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世界在动乱中前进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3年12月 -> 世界在动乱中前进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钟之平 1973-12-31 00:00

世界在动乱中前进

第5版()
专栏:

世界在动乱中前进
钟之平
即将过去的一九七三年,是天下大乱的一年,是形势大好的一年。人民在斗争中阔步前进,世界在动乱中改变着面貌。
这一年,局部战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印度支那的战火未熄灭,中东的战事又起来。非洲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反抗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镇压的武装斗争继续发展。
这一年,革命群众运动和工人罢工斗争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有新的兴起,不断冲击腐朽的旧秩序。
这一年,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为了争夺世界霸权而进行的明争暗斗越闹越凶,一度发展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这一年,军事政变层出不穷。不止一个民族独立国家的合法政府被推翻。超级大国策划的颠覆阴谋不断被揭露和粉碎。
这一年,中小国家纷纷扩大联合,协调共同立场,在各个领域同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西欧国家,特别是共同市场国家也加快着联合的步伐,这是主要趋势,同时也存在着矛盾,不易解决。
这一年,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日益严重。西方世界能源紧张,经济混乱,货币体系濒于瓦解。苏修问题成堆,人心思变,社会法西斯统治日益不稳。
总之,世界很不安宁,到处在乱,到处在变。这种天下大乱的局面,正是世界各种基本矛盾进一步激化的表现。尽管国际现象头绪纷繁,变幻多端,但是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是大乱中的主流。整个世界的形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而且风是刮得越来越紧了。
各国人民在动乱中进一步觉醒
一年来国际形势的发展表明,天下大乱对各国人民是件好事。它乱了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而使人民受到教育和锻炼,进一步觉醒起来。
各国人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要独立,要解放,要革命,就得敢于斗争;斗争的道路虽然是曲折的,但是只要坚持斗争,就能取得胜利。印度支那人民的革命斗争在新的形势下继续发展。越南人民经过长期的英勇抗战,终于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伟大胜利,促使美国签订了巴黎协定。一年来,越南人民为了维护巴黎协定,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在老挝,恢复和平和实现民族和睦的道路,也是崎岖曲折的。柬埔寨人民坚决把讨伐朗诺卖国集团的战争进行到底,在军事上和外交上取得了更加有利的地位。朝鲜人民坚持自主和平统一的斗争,埋葬了非法的“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并使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制造“两个朝鲜”的阴谋遭到了沉重打击。汹涌澎湃的南朝鲜爱国学生斗争浪潮,使得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的朴正熙集团惶惶不可终日。泰国的学生掀起一阵狂飙,把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十来年的反动统治者赶下了台。埃及、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军民,不顾两霸的约束,毅然进行反击以色列侵略的战争,大长了阿拉伯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志气。大量事实证明,真正有力量的不是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而是敢于起来斗争的各国人民。被压迫的民族和人民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加坚信,必须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非洲南部和其他地区的人民坚持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反对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武装斗争,并且不断取得了进展。新老殖民主义种种狡猾的政治欺骗和残暴的武力镇压,都阻挡不住这一洪流。今年九月,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在革命武装斗争的烈火中诞生,给予正在争取民族解放的非洲人民以有力的鼓舞和支持。一年来,西欧、北美的工人运动也有很大发展。由于失业增加,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许多国家的工人生活水平日益下降。又来了一个石油危机,使得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受到严重影响,垄断资本加强了对工人的剥削。这就更加加速了这些国家工人阶级的政治觉醒。资本主义各国的罢工斗争不断高涨。
第三世界国家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斗争,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了显著的加强。第三世界的人民日益看清楚,对他们国家的独立和主权的威胁,主要来自两个超级大国的侵略和扩张。美苏两霸不论是争夺也好,勾结也好,都是损害中小国家的利益的,因而必然要遭到各国的反对。在许多国际会议上,第三世界国家强烈谴责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把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置于被告席上。由拉丁美洲国家带头兴起的反对超级大国海洋霸权、维护海洋权的斗争,扩展到其他各大洲。苏修集团竭力把自己装扮成第三世界的“天然同盟者”,甚至对不结盟国家进行恫吓,不许把苏联和“资本主义强国相提并论”,不许把世界划分为“富国”和“穷国”。但是他们软硬两手都无济于事,既没有能摘掉自己头上的超级大国的帽子,也没有能阻挡得住第三世界反对两霸的洪流。克里姆林宫的新沙皇要遏止第三世界的反霸斗争,就象那个中世纪的英格兰国王妄想喝退潮水一样,只显出了自己的愚蠢。第三世界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真面目,一些国家领导人和舆论纷纷指出,苏修集团“跟沙皇们毫无差别”,“一贯执行帝国主义宫廷政策”。苏修和美国这两个最大的帝国主义,都已成为第三世界国家反霸斗争的众矢之的。
另一个重要的发展,是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团结起来进行斗争,在斗争中不断加强团结。四十一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今年五月在亚的斯亚贝巴庄严宣告,决心加强团结,互相支持,共同对敌。七十多个不结盟国家九月初在阿尔及尔一起发出了谴责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种族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强烈呼声。在最近埃及、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中,阿拉伯国家同仇敌忾,采取了一致的支援行动,近二十个非洲国家也先后宣布同以色列断交,以支持英勇战斗的阿拉伯人民。阿拉伯产油国实行石油禁运,使得那些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惊慌失措。共同利益把第三世界的国家联结在一起。它们分别成立各种地区性和专业性的组织,加强合作,采取联合行动,来维护自己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并不断取得胜利。事实表明,不是第三世界怕超级大国,而是超级大国怕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的进一步觉醒和壮大,以及它在国际事务中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过去一年国际形势的一个显著的特点。第三世界显示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的威力。它的声音不容忽视。重大的国际问题,没有第三世界的参与和同意就难以解决。两个超级大国想垄断联合国这个国际组织已越来越困难了。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最近不胜感慨地说:第三世界在联合国中“开始发挥它们的压倒的表决力量给予他们的那种影响”,并且“显示在协调它们的目的和它们的行动方面有惊人的能力”。他的这一番忧心忡忡的话,不也同样道出了另一个超级大国的心境吗?
苏美争夺世界霸权愈演愈烈
在一年来的国际形势中,两个超级大国争夺霸权的争斗是贯串始终的。欧洲一直是两霸争夺的战略重点,而中东局势的紧张和动乱,南亚次大陆的纷争,波斯湾的动荡,地中海和印度洋的风云,也都是苏美两霸激烈争夺的表现或后果。苏美争夺世界霸权是世界不安宁的根源。
列宁曾经指出:“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几个大国都想争夺霸权”,“削弱敌方,摧毁敌方的霸权”。一年来,苏美两家的明争暗斗遍及全世界,涉及各个领域。从会场、市场到战场,从陆地、海洋到太空,都是它们进行争夺的场所。为了扩充各自的地盘,它们到处派军队、运武器、搞颠覆,收买打手、扶植傀儡,彼此渗透、互挖墙脚,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两家军备竞赛有增无已,军事演习搞个不停。美国的海军开到苏修的门外,苏修的军舰窜到美国的门口。而在这种全面争霸的斗争中,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势头更快,手伸得更长。苏修声东击西,今年在欧洲下的功夫最大。它一面不断增兵,加强对西欧的威胁,一面又大搞“缓和”,以图麻痹西欧国家,排挤美国。在其他地区,它也是到处乱窜。它向地中海和印度洋加派大批军舰,在亚洲地区攫取军事基地,在拉丁美洲加紧经济和军事渗透。总之,它有空就钻。美国到哪里,它也跟到哪里;美国离开哪个地方,它就要插足进去;美国顾不过来的地方,它正好往里钻。但它野心虽大,战线太长,力量不够,困难甚多,所以它来势虽猛,一遇回击,便赶快龟缩起来。苏修明明是一心想要取代另一超级大国称霸世界,却竭力进行掩饰,否认两霸争夺,倒是美国的头面人物比较坦率,公开承认“苏联和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在世界许多部分彼此相撞”,它们是“政治和军事上的竞争者”。
两个超级大国愈演愈烈的争夺,是改变不了的。今年六月,勃列日涅夫跑到美国炮制了美其名为“友好和合作”、“防止核战争”、“限制”和“裁减”核武器的一些协定,但签字的墨迹未干,苏修就加紧试制多弹头导弹和进行地下核试验,美国官方也立即宣称要保持高额军费来对付苏联“在缓和的丝绒手套里藏着的铁拳”。十月中东战争期间,苏美频繁密商,互相串通,在安理会抛出停火的联合提案,把一场反侵略战争的烈火暂时扑灭下去。战火一停,苏美就各怀鬼胎,一个企图乘“监督停火”之机出兵中东,妄想搞变相的军事占领,另一个则针锋相对,立即下令武装部队处于全球“戒备状态”。几天前还是策划于密室的同谋,几天后就成了卷起袖子、怒目相向的对头。它们制造的那一点点缓和气氛一下子就被吹得烟消云散。总之,为了争夺势力范围,苏美两霸的勾结只能是暂时的、相对的,而勾结也是为了更大的争夺;它们之间的争夺是长期的、绝对的。
两霸日益衰落 一年不如一年
两个超级大国在全世界大搞扩张主义和霸权主义,什么事情都要干预,在这里发号施令,在那里张牙舞爪,到处给“援助”,卖军火,做军火商,好象很了不起的样子,其实,美苏两家都是内外交困、危机四伏,各有一本难念的经,同样处于“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
美帝国主义一年不如一年,在下坡路上已煞不住车。它在国内无法克服种种困难,在国外费尽了力气也没有能挽回颓势。它被迫从越南南方撤军,却继续背着阮文绍集团和朗诺集团这两个包袱。它把今年定为“欧洲年”,提出了“新大西洋宪章”,但却进行得很不顺利,承认失望。它支持以色列搞军事冒险,却惹起了许多国家群起而攻之。这一年对美国来说,可以说是流年十分不利的。
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日子更不好过。在资本主义急剧没落的今天,苏修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复辟资本主义,自然不可能比其他帝国主义好混些。今年苏修的经济情况依然没有多大起色。农业的落后状况并未改观。不少工业项目没有完成计划,以致不得不削减明年的生产计划指标。对外贸易出现巨额逆差,被迫抛售多年积存的黄金以弥补亏空。苏修统治集团尽管采取了各种高压政策去对付怀有强烈不满情绪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少数民族,甚至出动军队镇压群众造反,但是国内人民的反抗却方兴未艾。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越是扩张,越是困难。它本来就气血两亏,十分虚弱,但是因为要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霸,竟不顾一切地扩军备战,结果弄得民穷财困,捉襟见肘。为了应付这种困难局面,号称为“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苏修头目们一年来四出奔走,低三下四地向西方国家乞求贷款,被西方报纸讥讽为“寻求美元的外交家”、“打扮成一个军事巨人的经济上的叫化子”。苏修在国外到处扩张,到处碰壁,面目更加暴露,陷于极端孤立。它派到各国去搞颠覆破坏的外交官,一批一批被人家驱逐出境。它为了向西欧渗透而全力经营的“欧安会”没有开出个结果,被法国代表挖苦为“聋子的对话”。它在“中欧裁军”会议上打出各种各样的牌企图压倒对手,不仅没捞到什么便宜,反而引起人家的警惕。它想分化西欧国家,结果却是西欧国家的联合趋势进一步加强。它一个劲儿兜售所谓“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然而冷冷落落,无人问津。它想迫使日本放弃北方四岛的主权,日本朝野坚决不干。它加紧向以色列输送人力,激起了阿拉伯国家越来越大的愤慨。最狼狈的是,苏修在最近的中东战争中,进一步暴露出它出卖阿拉伯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利益、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夺势力范围的丑恶面目,同时也充分暴露了它色厉内荏的本质。一家拉丁美洲的报纸这样写道:如果华盛顿的形象早已是举世共知的了,“那么,在世界上更加名誉扫地的是苏联”。
世界即将跨进一九七四年。“人间正道是沧桑”。在这新的一年中,世界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肯定将继续下去。还是天下大乱,而不会是天下太平。在这种动荡的局势中,革命的倾向必将进一步发展。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预言:世界人民将在斗争中进一步经受锻炼,提高自己的觉悟,壮大自己的力量,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附图片)
中东的石油
苏美在欧洲的军事力量分布图
(图内数字是根据外国报刊发表的材料绘制的)


查看完整版本: [-- 世界在动乱中前进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