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日本经济面临难题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3年12月 -> 日本经济面临难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荆然 1973-12-07 00:00

日本经济面临难题

第6版()
专栏:

日本经济面临难题
荆然
日本经济自从去年年初度过战后第六次危机(一九七○——一九七一年)以后,又迅速地走上了所谓“景气旺盛”的阶段。但是,目前的难题却不少,使日本经济界深感不安。
日本经济战后有了很大发展。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日本国民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率,五十年代为百分之九点一,六十年代则为百分之十一点三。增长速度超过美、西德、法、英等国。有些人把这说成是“历史学家所仅见的”“经济奇迹”,借此来为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辩护。其实,日本经济的发展,是一种畸形膨胀。它的增长速度虽快,基础却很脆弱。一般说,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都带畸形性质,但是日本经济的畸形发展,却更突出,更严重。现在日本经济中存在着的一些难以解决的严重问题,正是经济畸形膨胀造成的,或者同经济畸形膨胀有密切关系。本文仅就日本的农业、通货膨胀以及资源问题作一概述。
农业衰落引起不安
近年来,世界上一些国家粮食减产,粮食和许多农产品价格上涨,特别是美国今年宣布限制大豆等农产品出口,在日本引起了很大震动。这个困难好象突如其来,其实却是长期推行的经济政策带来的必然结果。
日本经济的畸形发展,突出地表现在工业和农业两大部门严重失调。一九七○年日本工矿业产量已经增加到战前水平(一九三四——一九三六年)的十二点四倍,而农林水产业的产量仅为战前的一点七倍。工业的高速增长,是在牺牲农业的情况下实现的。从一九六○年起,日本实行了所谓“高速度发展经济”、在十年内使“国民生产增长一倍”的政策。一九六一年制定了“改革农业结构”的“农业基本法”,要求在十年内把百分之六十的农民吸引到城市。一九七一年,提出的所谓“农村工业化”计划,使工业进一步占用了大量耕地,使大批农民离开了农村。据统计,日本农业(包括林业)就业人口,一九六○年是一千四百五十四万人,一九七二年减少到七百零五万人。从一九六九年以来,日本农业产值连续三年呈现停滞或下降。一九七一年度农业总产值为四万三千三百零七亿日元,在农产品物价指数上升百分之三十二点一的情况下,还比上一年度减少了百分之五点二。农业净产值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从一九六○年的百分之十点二,下降到一九七○年的百分之五点五。
战后二十多年来,除了稻米产量有所增长外,日本的其他许多农产品如小麦、大麦、大豆、杂粮等,都大量减产。以小麦为例,一九五五年产量是一百四十六万吨,到一九七二年下降到约三十万吨,不够日本国内小麦需要量的十分之一。日本的粮食自给率是主要工业国家中最低的。据报道,日本的粮食自给率,如用价格来计算,已从一九六○年的百分之九十下降到一九七二年的百分之七十四。日本农林省人士说,现在日本的营养自给率仅有百分之六十二。一九五六——一九五九年日本每年进口农产品只需七至八亿美元,而到一九七○年则增至三十二亿五千万美元。
在农产品供应方面,日本对美国的依赖越来越大。最近几年,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不断扩大农产品贸易自由化的范围,并于一九七一年提前实行了六十一种农产品进口自由化。在农产品过剩的时候,美国经常埋怨日本购买美国的农产品还不够多。可是,到了今年夏天,美国看到在国际市场上农产品看涨旺销,又反过来限制部分农产品出口,使日本闹起大豆等农产品恐慌,食品价格猛涨,人心惶惶不安。
本来,工业发展快、农业相对落后这种不平衡的情况,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中都是存在的,但是,日本的情况比起一些国家来要严重得多。举几个国家的粮食产量数字来看:从一九六○年到一九七○年,西德增加了百分之九点七,法国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三点四,英国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六点四,而日本却减少了百分之十七点八(减少的主要是麦类和杂粮)。因为西欧国家农业长期以来以极大的努力,保护了本国和共同市场的农业,而日本为了使垄断资本从工业高速膨胀中得到最大限度的利润,宁愿牺牲农业的发展。
通货膨胀加剧
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已经成为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的通病,日本不仅不例外,而且此病格外严重。
进入六十年代以后,日本的物价上涨趋势随着经济的迅速膨胀而加剧,尤其是消费物价急剧上涨,打破了在五十年代多数年度中的物价比较稳定的局面(一般年度上涨幅度不大、经济危机年度略有下降)。进入七十年代后发生的战后第六次经济危机期间(一九七○——一九七一年),物价仍然继续上涨:一九七○年消费物价比一九六九年上涨百分之七点三,批发物价上涨百分之二点四;一九七一年消费物价又比一九七○年上涨百分之六点二,只有批发物价比一九七○年下跌百分之零点八。
到了一九七二年,日本经济开始从危机中回升,市场上出现了商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的局面。尤其是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物价空前暴涨,今年仍在持续腾涨。不仅消费物价,连过去多年上涨幅度较小的批发物价也猛涨不已。据官方统计,今年六月份批发物价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十三点六。食品、纤维品、木材、钢铁等的批发价格的上涨幅度打破战后最高纪录。至于零售价格,特别是许多人民生活必需的消费品价格,上涨更为惊人。例如东京地区今年四月与去年同月相比,鱼类、糯米、面包、牛肉等涨价都在百分之二十以上,大豆涨价百分之四十一点七,萝卜、马铃薯、洋白菜等涨价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每平方码棉布价格,今年三月比年初上涨了百分之五十二。消费品的涨价,加上国营铁路运费和房租的上涨,使广大劳动人民在衣、食、住、行方面受到严重威胁。
日本工人的工资水平,比起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工资一向是低的,虽然这种差距在逐渐缩小。现在的情况是,许多工人的工资增加的幅度仍然小于物价上涨的幅度。
物价暴涨是由于政府采取通货膨胀政策(过多地增加货币发行量,猛烈扩大财政投资等等)所造成的。近年来国际市场上的原料和农产品涨价,对日本的物价上涨也是一个刺激因素。垄断资本利用通货膨胀向劳动人民进攻,获取高额利润,但是也很耽心通货膨胀如同江河决堤一样,失去控制。今年春季以来,日本政府采取了一些“物价对策”,如调整财政支出,扩大进口,数次提高官定利率等等,企图“抑制”一下物价的暴涨。这些对策现时还没有看出明显效果。据日本银行公布,今年八月份头十天的批发物价仍然比去年同月上升了百分之十六点六。
通货膨胀的加剧,特别是批发物价的暴涨,不但加剧了国内经济的困难,而且势必削弱日本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使日本的对外贸易受到不利的影响。据报道,今年四月到九月的半年中,日本对外贸易出现了十亿六千七百万美元的入超,这是五年来第一次。自三月份以来,日本国际收支连续七个月出现赤字,这也是过去几年所未有的现象。当然,造成这个情况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如日元升值影响,资本输入的增加,促进进口的政策的发生作用等等),但是,通货膨胀无疑是国际收支出现逆差的重要因素之一。
资源问题尖锐化
随着经济的畸形膨胀,日本的资源问题显得尖锐起来了。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工业的急剧膨胀,使日本对海外原料资源的依赖越来越大。据统计,日本在铜、铝、铅、锌、镍、铁矿石、原煤、石油、天然气和铀等十种主要原料、燃料方面对外依赖程度,一九六○年为百分之七十一,一九七○年就增加到百分之九十,其中铝、镍和铀是百分之百,石油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七。一九七○年,日本矿产的进口额高达八十六亿美元,占日本进口总额的百分之四十四。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源进口国。
现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都面临着能源问题,日本尤其是这样,因为日本基本上依靠由美国垄断资本控制的国际石油公司供应石油。日本石油消耗量一九五五年仅为八百七十万吨,一九七二年就增加到两亿四千多万吨。日本正在努力同产油国联合开采石油和直接向它们购买石油,以减少对外国垄断资本的依赖。但是要改变这种对外依赖的局面决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现在,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以及国际垄断资本集团之间,争夺石油资源的斗争日益加剧,使日本的能源供应以至整个经济受到严重影响。特别是目前两个超级大国在中东的争夺,对于日本的石油供应威胁最大。另外,由于国际市场上石油和其他许多原料不断涨价,也使日本国内的通货膨胀受到相当大的刺激。
日本垄断资本追求经济的“高速增长”,是同轻易取得“丰富而廉价的能源”有密切关系的,现在,能源供应成了大问题。许多经济界人士和资产阶级报刊都在谈论,日本必须对今天的“浪费石油型的经济”进行“反省”,有必要“转变”“产业结构”,使之成为“节约能源类型”的经济。当然,在目前来说,这不过是一种设想。


查看完整版本: [-- 日本经济面临难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