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个受工农兵欢迎的“新医班”——广州中山医学院“新医班”的调查报告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1年04月 -> 一个受工农兵欢迎的“新医班”——广州中山医学院“新医班”的调查报告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71-04-16 00:00

一个受工农兵欢迎的“新医班”——广州中山医学院“新医班”的调查报告

第2版()
专栏:

一个受工农兵欢迎的“新医班”
——广州中山医学院“新医班”的调查报告
毛主席教导我们:“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本期发表了两篇试点班的调查报告和总结,为医学教育革命提供了一些经验。我们希望各校的试点班都能根据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及各项指示,把某一方面较为成熟和一致的经验认真加以总结,使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进一步推动大学教育革命的发展。——编 者
一九六九年五月,广州中山医学院在博罗县的山村举办了一期工农兵学员试点班——“新医班”。“新医班”共有学员六十五名,多数具有初中文化程度,学制一年。
“新医班”遵照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教导,坚持开门办学,使学员在政治上和业务上都成长很快。他们毕业后回到工厂、农村,表现很好,受到广大工农兵的欢迎。一九七○年,“新医班”被评为广东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一个先进单位。“新医班”开门办学的经验,有力地推动了中山医学院的教育革命。
工农兵学员入学以后,怎样才能使他们既保持劳动人民本色,又学到独立处理农村、厂矿常见病、多发病的过硬本领,成为新型的无产阶级卫生工作人员?“新医班”是这样做的:
坚持同工农群众相结合
开始,有的干部、教师认为:工农兵学员“根正,苗红,觉悟高,不下乡下厂也变不了。”一些有“自来红”思想的学员,也有重业务、轻政治的苗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医班”党支部发动大家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对工农兵学员进行分析。大家认识到,工农兵学员虽然出身好,无产阶级感情比较深,政治觉悟比较高,但是要把他们培养成为无产阶级卫生工作者,必须坚持突出无产阶级政治,让他们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改造世界观,把朴素的阶级感情,提高到自觉地执行和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高度。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不受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学好为人民服务的过硬本领。
认识统一后,“新医班”党支部对新学员进行了如下一些工作:
第一、组织工农兵学员,带着世界观中的问题,在农村搞社会调查,开展查病、防病、治病的活动,进行两条路线斗争的教育。有个出身贫农、当过解放军战士的工人学员,原来认为自己政治上牢靠,只要学到些业务知识就好回去交账了。入学以后,他一度埋头读书,不问政治。后来,在巡回医疗中,我们发现一位患甲状腺囊肿十多年的贫农老大娘,过去曾经三次到广州中山医学院求医,花了一百多元,但是,由于医院执行的是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缺乏工农兵的阶级感情,没有认真给她治病,她的病一直没治好。这次,“新医班”狠批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革命师生加深了对贫下中农的阶级感情,把老大娘的病治好了。这件事使这个学员受了一场深刻的两条路线斗争教育。他认识到:头脑里没有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即使学到一些本领,也不能很好为工农兵服务。从此,他处处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坚持为革命而学,被评为五好学员。
第二、在治病过程中,组织学员向工农兵学习,把治病的过程变成进一步培养学员无产阶级感情的过程,不断提高学员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自觉性。一天,从连南瑶族自治县山区来了一位患有腹股沟斜疝的老贫农谢大爷。对这位远道来的老年病人,大家的意见是由外科教员亲自给他动手术。但是,谢大爷却婉言谢绝了。他说:“培养下一代,人人有责任。我年纪大了,别的也很难出力了,只要你们通过给我开刀,学到一点本事,将来好好为人民服务,我就心满意足了。”在谢大爷这种崇高的革命精神鼓舞下,学员们成功地为他动了手术。事后,大家都说:从谢大爷身上,看到了老一辈工农兵对革命后代的殷切期望,学到了无产阶级感情,学到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认识到了自己为革命而学的重大责任。
第三、坚持让工农兵学员在校期间不脱离生产劳动。学员入学后的第一课,就是用自己的双手,把当地原有的几间破房子,改建成一个有课堂、宿舍、药圃、农场、土药厂、土医院的教学、医疗、科研、生产四结合的教学基地。平时,学员以学医为主,兼学别样,学工、学农、学军,批判资产阶级。学员每天劳动一小时,农忙季节,集中到生产队劳动七到十天。巡回医疗教学时,结合贯彻执行“预防为主”的方针,和贫下中农一道,大搞爱国卫生运动。学习中草药时,学员就上山采药,到土药厂制药。在卫生院实习时,学员对护理和勤杂工作,样样都干。使学员沿着毛主席光辉《五·七指示》的方向,不断前进。
坚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
开始,有人认为:“工农兵学员最需要的是理论。应该多讲课,多读书,少下乡,少实践。”针对这种观点,“新医班”党支部组织革命师生狠批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有的教员回忆过去旧医学院的教学严重脱离实际,“学医三、四年,不见病人面”,毕业以后,“理论一大套,看起病来汗直冒”。通过批判,学员认识到:学习医学基本理论,也要重视实践,“从战争学习战争”,否则就会走“三脱离”的老路。
一年多来,“新医班”在开门办学的实践中,建立了一套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医学教学新体制。
在教学程序上,改变了过去“一般基础——医学基础——临床理论——临床实习”的“三脱离”教学程序,按照“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规律,建立了“临床——基础理论——临床”的多次反复、由浅入深的教学新程序。“新医班”全部教学活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结合到农村社、队巡回医疗教学,讲授医学基本理论知识;第二阶段,带着巡回医疗教学中所遇到的种种疑难问题,回到教学基地结合典型病例,进行系统理论教学;第三阶段,回到医疗实践,通过病例讨论、专题讲座,培养学生独立防治疾病的能力。这样,既防止了片面强调实践、忽视理论的倾向,又防止了片面强调理论、忽视实践的倾向,从根本上克服了过去理论与实践脱离,医疗与教学分离,基础课与临床课脱节的弊病。学生通过开门办学,在实践中学,领会得快,学得扎实,学了就能用。
在课程设置上,将过去庞杂烦琐、求洋求全的三十六门课程,加以精简、合并、改造,设置了十二门新课程。新课程是通过反复调查研究,根据农村、厂矿防治常见病、多发病的实际需要,既照顾到工农兵学员的原有水平,也考虑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要求,按照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创立我国新医学新药学的方向,重新设置的。在十二门新课程中,还根据工农兵学员的要求,增设了《家禽家畜常见病的防治》。
在教学方法上,废除了过去满堂灌、注入式的教学方法,把教学活动放到防治疾病的现场中去进行。把理论和实践、读书和使用结合起来,使学员既学到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又学到了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如中草药课在山区办学习班;外科以巡回手术队的形式,边干边学;内科与儿科则在公社卫生院结合典型病例的抢救,进行教学。有的课如讲钩虫、蛔虫病,先请贫下中农控诉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罪恶,讲述病史,然后由教师补充讲解防治知识。课后,学员就用新针疗法、中草药为贫下中农驱虫,同贫下中农一道搞防治工作。
坚持中西医结合
开始,有的教员认为“学员学习时间短,学好西医就不简单了。”还有人认为“自己是西医,中草药的知识还不如学员多”,对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有畏难情绪。“新医班”党支部认为:在教学内容上能否坚持中西医结合,关键在于西医教员,要帮助他们进一步提高两条路线斗争觉悟,清除头脑里的错误思想。同时,也应注意克服过去学中医时容易发生的那种“关起门来,纸上谈兵”,愈学愈玄的偏向。为此,“新医班”组织教师和学员通过开门办学,拜老贫农、老药农、“赤脚医生”和解放军战士为师。学中草药,就通过采药,制药,临床用药,到中药店当学徒,拣药、称药、包药来学。这样,边干边学,效果很好。
为了加快中西医结合的进程,“新医班”还采取了边学习、边结合、边总结、边提高的办法。先在各门课程中,由中西医共同讲授,再由西医诊断,由中医治疗或中西医一起进行治疗。后来是采取“取长补短,互相渗透”的方法。例如:将中医的望、闻、问、切和西医的视、触、叩、听,结合为问、望、触、叩、闻“五诊”,作为新的诊断方法。又如有些病把西医病因诊断和中医辩证施治合并,用中草药、新医疗法、西医疗法治疗,比中医或西医单独治疗取得了更好的疗效。这样在实践中学,使“新医班”的学员较快地掌握了中西医两套本领,被贫下中农称为“能够左右开弓的新医生”。
中山医学院“新医班”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实行开门办学,从根本上改变了“三脱离”的状况,不仅培养了一批无产阶级的基层卫生人员,而且有力地促进了学院的教育革命,为改造旧大学,建设社会主义的医科大学积累了经验。
广东省革命委员会教育办公室调查组


查看完整版本: [-- 一个受工农兵欢迎的“新医班”——广州中山医学院“新医班”的调查报告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