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揭批“四人帮”的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7年11月 -> 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揭批“四人帮”的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新华社记者 1977-11-25 00:00

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揭批“四人帮”的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

第1版()
专栏:

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
——揭批“四人帮”的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
新华社记者
“四人帮”在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中,曾经声嘶力竭地狂叫要“同十七年对着干”。这是他们公开打出来的一面反革命旗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
在当前迅速掀起的批判“两个估计”的高潮中,广大干部、群众和教育工作者口诛笔伐,愤怒揭发批判了“四人帮”的这个反革命口号,戳穿了它的反动本质。
现已真相大白,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是和“四人帮”的“两个估计”相配合而出笼的。“两个估计”是“四人帮”为其篡党夺权制造的理论根据;“对着干”则是他们的行动口号。
一九七一年,“四人帮”抛出否定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两个估计”以后,“四人帮”及其死党、余党、黑干将们便纷纷出动,大打出手,“同十七年对着干”起来。他们到处兴妖作怪,挑起事端,搞什么“反回潮”、“反复辟”,制造出“马振抚事件”、“永乐中学事件”等一系列事件。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被他们利用来作为“对着干”的“典型”,大肆宣扬;交白卷的反革命小丑张铁生,被他们吹捧成“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英雄”,流毒全国。他们如此“对着干”还不算,一九七四年十二月,经过密谋策划,又在辽宁朝阳召开了一次所谓“现场会”。就在这次“现场会”上,“四人帮”的黑干将迟群伙同辽宁的那个死党,炮制出所谓“朝农经验”,公开打出了“同十七年对着干”的反革命旗号。“四人帮”的这两个死党和黑干将,在会上狼狈为奸,一唱一和,说什么“同十七年对着干”的“朝农经验”,是“一个具有战略性的经验”,“就是要拿朝农这块石头抛出去打他们”,要“打得有些人坐立不安”。
这个“同十七年对着干”的“朝农经验”,被“四人帮”视如珍宝。新生资产阶级分子王洪文一听说这个“经验”,便拍案叫好。叛徒江青以个人名义选送学生,去学习“对着干”的本领。国民党特务张春桥和阶级异己分子姚文元迫不及待地利用他们把持的宣传工具,大肆宣扬所谓“朝农经验”,贩卖“对着干”的黑货。在“四人帮”的控制下,所谓的“朝农经验”简直被吹上了天。什么“三顶资产风”、“四次反击战”、“九评修字号”、“十个对着干”。“四人帮”一伙精心炮制的美其名曰《在批判旧世界中建设新世界》的洋洋万言的反党黑文,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十七年”当做“旧世界”去批,一连摆出了十个“对着干”,真是要与无产阶级专政“势不两立”。“四人帮”在各地的死党、余党,亲信、爪牙,以及那些“长角”、“长刺”专干坏事的人,把“同十七年对着干”的反革命口号当成了法宝,动不动就叫嚷要“对着干”。谁“对着干”,谁就是“勇士”、“英雄”。“对着干”的反革命叫嚣,聒噪一时,简直时髦极了。
他们究竟要和谁“对着干”呢?“四人帮”在鼓吹“对着干”的口号时,曾经竭力表白他们是“同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对着干”的。事情果真如此吗?不是!在这次批判“两个估计”的高潮中,各地教育工作者揭发,这些年来,“四人帮”在教育战线上的种种奇谈怪论,倒行逆施,无一不是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着干”的。毛主席指示要加强党对教育事业的领导,他们就胡说“叛徒、特务、走资派,把持教育部门的领导权”,要“踢开党委闹革命”;毛主席说要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他们就鼓吹“学校只办一个专业,就是斗‘走资派’的专业”,“只培养一种人,就是同‘走资派’作斗争的先锋战士”,“宁要没有文化的劳动者”;毛主席说要以学为主,他们则说“开门就是大方向”,以学为主就是“关门教学”;毛主席说多数知识分子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他们则说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教唆犯”,“子弹要穿过教师的身体”。
“四人帮”不仅公开对抗毛主席的有关教导,而且疯狂反对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干部和群众。我们抓业务,他们说是“业务挂帅”;我们抓学习,他们说是“智育第一”;我们加强基础理论教学,他们说是“刮理论风”;我们提倡又红又专,他们说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我们批判地继承文化遗产,他们说是“厚古薄今”;我们学习外国先进技术,他们说是“崇洋媚外”;我们办重点学校,他们说是“培养精神贵族”;我们抓德育,他们就赞扬“流氓勇敢”,胡说“乱是革命深入的表现”。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如果按照“四人帮”的一套去办,社会主义的学校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据辽宁省一些同志揭发,在“四人帮”破坏严重的地方,出现了“四无”学校:教学无计划,课程无要求,课堂无秩序,效果无检查。一些学校是非颠倒,好坏不分,邪气上升,打架成风。群众反映说,“四人帮”闹学,闹得“桌子没面,凳子两半,门窗没框,房子没盖,玻璃碎片”。看!这就是“四人帮”在教育战线上的所谓“对着干”!这就是他们在批判“旧世界”中要建设的那个所谓“新世界”!
在这次揭发批判中,广大教育工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四人帮”叫嚷“同十七年对着干”,其罪恶目的,就是全盘否定十七年,全盘否定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事实上,叛徒江青早就嚎叫要“搞十七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她伙同大阴谋家林彪首先炮制了文艺战线的“黑线专政”论。接着,“四人帮”一伙便纷纷叫嚷什么“不能说工矿企业比文艺战线好”,“十七年的教育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科技界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一统天下”,公安战线“十七年没干一件好事”,外贸部是“卖国部”,军队是“军阀统治”,等等。从此以后,他们就抓住“十七年”不放,胡说“一天不批十七年,日子就难过”。直到一九七六年,“四人帮”覆亡的丧钟已经敲响,他们还在挣扎着狂喊:“不许为十七年修正主义路线招魂”!“不许翻十七年的案”!
许多教育工作者说,“四人帮”恶毒攻击“十七年”,我们就要热情歌颂“十七年”。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是我国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的重要时期。这十七年,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蓬勃发展的十七年,是无产阶级专政日益巩固的十七年,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断取得胜利的十七年。
在这十七年中,尽管存在着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但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始终是占主导地位的。对十七年的历史能否给以正确的估价,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关系到要不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大是大非问题。“四人帮”扬言要“同十七年对着干”,就是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着干”,同无产阶级专政“对着干”,同社会主义制度“对着干”。一句话,他们的“对着干”,就是要篡党夺权,复辟变天。他们的“同十七年对着干”的反动口号,集中地代表了国内外一切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愿望,反映了地主、资产阶级和新生反革命分子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刻骨仇恨,这是“四人帮”反革命本质的大暴露。
在批判“两个估计”的斗争中,不只是教育工作者,广大的干部和群众都恨透了“四人帮”鼓吹的这个“对着干”。大家愤怒地指出:“四人帮”采用否定无产阶级革命业绩的手法,向党、向人民、向社会主义发动猖狂进攻,这同当年资产阶级右派向党进攻时使用的反革命伎俩同出一辙。这充分证明,“四人帮”确确实实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极右派。
“四人帮”的“对着干”,就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然而,历史是无情的。“干”的结果怎样呢?奔腾向前的革命洪流,终于把他们彻底埋葬了!


查看完整版本: [-- 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派口号——揭批“四人帮”的所谓“同十七年对着干”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