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黑龙江省干部群众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揭穿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的阴谋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3月 -> 黑龙江省干部群众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揭穿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的阴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叶剑韵 1978-03-30 00:00

黑龙江省干部群众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揭穿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的阴谋

第1版()
专栏:

黑龙江省干部群众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揭穿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的阴谋
在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黑龙江省经历了一场揭盖子与捂盖子的斗争。
广大干部和群众坚决揭,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以及他的几个追随者坚持捂。一揭一捂,这场斗争整整持续了十四个月。
揭与捂的斗争,首先是从承认不承认东北有个太上皇开始的。
在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明确指出:“四人帮”在辽宁的那个死党是东北太上皇。对此,黑龙江前省委主要负责人却缄口不言。省委有的领导同志提出要批东北太上皇,他的追随者立即责问:要批东北太上皇?是批“四人帮”,还是批五人帮?另一个追随者用威胁的口吻说:“东北太上皇,谁说谁负责任。”他的追随者向新闻单位布置,东北太上皇对黑龙江影响不大,批判口子不能开得过大。
粉碎“四人帮”半年多了,他们连东北太上皇这几个字都不准人喊出声来。
直到一九七七年四月,英明领袖华主席在视察黑龙江省的时候,当面指示这个前省委主要负责人,对“四人帮”在黑龙江省的影响,不可低估。还说:“四人帮”在辽宁的那个死党是东北太上皇,做的坏事很多。并且,要这个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争取主动,把问题讲清楚。嗣后,在五月份的一次会议上,他口头上承认了东北有个太上皇,实际上还是不揭不批。与此同时,他那个管宣传的追随者,还专门派人到哈尔滨船舶学院、电工学院和哈尔滨的财贸系统搞反调查,妄图证明东北太上皇没有插手黑龙江。只是后来听到中央对甘肃、安徽捂盖子的问题采取了组织措施,调查才停了下来。他勉勉强强召开了个所谓揭批“四人帮”的广播大会,虚张声势,搞假批判。会上,他只准揭批别人一九七四年紧跟东北太上皇的事,却把他自己一九七六年紧跟东北太上皇的阴谋活动紧紧掩盖了起来。
在这方面,他的公式是:
揭批“四人帮”,不批东北太上皇,就等于黑龙江的领导是正确的。
广大群众给他作的结论是:由于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黑龙江在粉碎“四人帮”以后,仍然是帮不散,线不断,人不换。
揭与捂斗争的另一个焦点,是三大讲、说清楚迟迟搞不起来。
“大庆的春风为什么吹不进省委的大门?”这是省直机关群众为揭开黑龙江省委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盖子而贴的一张大字报的标题。
大庆油田创造的三大讲、说清楚的经验,如果坐火车,两个小时就可以进入省会哈尔滨了。可是,这股春风有近半年的时间,吹不进黑龙江省委的大门。省委的同志们一再劝这个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把问题讲清楚。可是,他却搞了个“三假”对策,把大庆这个先进单位送来的春风,阻挡在省委的大门之外。三假是一写假检查,二搞假清查,三大讲里掺假。
他为了欺上瞒下,去年四月,背着省委,向华主席、党中央写了份假检查。从此,群众提意见,要他三大讲,说清楚,他就高举“盾牌”说:“我的问题已向党中央检查了。”他的那个“检查”,把省委机关尽人皆知的纲上、线上、帮上的事,瞒得一干二净。比如:给东北太上皇打小报告,诬陷中央领导同志的事;销毁了十多万册华主席在第一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的报告的事;反大庆、砍红旗、对抗周总理的事,等等,这许多该检查的事都只字未提。
把亲信安插到清查领导小组,搞查小不查大,查下不查上,查远不查近,查外不查内,查明不查暗。早在去年还不时通过各种渠道放风说:清查是“五月透亮,六月扫尾,八月大解脱”。到了八月,竟在省委三届八次全会上宣布清查基本结束,随后又借故拆散清查班子。他清查的是些什么人呢?什么“四大金刚一只虎”,尽是前一个时期的,真正跟“四人帮”以及东北太上皇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一个也没碰着。 
省委和省革委机关的干部和广大群众,面对前省委主要负责人千方百计把盖子捂下去的状况,不灰心,不气馁,继续干,继续斗。不是春风吹不进省委的大门吗,他们用撬的办法,一丝一扣地把省委的大门撬开来。
在东北太上皇控制东北三省搞统一行动的时候,是用辽宁的胡芦画黑龙江的瓢,现在人们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九七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吉林日报》发表了王恩茂同志在一个会议上揭批东北太上皇的讲话,对黑龙江有启发。省委和省革委的两个机关党委就翻印了六、七千份,发给大家参阅思考。这象一把火,把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的盖子烧着了。由于戳到了痛处,他声色俱厉地责问:“这是谁的指使?”并用大帽子扣人:“印发这个材料是非组织活动。”广大群众毫不示弱,当即反问道:“基层党组织印发地方党报上揭批‘四人帮’的材料成了非法,那么,一九七六年你们搞了那么多小道消息大道传,把东北太上皇的反党言论,用省委名义往下传达,这算什么呢!是合法的吗?为什么时至今日,你们仍然顽固不化,不向群众讲清楚!”这些象匕首一样的言词,震得对方瞠目结舌,无言答对。
类似这样的针锋相对的较量,对撬盖子,让春风往省委大门里一点一点地吹,起了很大的作用。
联系不联系黑龙江的实际,是揭与捂斗争的又一个焦点。
捂盖子的人最怕联系本省本人的实际,怕在群众面前三大讲、说清楚。所以怕,就是怕揭一九七六年“四人帮”加紧篡党夺权期间,他参予的各种阴谋活动。他越怕,群众就揭得越紧。当时全省虽然没有个统一的部署,很多干部还主动地来了一个“翻箱倒柜”,把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一九七六年一至九月在各种场合讲的话,翻了个遍。这一年他从地、县到公社、生产队,甚至在社员家里,所有上百次的讲话,都是一个调门:“走资派是一群,一批,不是一个人,几个人,不然就称不起阶级了。”“抓阶级斗争,更重要的是往党内抓。”总之,打倒不肯“转弯”的老干部,把这些老干部撵走,是他当时一切中心工作的中心。在他的“指示”部署下,一些县的公社办起走资派展览会,有的搞了给走资派画像,什么五种人十一种表现。一时间漫山遍野是走资派。还规定“人人参观,普遍受教育”,参观人数最多时,几乎把一个大队的井水快喝干了。讷河县还编印了几万册宣扬“四人帮”反革命政治纲领的“五个懂得,十个知道”,让干部、群众硬记死背。有的大队规定背不下来就不给记工分。
前省委主要负责人眼看三大讲不讲不行了,于去年的十月二十二日开始第一次讲。讲完以后,十八个小组评论了三天。他一看群众意见很多,民愤很大,竟认为上了三大讲的当了!同时,群众开始“翻箱倒柜”,很快拿出几百万字的材料。在群众摆开的大量事实面前,那个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不得不承认,诬陷邓副主席,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他都是提前行动的,承认参加了东北太上皇的黑会,传了他的黑话。这是经过一年的奋斗,在他身上撬开的三条缝。
当时,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仍然象如来佛压在齐天大圣身上的五指山。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每开一次会,那怕是同黑龙江没有直接联系的,黑龙江的群众听了,也增强了揭盖子的勇气。因为他们从这里知道了全国是支持他们揭盖子的。华主席讲一次话,他们的力量和信心就增强一次。揭盖子的力量增强了,捂盖子的人也捂得更紧了。
揭批“四人帮”第三战役一开始,省直机关的广大干部,把一九七六年黑龙江省委内部两条路线斗争的问题,来了个一锅端。同时,把“四人帮”的死党、东北太上皇插手黑龙江,指挥当时的省委搞了那些阴谋,放了多少暗箭,来了个大揭发。目标直指“四人帮”及其死党东北太上皇,直指捂盖子的人,捂盖子的人大为恼火。
揭与捂这场刺刀见红的白刃战开始了。这边在开联系黑龙江实际的会,公开打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的仗。那边,把追随者召集起来,秘密部署在全省召开百万人的所谓“排除干扰,端正方向”的广播大会。这一下,前省委那个主要负责人,铁心为东北太上皇捂盖子的面目完全暴露了。粉碎“四人帮”以来,他一直限制黑龙江的大批判,只能空对空,稍微联系一点实际,只要是动到他的头上,这就是“干扰大方向”。因此要开百万人的所谓“排除干扰,端正方向”的大会。但是,他忘记了,这是在粉碎“四人帮”一年以后,他把谁干扰谁,什么是大方向位置完全颠倒了。这个事实的本身,就证明了他和“四人帮”的死党、东北太上皇穿的是连裆裤。
当省委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和广大机关干部反对召开广播大会时,那个前省委主要负责人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心情,听完了大家的意见,但是捂盖子的铁心,丝毫未动。直到去年十二月初,他仍然在大发帮威,以“参加劳动”为名,企图把揭了他的盖子的广大干部和群众,轰出省委机关的大门,到远离他的基层去劳动。十二月十二日,他又从一个保密室,把反大庆,砍红旗,对抗敬爱的周总理的七十二万字的黑调查偷出来,销毁了最恶毒的部分。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七日,这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十四个月,这一天对黑龙江三千二百万人民来说,是阳和启蛰,品物皆春。英明领袖华主席、党中央作出了杨易辰同志任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决定。消息传遍松花江、黑龙江、乌苏里江的上空,阳光驱散了寒冷的空气,春风吹遍了黑龙江大地!
本报记者 叶剑韵


查看完整版本: [-- 黑龙江省干部群众在揭批“四人帮”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 揭穿前省委主要负责人捂盖子的阴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