无意以武力解决朝鲜统一问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希望在自主的民主基础上和平统一国家的立场至今不变。
今天,在朝鲜,新战争的危险就在于美帝霸占着离自己国家数万里的南朝鲜,并不断进行侵略和战争挑衅活动。
这一事实仅从美帝侵略者自己交给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许多认罪书中就可以得到确凿证据。
在美帝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事件期间,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递交的认罪书上写着下面一段话:
“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美舰‘普韦布洛号’船员的供词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提供的有关证明文件中提到关于朝鲜人民军海军舰艇采取自卫措施于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海上截获的该船曾数次非法侵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海,进行侦察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重要军事和国家机密的间谍活动一事属实。对美舰在侵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海,从事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严重的间谍活动承担全部责任,对此郑重道歉,并坚决保证今后任何美国船只将不再侵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海。”
此外,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五日、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三日等,美帝侵略者都一再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了这种认罪和保证。
假若不是美帝国主义者霸占了南朝鲜,朝鲜就不会造成今天这种紧张状态,也不会有任何战争危险。
美帝一方面竭力阻挠签订关于南北朝鲜之间互不使用武力的和平协定,另一方面,又叫嚷“来自北方的威胁”,这本身就充分暴露出侵略者的本性。
说穿了,所谓“来自北方的共产主义侵略威胁”,只不过是美帝国主义者为了掩盖它继续霸占南朝鲜,侵略全朝鲜,进而侵略亚洲的凶恶目的而制造出来的幌子而已。
美帝国主义者叫嚷它有责任“保护”南朝鲜,但是,南朝鲜人民向来都不曾向美帝国主义侵略者要求过任何“保护”。
美帝国主义者用它自己的嘴巴声称的所谓“援助”和“保护”的凶恶本质,今天已被南朝鲜的悲惨现实本身暴露无遗。
在美帝国主义者最反动的殖民地军事法西斯统治下,南朝鲜变成了充满饥饿、贫困、恐怖和屠杀的人间地狱。
今天,在南朝鲜,窃踞政治控制权和经济命脉、掌握军事指挥权的,不是傀儡政权,而是美帝国主义者,是它在当地的殖民统治机构——“美国驻韩大使馆”、“美国国际开发署驻韩国分署”、“驻韩美军司令部”等,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美帝国主义者在组织傀儡政权的当时,就已经炮制了各种侵略性的、奴役性的“条约”和“协定”。停战以后,它又把这些“条约”和“协定”等加以综合和系统化,变本加厉地制造了更多的各种“条约”和“协定”,以“法律”形式把南朝鲜完全变成了它的殖民地。
仅就一九六一年二月缔结的所谓“韩美经济及技术协定”来说,南朝鲜傀儡政府的一切活动都必须“依据美国的有关法令和规定”,美帝国主义者有权“不受限制地观察和重新检查”南朝鲜的“计划工作和有关记录”。南朝鲜傀儡集团承担的义务是“向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提供关于计划工作的全部情报和……其他有关情报”,受它控制,为实现美帝的军事侵略目的而要最大限度地提供一切必要的人力和物力资源。这一“协定”甚至规定,所有进出南朝鲜的美国人及其家属享有与外交官相同的特权,并且全部予以免税。
这是完全明文规定的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的统治和受奴役的关系。
这样,美帝国主义者就有了包括南朝鲜傀儡集团的预算审查在内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所有方面的控制和监督权。南朝鲜傀儡集团没有美国主子的批准,不能随意组织生产活动,更谈不上制定预算。
所以,连美国报纸《华盛顿邮报》都说“目前的政府从本质上讲是接受美国指示的军事政权”(“路透社”华盛顿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日电);某一个美国参议院议员也说“南朝鲜……这样的国家是美国的附属品”(“法新社”纽约一九六五年十月十一日电)。美帝国主义者为了搜罗派往侵略越南南方战场的炮灰,进行百般的挣扎,但是从它的“同盟国”和仆从国,有的连一个人也要不到,有的最大限度也只不过搜罗到百把人或千把人,而从南朝鲜却带去了五万名以上,这个事实本身如实地说明了今天南朝鲜是处在殖民地奴隶的屈辱处境。
由于美帝国主义者掌握了一切权力,随心所欲地推行殖民地掠夺政策,使南朝鲜经济陷于不可收拾的破产状态,人民在“四千年来的民生苦”中呻吟。南朝鲜的民族工业遭到破产和没落,南朝鲜的农业经济也遭到严重破坏。过去以我国的谷仓地带闻名的南朝鲜,现在,年年都不得不从外国进口一百万吨以上的粮食,变成了慢性饥馑地带。
民族文化和朝鲜人民固有的美风良俗被美帝侵略者践踏无遗,各种丧风败俗席卷了南朝鲜全境。南朝鲜人民在两重、三重剥削和压迫下饥寒交迫,许多人为寻找工作徘徊街头。
尽管如此,美帝和朴正熙傀儡集团年年都把预算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用于军费支出,为了榨取这笔款项,进一步加强了对人民租税的掠夺。
今天,美帝国主义者在南朝鲜作为统治者和掠夺者,是以主子姿态行事的罪魁祸首,从下述情况也可清楚说明。它随心所欲地对南朝鲜人民进行屠杀和伤害、暴行、掠夺、放火、强奸等各种野蛮罪行,而在犯罪之后,竟不受任何惩罚。
美帝侵略军对南朝鲜人民进行民族歧视,对他们犯下各种野蛮罪行的事例,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
一九七○年三月五日,在京畿道东豆川,曾有两名美帝侵略军用剃刀向正在酣睡的金氏夫妇颈上乱割,将其杀死(南朝鲜“东洋”通讯社汉城一九七○年三月九日电);一九六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在庆尚北道善山郡龟尾邑的后山,有五名美帝侵略军向四名朝鲜少年乱开猎枪,致使他们全部当场倒下(南朝鲜报纸《京乡新闻》一九六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庆尚北道漆谷郡,曾有美帝侵略军的一名推土机驾驶员,用推土机把三名朝鲜儿童当场压死(南朝鲜报纸《岭南日报》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六日,在京畿道涟川郡官仁面釜谷里,曾发生美帝侵略军以这里的居民为目标发射十八英寸迫击炮弹,致使八人当场死亡,二人受重伤(南朝鲜“合同”通讯社汉城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七日电);一九六九年三月三十日,五十多名美帝侵略军带着刺刀和棍棒,向忠清南道瑞山郡泰安面东门里的居民施加暴行,使五名居民受重伤(南朝鲜报纸《大田日报》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在京畿道平泽郡,三个美帝侵略军强行拉着一名朝鲜妇女用灼热的火炉烫她的面孔,致使她昏迷失神(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南朝鲜“韩国文化广播电台”);一九六八年八月五日,美帝侵略军一名军官放出军犬咬伤一个朝鲜青年,使其受重伤(南朝鲜报纸《韩国日报》一九六八年九月三日);一九七○年五月十日,在京畿道仁川市鹤翼洞,三十多名美帝侵略军集体殴打一名妇女,在她昏迷之后,又顺次轮奸(南朝鲜“同和”通讯社仁川一九七○年五月十五日电);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八日,美帝侵略军一个家伙企图污辱住在汉城市龙山区梨泰院洞的一名妇女,遭到拒绝后,便残忍地将她杀死,甚至放火焚烧尸体,然后逃走(南朝鲜报纸《朝鲜日报》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九日)等等,美帝侵略军犯下的野蛮罪行是不胜枚举的。
据南朝鲜报刊已经大大缩小了的数字,仅在一九六七年二月到一九六九年二月初两年期间,美帝侵略军在南朝鲜干下的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就达三千四百多件(南朝鲜报纸《全南每日新闻》一九六九年二月一日)。
凡是有剥削和压迫的地方就一定会出现人民的革命斗争。从美帝霸占南朝鲜的第一天起,南朝鲜人民就一直为反对侵略者进行了顽强的战斗。一九四六年十月的人民斗争,推翻李承晚傀儡政权的一九六○年四月的人民起义,以及反对“韩日会谈”、争取粉碎卖国的“韩日协定”的斗争、反对朴正熙傀儡集团长期执政阴谋的斗争等等,接二连三掀起的南朝鲜人民的奋勇斗争,从根本上动摇了美帝的殖民统治。
南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正在日益扩大,它正在发展成为武装斗争等各种形式的积极的反美救国斗争。
对此感到惊恐万状的美帝及其走狗朴正熙傀儡集团把南朝鲜爱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也描写成为“北朝鲜的侵入”,同时疯狂地加强野蛮镇压。去年,南朝鲜发生的“统一革命党事件”以及“人民革命党事件”、“南朝鲜赤化工作团事件”、“荏子岛革命组织事件”等各种“事件”,这都是南朝鲜人民爱国斗争的重要表现。但是,朴正熙傀儡集团却把统一革命党汉城市委员会委员长金钟泰等许多革命家和爱国者加以逮捕、监禁,进行中世纪式的拷问和屠杀。
被美帝和南朝鲜傀儡集团称之谓北朝鲜所作所为的、与统一革命党事件等许多事件有关的人员,全都是南朝鲜的大学教授、舆论界人士、军人和公务人员。
南朝鲜当前的危机不能归罪于任何人,正是美帝殖民统治本身的产物,美帝及其走狗绝对掩盖不了这一俨然的事实。
一切事实表明,美帝霸占南朝鲜及其侵略政策是我们民族各种不幸的祸根,是阻碍朝鲜统一的基本障碍,是经常在朝鲜造成紧张局势和新战争危险的根源。

今天,美帝国主义者几乎每天都在进行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玩火,并使朝鲜局势继续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众所周知,一九六八年和一九六九年接连发生的美帝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事件和美帝间谍飞机“EC—121”事件就是美帝国主义企图在朝鲜发动新的战争的有计划策划的一个步骤。
这在美帝国主义者以“普韦布洛号”事件和“EC—121”事件为借口,更大规模地把它的许多侵略武装力量集结于我国周围,疯狂进行战争叫嚣中也充分表现出来。
把侵入我国领海、领空进行侦察和敌对行为的武装间谍船和间谍飞机加以俘获和击落,是国际法上公认的行使主权和谁也不能侵犯的朝鲜人民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尽管如此,美帝国主义者却乘这一事件发生之机,动员许多武装力量,甚至新组成所谓七十一机动舰队,部署在我国近海,把数百架战斗轰炸机和增援兵力从日本和太平洋地区引进南朝鲜,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这种疯狂的战争叫嚣所造成的极为尖锐的我国局势,至今还未得到缓和。
美帝国主义者和南朝鲜傀儡集团在南朝鲜全境建立“战时体制”,给霸占南朝鲜的美帝侵略军和南朝鲜傀儡军下达紧急动员令,在军事分界线一带继续增加侵略武装力量,并处于“特别警备状态”。
美帝国主义者为了增强霸占南朝鲜美帝侵略军的战斗力,“动员在越南有战斗经验的美军到停战线”,“延长美军第八军官兵的服役期限”(南朝鲜报纸《东亚日报》一九六九年五月九日),并把从越南南方替换出来的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部署在冲绳岛、夏威夷和日本,以便“对付在朝鲜和……远东任何地方的紧急状态”(“美联社”华盛顿一九六九年六月十七日电)。
尽管美帝及其走狗经常保持着多达七十万的南朝鲜傀儡军,但是他们为了搜罗更多的南朝鲜青壮年充当炮灰,还新编了二百多万所谓“乡土预备军”,叫嚷“一九七○年度是全力完成预备军之年”,加速其全副武装。
美帝国主义者正在南朝鲜继续增强它的空军武装力量,最近它把第九十五战斗轰炸机大队和由“F—4鬼怪式”战斗机组成的第五航空队所属的第三百三十四和第三百三十五战斗飞行大队引进了南朝鲜(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南朝鲜“韩国文化广播电台”),今年六月二日再把由“F—4鬼怪式”战斗机编成的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所属的两个战术飞行团引进来,增强霸占南朝鲜的美帝国主义侵略军(南朝鲜“同和”通讯社一九七○年六月二日电),同时,又把十六架“F—4鬼怪式”战斗机和数十架“U10B”军用飞机引进来,交给了南朝鲜傀儡军(美国报纸《星条报》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今年二月,它把几十架“T—33”型喷气式飞机和十五架“F—5B”喷气式战斗机交给了南朝鲜傀儡军(一九七○年二月四日南朝鲜“中央广播电台”);五月,又把几十架“C—54”大型运输机交给了南朝鲜傀儡军(一九七○年五月十五日南朝鲜“东洋无线电广播电台”)。
美帝国主义者不仅运进军用飞机,而且继续运进各种新式大炮、新型军用车辆等许多杀人武器和作战装备,加紧使南朝鲜傀儡军的军事装备现代化。
按照美帝国主义侵略和战争政策的要求,今天,南朝鲜到处都在新建和扩建战略公路、港湾、军用机场等各种军事基地和军事设施。
在美帝的指使下,南朝鲜傀儡集团一方面以建设“高速公路”为名,加紧建设战略公路,另一方面把仁川港变成“特殊港”,推进釜山、木浦、浦项等三十个港口的扩建工程。
美帝国主义在军事分界线附近的议政府建设“大型运输机着陆场”已经完工(南朝鲜“同和”通讯社汉城一九六九年九月十一日电),接着,加紧扩建金浦、蔚山、济州、全州、丽水等重要机场的工程和新建高山、摹瑟浦地区新的机场,在西海和南海四百九十九个岛屿加紧建设直升飞机着陆场(南朝鲜“同和”通讯社汉城一九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电)。
美帝国主义者使南朝鲜的一切人力、物力资源都服从于自己的军事目的和战争政策。
美帝国主义在经济“近代化”的幌子下,加速南朝鲜经济军事化,以满足其军事需要。
美帝国主义在一九七○财政年度期间,准备向南朝鲜提供二亿一千万美元的军事“援助”和特别军事“援助”,相当于它的对外军事“援助”的百分之六十(“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一九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电)。
不仅如此,它让南朝鲜傀儡政府今年制订了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三十四、相当于一九六一年七点六倍的四千三百二十七亿元以上的庞大的战争预算,给在贫穷中呻吟的南朝鲜人民加上了沉重的军事费用负担(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南朝鲜“东洋无线电广播电台”)。
这样,今天,南朝鲜集结了庞大的兵力,变成为一切都为战争政策服务的一个大兵营和旨在挑起新战争的练兵场。
美帝国主义者接连不断地向南朝鲜派出它的战争贩子,在前沿和军事基地窜来窜去,经常把南朝鲜傀儡叫到华盛顿,反复讨论战争阴谋,这正表明,它为在朝鲜挑起新的侵略战争已达到如何疯狂的地步。
去年八月,战争头目尼克松把朴正熙傀儡直接召到旧金山,叫嚷什么“重申”对共和国北半部的“共同报复”,并要增强对南朝鲜的军事“援助”。
今年以来,太平洋地区美国陆军司令、副司令,美国空军军事空运司令,美国空军空防司令,美国第五航空队司令等许多战争贩子钻进南朝鲜,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和军事基地窜来窜去,“检查”旨在挑起新战争的“战斗准备状态”。不久前,美帝国主义把南朝鲜傀儡陆军参谋总长这个家伙叫到华盛顿,进行密谈,以求“战斗姿态”的完善(南朝鲜“东洋”通讯社汉城一九七○年三月十六日电)。
得到主子积极支持的朴正熙傀儡叫嚷“采取决定性行动的时期正在到来”(“合众国际社”旧金山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二日电),声嘶力竭地叫嚷“完善无懈可击的战斗姿态”和“完成战时紧急动员体制”。
美帝国主义者还把共和国北半部当作假想敌,在南朝鲜各地接连举行进攻性的军事演习活动。
去年三月,美帝国主义者以检验在朝鲜新战争准备状况为目的,在所谓“福克斯·雷蒂纳”作战的名义下,把许多侵略军部队和军用物资从美国本土“空运”到南朝鲜,进行极其挑衅性的军事演习骚动(南朝鲜报纸《东亚日报》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一日)。
以后,同年五月,美帝国主义动员它在南朝鲜的侵略军将校军官和在日本的空军将校军官,在军事分界线一带进行“美国空军战斗机的实地轰炸、机枪扫射、防空、气象侦察等多种模拟”训练(一九六九年五月八日南朝鲜“基督教广播电台”)。
今年三月,在南朝鲜整个海域动员了几十艘各种舰艇和飞机,进行了“同实战相仿”的所谓“韩美联合反潜水艇训练”(一九七○年三月四日南朝鲜“中央广播电台”)。
四月份一个月内,动员了几万名兵力和战斗轰炸机,进行了所谓“野战军春季大机动训练”,在南朝鲜东海岸一带出动美国第七舰队所属的海军、南朝鲜傀儡军海军、各种海军舰艇和美帝侵略军的飞机,掀起“韩美联合登陆作战”骚动,还在“紧急对策”的名义下拉进傀儡军、“公务员”和民间人士,进行假想侵略战争的所谓“乙支图上演习”的战争演习活动(南朝鲜“合同”通讯社汉城一九七○年四月十日、二十八日电,一九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南朝鲜“东洋无线电广播电台”)。
美帝国主义者一方面在南朝鲜如此加紧进行新战争准备,另一方面不断进行反对共和国北半部的军事挑衅行为。
今年以来,仅从一月起到六月中旬为止,美帝国主义为了制造挑起新战争的借口,在军事分界线一带进行武装袭击、枪炮射击等违反停战协定行为共达五千一百余件。
美帝国主义者在四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连续在军事分界线西段向我方哨所进行武装挑衅,四月二十九日,又把许多重武器非法运入军事分界线中段非军事区内,向我方发射一万多发枪弹炮弹,进行严重的军事挑衅。
六月三日,美帝侵略者在军事分界线西段和中段,向非军事区我人民军哨所发射了几万发枪弹炮弹。
此后,六月五日,美帝侵略者又派武装间谍船“I—2”侵入西海我方沿海,进行侦察活动,不仅策划劫持我方渔船,而且在被我人民军海上警备艇制止以后,又肆意向我方舰艇和渔船开枪开炮,与此同时出现美帝侵略军战斗机,向我方进行射击,同时从它们控制的地区也猛烈开炮,进行极其严重的挑衅。
与此同时,美帝国主义者不断派遣许多武装间谍侵入共和国北半部地区。
美帝武装间谍入侵事件,去年仅我方在军事停战委员会正式提出抗议的就近七十起。
美帝侵略者在三月十二日、十三日和二十七日,四月十一日和十二日,二十四日和二十五日以及二十八日,连续派武装间谍匪徒侵入我方地区,进行挑衅。
美帝侵略者连续进行愚蠢的各种军事挑衅行为,是旨在进一步加剧朝鲜紧张状态,把局势引向战争的、预谋的、有计划的策动。
美帝国主义者甚至借口“武装保护”不断明目张胆地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敌对性的侦察飞行,在“B—52”战略轰炸机上载着氢弹对我国周围进行“空中巡逻”飞行(“法新社”东京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三日电,“合众国际社”东京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四日电)。
虽然美帝国主义者口头上说这种飞机是在公海上空飞行的,但是没有根据保证它不再侵犯我国领空。
如果美帝国主义者的军用飞机侵犯我国领空,朝鲜人民只有一如既往地采取保卫自己主权的坚决措施。
如果这样,美帝国主义者可以以此为借口,进行大规模的“报复”攻击,今天我国正面临着由于美帝一架飞机侵犯事件而在任何时候都会卷入全面战争的危险局势。
美帝国主义者甚至把朝鲜人民的死敌——日本军国主义者也拉进来,参与在朝鲜挑起新战争的阴谋活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帝国主义者在粗暴地践踏国际公约的同时,重新武装日本军国主义,目前走上了向日本反动统治阶层抛出共同进行侵略的诱饵,把日本军队推上了直接对朝鲜和亚洲进行侵略的前台的阶段。
在美帝国主义的积极庇护下重新复活了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从历史上就一向惯于以大国为靠山进行侵略和掠夺。它按照这一老办法,积极参与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并以此为代价,妄图重新侵略南朝鲜,把它作为实现“大东亚共荣圈”旧梦的跳板。
基于这种打算,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者早在一九六三年就抛出了臭名昭著的“三矢作战计划”,阴谋当美帝在朝鲜挑起战争时,向朝鲜派出日本“自卫队”。接着,它们又炮制了“飞龙作战计划”、“奔牛作战计划”等一系列战争计划,从而把“三矢作战计划”加以具体化。在美帝的操纵下,日本军国主义者于一九六五年匆匆忙忙地结束同南朝鲜傀儡集团的“韩日会谈”,并签订了罪恶的“韩日协定”。
随着“韩日协定”的签订,日本军国主义者就变本加厉地重新侵略南朝鲜。美帝国主义和日本佐藤政府、南朝鲜傀儡集团之间通过双边军事协定,事实上已结成三角军事同盟。
日本军国主义者配合美帝国主义新的战争挑衅活动,一方面重新改组日本“自卫队”,将其主力部署到靠近我国的日本西部地区,并进行假想在朝鲜作战的各种军事训练,另一方面又加紧同南朝鲜傀儡集团的军事勾结,以便建立“美日韩联合作战体系”。
一九六五年十月,美帝侵略军和日本“自卫队”、南朝鲜伪军连续进行了“美日韩空军联合演习”等联合军事演习。
日本军国主义者则更加频繁地、公开地进入南朝鲜,炮制了进行联合作战行动的具体计划。仅在去年一年,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头目和“自卫队”陆上幕僚长、幕僚长联席会议议长等,先后以日本国会“亲善访问团”以及什么“代表团”的名义爬进南朝鲜,到军事分界线一带乱窜,“视察”了南朝鲜伪军部队,并同朴正熙傀儡集团举行了战争密谈。
今天,日本军国主义者向南朝鲜傀儡集团大批供应坦克、军用汽车等各种军用器材和军火生产设备,并且直接承担南朝鲜的军事基地、军用公路、军港和铁路等扩建工程。
当美帝侵略者在制造美帝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事件和大型间谍飞机“EC—121”事件以后,疯狂地叫嚣发动战争时,佐藤政府配合美帝,下令日本“自卫队”进入“紧急战备状态”(日本“时事”通讯社东京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七日电),做好了“临战姿态”。从这一事实可以看到日本军国主义者是多么积极参与美帝国主义发动新战争的阴谋活动。
去年十一月,经过尼克松—佐藤会谈发表美日“联合公报”以后,日本军国主义者更加赤裸裸地暴露了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敌视政策和军事侵略企图。
美帝国主义者妄图把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作为所谓“尼克松主义”的“新亚洲政策”的支柱,用来作为侵略亚洲的主要攻击力量,使其充当马前卒,并以它为骨干,撮合朴正熙集团、蒋介石集团等亚洲的傀儡,组成新的亚洲“反共”军事同盟。美帝国主义的这一罪恶阴谋已暴露无遗。佐藤政府对此心领神会,叫嚷什么南朝鲜“对日本本身的安全是必不可少的”,台湾“对日本的安全是极重要的因素”,越南南方也与日本的“安全”有关,并且同美帝一道,胆敢敌视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和越南人民,粗暴地侵犯其领土完整,使整个亚洲地区的局势变得极为尖锐。
佐藤政府在日本国会叫嚷什么一旦在朝鲜重新爆发战争,日本不能“隔岸观火”,必须考虑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攻击”(日本“时事”通讯社东京一九七○年二月二十四日电)。
它在“保护侨民”的惯用的侵略借口下,甚至叫嚷向南朝鲜派出日本军队(“德新社”东京一九七○年三月三日电)。
这一切事实说明,日本军国主义者在签订“韩日协定”以后,在美帝国主义的积极庇护下,加紧对南朝鲜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进行渗透,现在又参与美帝国主义挑起新战争的阴谋活动,甚至妄图对朝鲜直接发动军事侵略。
所有迹象都清楚地表明,如果朝鲜人民不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不做好一切准备,那么,美帝国主义者就可能随时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新的侵略战争。
局势十分紧张,朝鲜正处在美帝国主义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挑起战争的危险状态中。
今天,朝鲜的和平只有依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朝鲜人民的最大耐性和顽强的斗争,以及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斗争才能维护。
历史事实证明,美帝国主义者是最凶恶的罪犯和侵略者。它给沉浸在解放喜悦中的我们朝鲜人民造成了分裂的悲剧,把我们渴望统一的民族推到同族相残的流血灾难中,把殖民奴役强加于要求自主发展的南朝鲜人民。今天,它又疯狂地企图把新战争的灾难强加于朝鲜人民。
目前,朝鲜的局势极为尖锐,有随时可能再次爆发战争的危险,这完全是由于美帝国主义者跑到远离本国几万里以外的朝鲜,加紧推行反对朝鲜人民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结果。
在朝鲜,战争的根源在于美帝国主义霸占南朝鲜和它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侵略政策,因此,在朝鲜会不会发生全面战争,完全取决于美帝国主义者。
今天,要想在朝鲜制止战争,首先必须清除这种战火的根源。
美帝国主义者必须立即停止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挑起侵略战争的阴谋活动,撤走它的侵略军队和杀人武器,并毫不拖延地滚出南朝鲜。
这是在朝鲜制止发生新的全面战争的根本条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从其不存在各种剥削和压迫的国家社会制度的本质出发,把为反对侵略别国,维护和平、民主、民族独立和社会进步而斗争,作为自己的对外政策的根本。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愿意在美帝侵略军撤出南朝鲜以后,南北朝鲜之间签订互不侵犯对方的和平协定,并采取措施,将南北朝鲜的军队裁减到十万或十万以下。这正是在朝鲜维护巩固的和平的可靠保证。
迫使美帝侵略军撤出南朝鲜,是解决朝鲜的和平统一问题的先决条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一向主张,现在仍然主张,在迫使美帝侵略军撤出南朝鲜以后,在没有任何外来势力干涉的情况下,由朝鲜人民自己自主地在民主原则下,用和平方法实现朝鲜的统一。
作为实现上述主张的途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仍然主张在民主的基础上,举行自由的南北大选,成立统一的中央政府,并愿意在实现完全统一以前,如有必要,可以继续保留现在南北不同的社会制度,作为过渡性的措施,实行南北朝鲜联邦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要求实现南北之间的贸易、经济合作,科学、文化、艺术、体育方面的相互交流和合作,实现南北之间的书信和人士来往,并由各政党、社会团体和代表全体人民的人员举行南北协商,以商定上述问题。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强烈要求联合国采取措施,撤销美帝强行炮制的、违背联合国宪章的一切有关“朝鲜问题”的非法的“决议”,撤出在“联合国军”的招牌下霸占南朝鲜的美帝侵略军,并立即解散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
解决朝鲜的统一问题,不需要有外国军队,对此联合国或其他任何外部势力无权干涉。朝鲜人民是有充分能力用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自己内政问题的、智慧的、文明的民族。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如有必要,可以召开有关国家的国际会议。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揭露美帝国主义者对朝鲜的侵略罪行,阐明自己对祖国的统一问题所采取的始终如一的原则立场的同时,热烈呼吁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对此密切注意,坚决谴责美帝挑起新战争的阴谋活动,进一步广泛有力地开展斗争,要求美帝侵略军立即滚出南朝鲜,以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
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共同敌人,是头号斗争对象。离开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离开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就不能维护和平,就不能争取民族解放、独立、民主和社会主义的胜利。
朝鲜人民迫使美帝侵略者撤出南朝鲜、争取和平统一祖国的斗争,是全世界范围内掀起的反帝反美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的正义斗争。
今后,朝鲜人民仍将高举反帝反美斗争的革命旗帜,同社会主义各国团结起来,同世界所有革命人民团结起来,特别是为从亚洲赶走美帝侵略者,建设独立、繁荣的新亚洲而同亚洲地区所有革命人民紧密团结起来,进行斗争。
亚洲各革命国家的人民,只要建立统一战线,共同打击美帝国主义,就能够打败它,就能够牢固地保障反帝共同事业的胜利。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确信,我们关于迫使美帝侵略军撤出南朝鲜,维护朝鲜的巩固和平,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的光明正大的主张和立场,将得到珍视和平、民主、民族独立和社会进步的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完全支持和同情。
一九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平壤


查看完整版本: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备忘录 关于美帝对朝鲜的侵略罪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