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非洲大陆动乱的根源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3月 -> 非洲大陆动乱的根源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本报评论员 1978-03-01 00:00

非洲大陆动乱的根源

第6版()
专栏:

非洲大陆动乱的根源
本报评论员
非洲形势的发展,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索马里去年十一月废除索苏“友好合作条约”,苏联最近向非洲之角大规模运进苏式军火和外籍军人,非洲许多国家重申反对外来势力干涉非洲,美国以及法国、西德、英国等西方国家对苏联插手非洲事务所表示的严重忧虑和关切,这一切突出地表明这一地区各种基本矛盾的激化,表明苏美两霸在非洲争夺的不同态势,特别是表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这一新型的殖民主义正在成为非洲大陆动乱的主要根源。
非洲形势近年来一个引人注目的变化是,当老牌殖民主义被迫在非洲民族解放的怒潮中“退出”它们的殖民地的时候,苏联社会殖民主义的鬼怪已经爬上这块三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大陆。这些年来在非洲发生的严重动乱,如前年的安哥拉事件,去年的扎伊尔沙巴省事件,以及目前非洲之角燃起的战火,无不是苏联直接干涉和制造的结果。拿非洲之角来说,这一地区有关国家之间存在着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争执,是可以通过和平协商途径加以妥善解决的。现在局势之所以日趋严重,其主要原因是苏联的挑动,今天支持这个,明天又支持那个,把大批苏古军人、大量苏联军火注入所造成的。最近,美国官方宣布:在这一地区有大约八百到一千名苏联军事顾问,古巴军队总共有一万一千人,并且还在继续增加。据估计,苏联在过去一年中运到非洲之角的武器比美国在过去三十年中运去的还要多。非洲之角是一面镜子,它反映出苏联为了控制非洲所采用的种种手段,这是善良的人们难以想象的。
苏联用它提供的武器,从坦克、飞机、大炮到萨姆式导弹,挑动着、支持着非洲好几个地方的战争以及国与国之间的冲突。苏联倾注到非洲的军火,不仅是新沙皇赚取外汇的来源,而且已成为屠杀非洲人民和控制非洲国家的手段。
苏联派遣的雇佣军,包括来自非洲大陆之外的和从本地网罗的,长期占领非洲国家的土地,入侵非洲国家的领土,插手一些地方的争端。一个由苏联出钱出枪,利用古巴人打非洲人,利用非洲人打非洲人的血腥悲剧,在克里姆林宫的一手导演下,正轮番出现在非洲一些国家的土地上。
苏联利用各种条约或其他借口,控制非洲国家的一些战略要地,包括海港和军事基地。它提供的所谓“军援”,已成为控制别国、逼人就范的工具;提供的所谓“经援”,往往是掠夺当地自然资源的手段。
苏联伸出的黑手,一再企图颠覆非洲国家的合法政府,粗暴地干涉别国的内部事务。它通过“克格勃”和其他手段,在许多非洲国家培植亲苏势力,组织第五纵队。谁不顺从,谁就会遭到攻击,遭到颠覆,甚至被谋杀。它派出的驻外机构,不仅搜集情报,而且往往成为制造内乱的重要基地。
苏联利用非洲国家之间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某些争端和现实斗争中的不同意见,进行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它还利用一个国家内部的民族和部族问题,利用不同的政治派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拉一派,打一派,从中渔利。新沙皇已成为破坏非洲团结、非洲独立国家内部团结和各解放组织之间团结的罪魁。
苏联这个后起的帝国主义近年来为什么对非洲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国家和地区加强攻势,不惜投入大量的资金、军火和人力,甚至疯狂地诉诸武力呢?这是当前国际政治形势中值得认真分析和对待的一个问题。
苏联的社会帝国主义制度加上它军事实力的膨胀,决定了它必然要更多地采用武力和武力威胁作为推行攻势战略的主要手段,决定了它对外侵略扩张所特有的疯狂性和冒险性。在安哥拉事件和扎伊尔的沙巴事件中,都可以明显地看到苏联或以苏联为后盾的武力,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最近,为了在非洲之角投入苏式军火和人员,苏联开辟了飞越好几个国家领空、行程上万公里的紧急空运走廊和海上运输通道,动用了它百分之十五的军事空运能力,显示了它在远离苏联本土的地方进行军事干预的“机动能力”,使世界舆论为之震惊。苏联社会殖民主义依仗现代的“火与剑”在非洲争夺霸权的趋势,咄咄逼人,已经成为摆在非洲人民和一切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面前的一个严重问题。
克里姆林宫把非洲置于它反革命全球战略的重要地位,并不意味着它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夺的战略重点有了变化。恰恰相反,这正是苏联为了争霸欧洲而下的一着重要的棋。如今欧洲两军对峙,双方盘马弯弓,处于僵持状态。这就促使苏联先从欧洲的侧翼下手。非洲向来是西方国家生命攸关的航道——绕道好望角的大西洋航道,经苏伊士运河、出红海的印度洋航道——的必经之地。谁都知道,西方需要的战略物资的百分之七十,西欧所需的石油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要经过这条被称之为“西方生命线”的海上大动脉。控制了非洲的这些战略据点,不仅使苏联在非洲有了立足点,而且可以从侧翼包围西欧,控制并在必要时切断西方的供应线,卡住美国和西欧的脖子,这就是西方舆论所谓的“掐断战略”。此外,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以及西方国家原料来源和出口市场的不小一部分在非洲,都不能不使苏联垂涎三尺。因此,控制了非洲,苏联在同美国争霸欧洲和全球的角斗中就将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这是显而易见的。可是西方有人散布一种论调,说苏联在非洲只是趁火打劫,没有什么固定的战略目标。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苏联在非洲推行的兼并和控制非洲新独立国家、抢占非洲战略要地、从侧翼包围欧洲、加强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霸地位的一整套战略,除了天真的人以外,谁能看不见呢?
美国近几年来绥靖思潮的发展,恐苏病的蔓延,也助长了苏联的扩张胃口。苏联前年出动雇佣军抢占安哥拉这块濒临南大西洋的战略要地,无疑是新沙皇在侵捷事件后最大规模地使用武力进行扩张的严重行动,可是美国却有人轻飘飘地声称,苏联雇佣军在安哥拉起了“稳定(局势)的影响”。这只能使苏联在非洲更加有恃无恐地推行它的侵略部署。
苏联社会殖民主义在向非洲大举渗透、侵略、扩张的同时,进行了一场规模可观的宣传战。所谓“同苏联结盟论”和“利益吻合论”,就是近年来大肆推销的新品种。他们说,非洲国家只有同苏联“结盟”,“才能够防止帝国主义”的“干涉”。这种欺人之谈在非洲的市场越来越小了。埃及和索马里所以废除同苏联才订了不多几年的“盟约”,恰恰是因为尝够了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侵略、干涉和欺侮的苦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不得不采取的断然行动。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种苏式“结盟”正是苏联控制和渗透的同义语。
苏联领导人又说,苏联同非洲的利益是“互相吻合的”。这无非是要说明,苏联在非洲的所作所为,是在为非洲人民谋利益。应该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言论,在十多年前,是有人信以为真的。当时,新沙皇盗用列宁创建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声望,高弹支持非洲民族解放的曲调,以“天然盟友”自居,一步步进入非洲。但是,随着岁月的推移,俄国“朋友”欺侮、侵略、讹诈非洲国家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近年来,苏联在非洲所干的丑事坏事,使越来越多的非洲人感到愤慨和震惊。他们看到,在所谓苏联在非洲“不谋求私利”、苏非利益“互相吻合”的漂亮言词下,苏联干的是:卖军火、逼还债,当军火商;占基地、要特权,当太上皇;派军队、出顾问,当战争贩子。时至今日,还要人们相信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和非洲人民的利益相“吻合”,只能使人嗤之以鼻。
苏联在非洲的大肆扩张和倒行逆施,搞得非洲天怒人怨,促使非洲人民觉醒起来反对它。继埃及在前年废除埃苏“友好合作条约”之后,去年一年,苏丹把苏联军事专家全部扫地出门,扎伊尔给苏联雇佣军以迎头痛击,索马里将所谓“友好合作条约”彻底废除,埃及把因收复失地而欠苏联的军事债务推迟归还,并勒令苏联的文化中心和领事馆关门大吉,非洲统一组织第十四届首脑会议通过关于反对外来干涉非洲事务的决议和镇压雇佣军的公约。这一切,充分显示了伟大的非洲人民和第三世界国家人民捍卫国家独立和民族尊严的伟大气魄和不屈精神。面对着拥有庞大军事机器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非洲人民破除迷信,敢于横眉冷对,说:“你那一套,不算数!”非洲人民逐步认识到,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是同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白人种族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斗争不可分割的。今天,反对超级大国的干涉,特别是要求把苏联逐出非洲的呼声,响彻非洲。这是非洲新觉醒的重要标志,是非洲站起来、走向独立发展道路的重要保证。
殖民主义,无论在非洲还是在全世界,早已过时了。无论它披着什么伪装,打着什么旗号;无论它借助武装的暴力,还是伪善的说教,都不能使苏联社会殖民主义能在沸腾了的、站起来的非洲行得通、站得住。三亿多非洲人民为了挣脱老殖民主义的桎梏,前赴后继,付出了血的代价,决不是为了让新沙皇的锁链重新捆绑非洲的胸膛。可以预期,社会殖民主义在非洲,从开张到彻底覆亡,其经历的时间,将比老牌殖民主义短促得多。如果说西方殖民者从十九世纪中叶大规模入侵和瓜分非洲,到二十世纪中叶开始全面崩溃,经历了一百多年,那么,苏联社会殖民主义钻进非洲才二十年左右,已经开始尝到非洲国家反抗的铁拳。时代不同了。非洲人民的觉悟、组织程度、自卫能力不同了。从红海之滨到刚果河畔,开始敲响了苏联社会殖民主义的丧钟。


查看完整版本: [-- 非洲大陆动乱的根源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