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们的赤脚医生真好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3年12月 -> 我们的赤脚医生真好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张友 1973-12-03 00:00

我们的赤脚医生真好

第2版()
专栏:

我们的赤脚医生真好
辽宁省喀左自治县公营子大队贫农社员 张友
要说起我们大队的赤脚医生来,那可真是“眼珠子扎刺儿——没挑!”打从办起合作医疗后,他们天天闲不住,风里来雪里奔,只要听说有病人,抄起药包就去,从来没见他们皱皱眉头。他们做的好事三天三宿也说不尽。拿前年正月给我老伴治病这件事来讲,就挺感动人。
我老伴打娘家顶雪回来,因为小产流血不止,加上长期身体虚弱,经不住这么折腾。傍晚掌灯的时候,血流得就越发“蝎虎”了。等到小半夜,病人的脸就象窗户纸一样刷白,手脚发凉,心口窝的气儿也不大了。这下子可把全家人吓毛了,我赶紧去请大夫。赤脚医生都躺在热被窝里了,听我一说,披着棉袄、拎着药包,顶雪跑来了。进屋一看,病得挺重,征求我的意见,要送医院。我寻思病得这么厉害,又是黑灯瞎火、大雪泡天的,一走一滑更没有把握。我说,你们就给治吧。两个赤脚医生也觉得送医院有困难,就商量着治疗。摸脉、试体温,查药书,研究着开方子。他们两个人亲自下手给熬药、打止血针、注射葡萄糖,中药、西药配合治疗。病人的脉搏微弱,他们的眉头就拧成疙瘩,病人的呼吸稍有舒展,他们的身上都觉得轻松。一点、两点,时间慢慢过去了。孩子们困得东倒西歪睡着了。但是,赤脚医生一直忙到鸡叫,整宿没合眼。一天、两天过去了。赤脚医生的眼熬红了,可他们还是守候在旁边,一连三、四天,直到病情见轻,他们才松一口气。又经过四、五天治疗,我老伴完全脱离了危险。他们这才放了心,睡上了安稳觉。
打这往后,我经常跟孩子们说,要不是咱们大队的赤脚医生的精心调治,你妈妈早没命了。合作医疗制度就是好,咱多昝也不能忘记它的好处哇!


查看完整版本: [-- 我们的赤脚医生真好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