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砸碎精神枷锁 迈开脚步前进 四川部分高等学校教师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罪行座谈纪要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7年11月 -> 砸碎精神枷锁 迈开脚步前进 四川部分高等学校教师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罪行座谈纪要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77-11-30 00:00

砸碎精神枷锁 迈开脚步前进 四川部分高等学校教师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罪行座谈纪要

第2版()
专栏:

砸碎精神枷锁 迈开脚步前进
四川部分高等学校教师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罪行座谈纪要
十一月二十日,四川省高教局邀请部分高等学校教师座谈。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杜心源同志出席了这次座谈会,和教师们一起认真学习毛主席一九七一年对教育战线形势和知识分子状况的根本估计的重要指示,揭发批判“四人帮”封锁毛主席指示,炮制“两个估计”的滔天罪行。
著名数学家、四川大学教授柯召说:对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教育工作怎样估计,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占主导地位,还是修正主义黑线统治?知识分子是革命动力,还是革命对象?这本来是一清二楚的问题。因为各条战线,包括科研、文艺等都是红线占主导地位,只有教育战线是“黑线专政”,不但逻辑上不通,也是违背事实的。十七年培养的学生都是挖社会主义墙脚的,那末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是那儿来的?“四人帮”这种荒谬绝伦的“两个估计”,我从来就不同意,我周围的同志也都是反对的。读了《教育战线的一场大论战》以后,很兴奋,特别是见到毛主席早在一九七一年就针锋相对地批驳了“四人帮”的谬论,周总理的指示也是与“四人帮”针锋相对的,这就真象大白了。现在“禁区”已经突破,我们可以迈开大步,大干教育革命,大搞科学研究了。
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教授谢立惠说:我教书已经五十年了,封建社会教育、资本主义社会教育、社会主义社会教育,都经历过,比一比,深深感到新中国的教育同过去有本质的不同。“四人帮”诬蔑十七年教育战线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事实绝不是这样。拿教师队伍来说,我校有一千一百零四名教师,其中十七年培养的教师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也好,多半是教学骨干。就是老教师,解放以来经过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在党和毛主席的关怀下,也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多年来,不论是老年教师、中年教师,还是青年教师,绝大多数是勤勤恳恳,努力工作的。再拿十七年中在校读书的学生来说,工农子女的比例逐年增加,到六十年代,我校学生中的绝大多数人就都是工农子弟了。一九五八年学校贯彻执行毛主席“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指示以后,教师和学生的精神面貌都有很大的变化,事实不胜列举。在十七年中,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是有干扰的,如在教学方面,课程多而繁杂,教授不甚得法,学生负担过重,有“三脱离”现象,等等。但是,广大干部和教师遵循毛主席教导,进行教育革命,不断战胜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这也是历史事实。“四人帮”炮制的
“两个估计”,全盘否定十七年,是他们反对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毛泽东思想的罪证。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揭穿了“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的反革命阴谋,砸碎了精神枷锁,教育革命大有希望。我们有信心,一定能在党的领导下,把教育革命真正搞好,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
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四川大学教授杨明照说: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在党的教育和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一九五九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不仅把我们诬蔑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还说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也都是“修正主义的苗子”。对他们的胡言乱语,我一开始就想不通。我是教中国古典文学的,前几年,我上的课程被取消了;但一想到党培养了我,我就要千方百计地把知识贡献给人民,不让我讲课,我就在家里继续写书。经过两年多的时间,我把过去校注出版过的《文心雕龙校注》,重新整理、校注了一遍,共写了二十一本校注稿,分量比原来增加了五分之二。我想即使这些文章还有不足之处,也可作为研究古典文学的参考资料。粉碎“四人帮”以后,我思想大解放,心情很舒畅。我虽然年近七十,但不能辜负党和毛主席多年的教育、关怀,一定要活到老,改造到老,工作到老,争取多为人民作些贡献。
成都工学院教授徐僖、成都地质学院教授任天培说:“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给学校教育带来了灾难,教师无法教学,学生无法读书。我们当教师的欲教不能,但又不愿白吃人民的饭,只好到工厂、农村参加生产劳动,和工人、农民一道搞科研。但也只能是悄悄地去,悄悄地干,悄悄地走。这是因为“四人帮”把知识分子说得很臭。尽管如此,我们教师还是要努力为人民服务,都愿意走出去,帮助基层解决实际问题。广大的工人、农民和革命干部欢迎我们。他们不同意“四人帮”骂知识分子是“臭老九”。我们和工人、农民交上了朋友。今后我们仍然要坚持毛主席指出的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把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传染病学专家、四川医学院曹钟梁说:华主席领导人民粉碎了“四人帮”,现在又领导人民揭露他们炮制“两个估计”的反革命阴谋,砸碎了压在我们头上的精神枷锁,使所有的革命知识分子精神大解放,这是一件大事。“两个估计”不彻底推倒,后患无穷。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教育与旧社会差不多的说法,不符合事实。四川医学院的前身是旧华西大学,是帝国主义侵华办的教会学校,解放后由人民政府接管而建设起来的,面貌已完全改观。我们学校已为国家输送了一万二千多名医务人才,而旧华西大学四十年毕业的学生,只有八百零八人,约等于解放后一年毕业的学生人数。解放后的毕业生确立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绝大多数服从党的分配,党指向那里就奔向那里。许多学生落户边疆和农村,为改变这些地区落后的医疗面貌贡献自己的青春。学校教师队伍不断壮大,政治思想水平和业务能力也都有很大提高。他们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坚持农村巡回医疗,为贫下中农防治疾病。试问,这难道不是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吗?学习了毛主席和周总理在一九七一年对教育工作的指示和对知识分子的正确估计,我们感动万分。毛主席的指示,是我们批判“两个估计”的强大思想武器,我们一定要把“四人帮”炮制的黑货批倒批臭,肃清流毒,消除后患。
著名的眼科专家、成都中医学院眼科主任陈达夫说:我参加这样的座谈会,心情兴奋,但想到“四人帮”的“两个估计”,又很愤恨!解放前国民党蒋介石下令要废除中医,我当时想到中国几千年的医学就要灭绝了,心里很难受。解放后,毛主席提倡发扬祖国医学,我高兴极了,立即响应号召,更加刻苦钻研,一面当医生,一面教学,总想把自己所有的知识、技术都贡献出来。但是,前几年由于“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的干扰,使我有知识不能教给学生,特别是不敢讲一些高深的祖国医学理论,否则就会被他们诬为“放毒”。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对教育工作的指示,我再一次感觉到这不仅是解放了革命知识分子,解放了教育,也是解放了祖国医学!
会上还有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教授林维干、四川大学教授石璞、成都工学院教授谢秉仁、四川医学院教授吴和光等也都作了口头发言或书面发言。他们一致表示,要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焕发革命精神,乘胜前进,争分夺秒,努力工作,为教育革命和科学技术现代化多作贡献。
(本报记者整理)


查看完整版本: [-- 砸碎精神枷锁 迈开脚步前进 四川部分高等学校教师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罪行座谈纪要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