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从《钱神论》谈起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5年04月 -> 从《钱神论》谈起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昌兴 力战 1975-04-30 00:00

从《钱神论》谈起

第2版()
专栏:

  从《钱神论》谈起
  昌兴 力战
《钱神论》是西晋时期鲁褒写的一篇讽刺文章。当时,司马氏集团已经篡改了曹操的法家路线,西晋王朝极为腐败,封建统治阶级极度贪财、奢侈。这些社会蛀虫们,表面上装得道貌岸然,骨子里利欲熏心,个个都是坐在钱眼儿里的吸血鬼。鲁褒针对这种情况,写了《钱神论》说:“钱之为体,有乾有坤,……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非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闻笑谈非钱不发。”文章活画出剥削阶级贪婪的嘴脸,把一个“钱能通神”的腐朽社会制度展现在人们面前。
其实,这“钱能通神”,原来就是孔老二的信条。他鼓吹的“富贵,人之所欲也”和“无币不相见”等谬论,都是“钱能通神”的翻版。
孔老二一生东跑西窜,疲于奔命,巴结奴隶主,既是为了自己谋高官厚禄,也是为了维护奴隶制度的等级制度。
鲁褒在《钱神论》所说的“钱之为体”的“体”字,在晋代与“礼”通义,故“钱之为体”就是“钱之为礼”,为“复礼”服务的意思。比方说吧,曹操统一北方后,本来立法很严,这在历史上是一个进步。而司马氏集团炮制的《晋律》竟规定,有钱就可以开脱罪责,赎死罪的价格不过黄金两斤。在官僚地主斗富比宝,民不聊生的情况下,这岂不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反动“礼治”的变种吗?所以,反动没落阶级鼓吹“钱能通神”,完全是为了维护和复辟旧的社会制度。
两千年来,“钱能通神”论者代代不乏其人。搞“钱之为礼”的历史丑类中,卖国贼林彪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的。他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明里叫喊革命口号,床头挂的却是“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的条幅,桌子上放着的是“世界上唯有一件东西是靠得住的,那就是金钱”的座右铭。一个“唯此”,一个“唯有”,便活现出了林彪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死敌的丑恶嘴脸,暴露出他妄想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本质。且不谈林彪一伙如何不择手段聚敛财富,骄奢淫逸地追求地主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只要看一看他的“诱:以官,禄,德”的反革命策略,就完全清楚了。他搞“官诱”,用封官许愿的卑鄙手段拉山头,结死党;他搞“禄诱”,主张用钞票去“刺激”人们,“特别”注意用“工资”来引诱“青年”;他搞“德诱”,用孔孟之道来腐蚀人们,鼓吹什么“仁爱之心”,“大家发财”之类的黑货。然而,一切搞“克己复礼”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即使求助“钱神”也无济于事,中外古今,没有例外。林彪一伙自取灭亡的可耻下场,又一次宣告了“钱之为礼”的破产。
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还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还实行商品制度,货币交换,这就告诉我们,“钱能通神”的幽魂还有游荡的市场。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和新产生的资产阶级分子,往往利用货币交换,利用资产阶级法权,搞“钱之为礼”。事实也正是如此。你看,“物质刺激”到林彪一类手里就成了“唯物主义”;还可以打着“关心”群众“福利”的幌子宣扬“吃光分净”;甚至要使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富”起来,也可贴上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标签。这种以假乱真的手法,是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敌人进行复辟活动的新花招。对此,我们必须提高革命警惕。
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不断深入,一小撮阶级敌人搞“钱之为礼”的反革命活动还会更隐蔽、狡猾。因此,我们一定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努力搞清楚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问题,发扬无产阶级革命精神,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自觉地为清除“钱能通神”之类的旧思想而斗争。


查看完整版本: [-- 从《钱神论》谈起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