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推卸术”小议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6月 -> 推卸术”小议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鲁庸 1978-06-28 00:00

推卸术”小议

第3版()
专栏:

推卸术”小议
鲁庸
有这样的领导,在“四人帮”横行的时候,他秉承“四人帮”的旨意,又是批“毒草”,又是追“谣言”,层层动员,起劲得很,还颇有“创造性”。
粉碎“四人帮”后,在揭批“四人帮”的历次战役中,他也口喊“揭批”,但是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他那里的揭批运动仍然停滞不前,过去的那股劲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劲头不足呢?据说揭批“四人帮”和自己关系不大,因为“四人帮”的那些货色,都是上级布置下来的。“下级服从上级”,这是党的组织原则,不执行不成啊!至于本单位的问题,全是下面干的:“效忠信”是某某执笔的,毒草文章是某某炮制的,等等。总之,一切责任全由上级和下级分摊了。至于当时他是怎样创造性地执行了“四人帮”的旨意,对此,他是“谦虚”得很,推得干干净净。
难道他就没有值得吸取的教训吗?据说,教训是有的。请看:正当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率领全国人民向着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进行新的长征的时候,他却一反常态,对工作能推就推,能拖就拖。上级布置了任务,他既不学习,也不研究,立即“等因奉此”,批转给下级去办。至于如何结合本单位的具体情况,如何把党的方针政策化为群众的行动,如何克服工作中遇到的困难,等等,他既不考虑,也不过问。下级有什么事向他请示,照例是“空口无凭,写报告来”。报告送来了,本来是他职权范围内的事,应该立刻审批的,他照例是略一过目,大笔一挥:“送请××同志阅批。”他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从来不表态,也决不肯在批件上留下什么“把柄”。
如果在他所负责的部门里出了问题,比如一件不该办的事办了,造成错误。他照例是争取主动,首先检讨一番:“是的,这件事我知道,我是有责任的。”“然而”,话锋一转“说实在的,对这个问题,我当时就不同意办。我认为,自己有责任把情况反映给领导,这是××同志批准去办的。——当然喽,我作为主管这一工作的负责人,也是有责任的。”你瞧,以“检讨”开始,又以“检讨”告终,多么“严于律己”!其实,空话下面,逃之夭夭。你去查批件,也决不会查到他头上,他只不过按照组织原则“送请××同志阅批”而已。
这种人,与其说干革命,不如说是“混”革命。在“四人帮”飞扬跋扈的时期,由于“混”有门径,他干得特别带劲。如今“四人帮”完蛋了,他觉得不如从前好混了,于是就以接受过去的教训为借口,对革命工作采取一种“推卸术”:对工作,他上推下卸一身轻;对责任,他上推下卸一身“清”。
在我们革命队伍里,是有这么一些善于玩弄“推卸术”的人。当前,揭批“四人帮”的斗争正在深入进行,这种人应该赶快猛醒,把立场转过来,积极投入到揭批“四人帮”的战斗中去,在斗争中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清除“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把“混”革命改为干革命,把“上推下卸”改为勇于负责,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查看完整版本: [-- 推卸术”小议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