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评《再论孔丘其人》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6年12月 -> 评《再论孔丘其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刘元彦 袁淑娟 1976-12-30 00:00

评《再论孔丘其人》

第3版()
专栏:

评《再论孔丘其人》
刘元彦 袁淑娟
《再论孔丘其人》,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而炮制出来的一篇极其恶毒的反党文章。
在“四人帮”及其御用文人笔下,二千多年前的孔丘是他们用来影射攻击当代人的代名词。今天他们想要打倒这个,这个就是“孔丘”;明天他们想要攻击那个,那个就是“孔丘”。从一九七四年的《孔丘其人》到一九七六年的《再论孔丘其人》,其间不知还有多少大大小小的论及孔丘的文章,他们总是把“孔丘”这团泥巴拿来,按照他们的需要,随意捏造成当代那个人的替身。
《再论孔丘其人》这篇文章出笼的时间值得注意。今年一月八日,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以后,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提议华国锋同志任代总理。“四人帮”对此极端仇视。张春桥写了《一九七六年二月三日有感》,对毛主席的英明决定进行了恶毒的攻击。《再论孔丘其人》就是在此后不久由两校大批判组(即梁效)署名,在《学报》和《人民日报》上同时发表的。
文章在《学报》发表时,开头就说:“孔丘其人,不仅是一个顽固的守旧复古派,而且一旦得到权势,还是一个十足的翻案复辟狂。鲁定公十二年(作者注:原稿上写的是“在他五十六岁的时候”,实在太露骨了,才这样改的),孔丘由司寇代理宰相。虽然掌权时间不太长,却以十倍的疯狂、百倍增长的仇恨,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进行全面的反攻倒算,充分表现出他把复辟希望变为复辟行动的反动本质。”
文章果真要批孔吗?显然不是!孔丘一生都反动,为什么不批他的一生,而只批“由司寇代理宰相”的三个月呢?文章不抓孔丘的反动的一生,而只抓这三个月,正是为了他们影射攻击别人的反革命需要。他们攻击的真正目标,是那个“由司寇代理宰相”的人,译成现代语言就是“由公安部长代理总理”的人。文章表面上是在批邓,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点出“由司寇代理宰相”,而且点出是鲁定公十二年,孔丘五十六岁呢?很明显,文章选在这个时刻发表,是同张春桥的毒草《有感》一样,是反对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恶毒攻击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同志。
这样,这篇文章一开始就点明他们所要反对的目标,然后歪曲和伪造历史,展开多方面的诬蔑和攻击。
文章硬说,孔丘一上台,就“举逸民”,“急不可待地把那些没落奴隶主贵族扶植起来,拼凑起一个复辟班子”。孔丘上台后,扶植了哪些奴隶主贵族?组织了什么样的“复辟班子”?史书上毫无记载,连善于伪造历史的“四人帮”的御用文人也编造不出来。但是,他们为了反党的需要,硬说孔丘搞了个什么“复辟班子”。这就说明,他们并不是在批判孔丘,而是用随意编造古代历史的手法,来攻击我们党中央的一批久经考验的领导同志。
文章讲“复辟班子”,举不出一个活人,竟抬出一个已经死了的鲁昭公来。它说“孔丘却利用窃取的权力,把鲁昭公的墓迁入祖茔,替他恢复名誉,借助这个奴隶主贵族头子的僵尸为复辟鸣锣开道。”《左传》明明记载着,孔丘为鲁昭公迁葬是在他当司寇的时候,而不是在他代理宰相期间,为什么硬把这件事扯到这个时候来讲呢?他们的阴险目的,就是要在这里说出“借助这个奴隶主贵族头子的僵尸为复辟鸣锣开道”这句话,来说出他们不敢直截了当地说的话,进行一箭双雕的恶毒攻击。我们记得:文章发表的时候,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刚逝世一个多月,全国人民正在深切地悲痛悼念的时候,“四人帮”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咒骂这是“用死人压活人”;进而公然打着讲历史的幌子,恶毒攻击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文章攻击的主要目标,还是“借助”者。是谁“借助”?显然是指那个活着的“代理宰相”,这不是射向华国锋同志的一支毒箭是什么呢?!真是丧心病狂,反动透顶。
谁都知道,孔丘是一个极端鄙视劳动生产的没落奴隶主贵族,是从不关心人民的。可是,《再论孔丘其人》却用现代语言大讲特讲孔丘假装懂得农业生产,“要提高生活,发展生产”,“关心民众”,等等。为什么要这样捏造历史?是为了得出结论说:“孔丘之流抓生活、抓生产是假,搞复辟、搞倒退是真。”这不是直接影射攻击又是什么呢?
上述一切说明:《再论孔丘其人》并不是在讲历史上的阶级斗争,而是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向无产阶级进行斗争;是打起批孔、反对复辟倒退的幌子干篡党夺权、复辟倒退的勾当。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同志。
“四人帮”十分猖狂,但又十分虚弱;他们要搞阴谋诡计,但又害怕太露骨。《再论孔丘其人》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之前的修改经过,可以说明他们这种反革命的两重性。
这篇文章由两校大批判组炮制出来,送到《人民日报》后立即排出清样,送姚文元“审定”。一九七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即文章发表前三天,姚文元打电话给他在报社的亲信说:“《再论孔丘其人》,你们自己可以定”,“联系当前斗争,有的可以联系,有的联系勉强”,“不要勉强,如司寇宰相,是公安部长”,“暂时不要联系的,不必联系”。姚文元所谓“联系勉强”者,是说当时时机未到,不可过于露骨。于是,在《学报》上的“鲁定公十二年,孔丘由司寇代理宰相”一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时,被改为“他曾在一个不太长的期间在鲁国当过大官”。值得注意的是,姚文元说的是“暂时不要联系”,只要时机一旦成熟,他们是一定要联系的。
当然,他们虽然作了修改,却又不甘心让读者看不懂他们要攻击谁。于是,在文章末段又作了修改:
“今天,党内那些还在走的走资派(作者注:
《学报》登的是“党内那个还在走的最大的走资
派”),不正是亦步亦趋地踩着孔老二的脚印走的
吗?他们提出什么‘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
领(作者注:《学报》登的是“他以‘三项指示为
纲’”),……就是要沿着孔老二‘兴灭国,继绝世,
举逸民’的老路,开历史倒车,复辟资本主义。”
看!把“那个”改为“那些”,把“他”改为“他们”,攻击的目标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些人了。这不明明是借批邓为名另搞一套,把矛头指向华国锋同志和中央其他负责同志吗!可见,姚文元所谓的“暂时不要联系的,不必联系”,就是说,当时可以联系的还是要联系。姚文元的用心何等险恶!
列宁说:“培养一批有经验、有极高威信的党的领袖,这是一件长期的艰苦的事情。但不这样做,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的‘意志统一’,就会成为一句空话。”(《给德国共产党员的一封信》,《列宁全集》第32卷第505页)伟大领袖毛主席缔造了中国共产党,培养了一批有经验、有威信的党的领袖,并选定华国锋同志为接班人。这是巩固我国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再论孔丘其人》如此肆意攻击华国锋同志和其他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中央领导同志,清楚地暴露出“四人帮”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


查看完整版本: [-- 评《再论孔丘其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