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肃清“四人帮”流毒 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座谈会,愤怒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罪行;会上对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提出许多积极建议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3月 -> 肃清“四人帮”流毒 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座谈会,愤怒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罪行;会上对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提出许多积极建议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978-03-02 00:00

肃清“四人帮”流毒 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座谈会,愤怒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罪行;会上对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提出许多积极建议

第1版()
专栏:

肃清“四人帮”流毒 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座谈会,愤怒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罪行;会上对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提出许多积极建议
新华社北京三月一日电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举行的座谈会上,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列举大量怵目惊心的事实,愤怒批判了“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滔天罪行;同时,对肃清“四人帮”的流毒,解决目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中存在的一些紧迫问题,解放思想,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提出了许多积极的建议。
这次揭批“四人帮”“两个估计”的座谈会,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召集的。出席座谈的,有文学、历史学、哲学、经济学、法学等各个学科的社会科学工作者近百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乔木同志提议召开这个座谈会,副院长邓力群同志主持了会议。郭沫若同志作了书面发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同志和顾问周扬同志出席了会议并作了发言。
出席座谈会的社会科学工作者指出,“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的罪恶目的,挥舞“两个估计”的大棒,诬蔑、打击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他们诬蔑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前身,即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是什么“封资修盘根错节”、“大洋古根深蒂固”,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一统天下”,迫使原学部停止业务活动达十多年之久。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全国各大学文科,也横遭摧残。长期积累起来的研究资料、图书被销毁了,散失了;许多研究工作停止了;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被扣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四人帮”在哲学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中,肆无忌惮地歪曲和篡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疯狂推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搞乱了理论是非,窒息了学术研究空气,使哲学社会科学工作濒临绝境,造成了严重的恶果。
参加座谈会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列举大量事实,批驳了“四人帮”对十七年理论战线、对原学部的种种诬蔑。他们指出,全国解放以来,在理论战线上,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虽然也有干扰破坏,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始终占主导地位。以原学部来说,这是解放后我们党建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机关。十七年来,毛主席、党中央一直关怀原学部的工作,许多研究所就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办起来的。原学部历史上的两次重要会议——一九六○年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一九六四年的第四次扩大的学部委员会议,都是在毛主席、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召开的。毛主席亲自修改了周扬同志在第四次扩大的学部委员会议上的报告,接见了会议的全体代表。十七年中,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是愿意、不少人并且是很努力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在理论研究工作中是作出了贡献的,许多研究成果,如经济研究所关于公共食堂的调查报告等,得到了毛主席的充分肯定。封资修的意识形态虽然在各门学科仍有表现,但总的趋势是受到抵制,受到批判,因而有所削弱的。哲学工作者发言说,十七年间,我们对《武训传》、梁漱溟封建复古主义、冯友兰改头换面的“新理学”的批判,就是批判封建意识形态;对胡适、胡风的资产阶级唯心论的批判,对杨献珍的“综合经济基础论”、“思维和存在没有同一性”、“合二而一论”等修正主义哲学观点的批判,以及对苏修叛徒集团的修正主义哲学观点的批判,就是批资、批修;这些批判都是取得了很大成绩的。
史学工作者说,十七年间,我们对中国历史上许多重大问题,例如,中国原始社会时期的文化分布和发展、奴隶制和封建制的社会分期、近代史的分期、汉民族的形成和一些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中国封建社会农民战争的发展特点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同时也写出了一批有见解的史学著作。民族研究工作者说,在十七年中,我们对我国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进行了空前规模的调查研究,先后成立了十六个省、区调查组,参加调查的人员最多时达八九百人,整理出的调查资料、档案资料、文献摘录达数百种,共二、三千万字,编印出了全部少数民族的简史、简志或简史、简志合编初稿五十七种。与此同时,还对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等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
许多人在发言中愤慨地说,“四人帮”不分青红皂白,乱扣“封”、“资”、“修”、“大”、“洋”、“古”的帽子,扼杀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他们的发言指出,我国有悠久的历史,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加以整理研究,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这和宣扬封建主义毫无共同之处。研究外国事物成为“禁区”,研究外国的机构寥寥无几,这种状况同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是不相称的。以批判的态度,加强对外国事物的研究,决不是什么“洋”、“资”、“修”。“四人帮”之所以如此仇视社会科学,是因为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威力感到恐惧。这些冒充马克思拥护者的政治骗子,全身散发着封资修的恶臭,非常害怕人们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他们这么一种社会现象作科学的考察,识破他们的反革命真面目。他们否定文化,毁灭文化,就是为了妄图使我们的人民处于愚昧之中,以便他们放手地篡党夺权,大搞复辟,使我国倒退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去。
出席座谈会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痛切感到,理论战线当前迫切的战斗任务,就是要从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方面深入揭批“四人帮”,肃清其流毒。粉碎了“四人帮”的资产阶级帮派体系,还必须粉碎“四人帮”的思想理论体系。必须彻底揭穿和深入批判“四人帮”歪曲、篡改和伪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罪行。马克思主义是完整的科学体系,我们必须坚持完整地准确地阐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四人帮”伪造毛主席的指示,不管时间、地点、条件胡乱摘引马克思主义的片言只语,就是妄图利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崇高威望,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变成迷信的教条,从而达到他们从内部败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罪恶目的。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总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的。在哲学社会科学中,我们必须对各门学科进行深入研究,其中包括对本学科的系统总结,对事实的广泛搜集、严密分析和高度综合,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科学地阐述马克思主义,巩固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各个领域中的阵地。
许多发言指出,“四人帮”扼杀“百家争鸣”,造成了学术界的万马齐喑。要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的学术研究,就必须批判“四人帮”的文化专制主义,开展百家争鸣。在今天,这既是切实有效地揭批“四人帮”的需要,也是发展理论学术研究的需要。在百家争鸣中,一定要破除“四人帮”的那一套学阀作风,严格区别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的界限。座谈会上的许多发言都特别指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思想要有一个大的解放。要敢于冲破“四人帮”设置的种种禁区,勇于进行探索性的研究。在百家争鸣中,要坚持摆事实,讲道理,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有的发言说,社会科学中的各门学科,也都会有自己的“哥德巴赫猜想”,我们要找出各门学科的尖端之所在,组织力量去攻坚。林彪、“四人帮”设置的禁区,往往正是尖端之所在,正是首先要攻克的关隘。无论从贯彻百家争鸣的方针来说,还是从制定和实现社会科学大发展的长远规划来说,突破这些禁区都是必要的。
许多发言认为,应当创造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良好条件。“四人帮”破坏、取消社会科学,散布了种种流毒。要深入揭批“四人帮”,肃清其流毒。要改变对社会科学的看法,绝不能认为社会科学是可有可无的。应当广泛深入地宣传社会科学的发展对整个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要给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提供必要的资料。以经济学、法学、社会学为例,如果缺少必要的经济资料、法学资料、社会学资料,是不可能进行研究的。
座谈会上,大家还就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规划、人材培养、队伍建设、学术交流等问题,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
在座谈会上发言或书面发言的有:许涤新、冯至、黎澍、夏鼐、侯外庐、顾颉刚、孙冶方、陈翰笙、吕叔湘、尹达、翁独健、吴世昌、罗大纲、刘大年、任继愈、傅懋勣、韩幽桐、陈元晖、苏秉琦、黄绍湘、陈山、蔡美彪、王易今、邢方群、仇启华、丁伟志、邢贲思、裘辉、李泽厚。
出席座谈会的还有:刘仰峤、宋一平、王仲方、杜干全、刘导生、贺麟、严中平、余冠英、梁寒冰、张政琅、卞之琳、毛星、王玖兴、李荣、徐敏、安志敏、鲍正鹄、孙耕夫、孙亚铭、林甘泉、董辅礽、汝信、杜书瀛等。
座谈会从二月二十日开始,至二月二十三日暂告一段落,拟于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后继续举行。


查看完整版本: [-- 肃清“四人帮”流毒 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座谈会,愤怒批判“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摧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破坏理论学术战线的罪行;会上对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提出许多积极建议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