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阻挠来自何方?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6月 -> 阻挠来自何方?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新华社记者 1978-06-29 00:00

阻挠来自何方?

第6版()
专栏:

阻挠来自何方?
新华社记者述评
讨论裁军问题的联合国大会第十届特别会议预定在本月底结束。可是,会议最后文件的准备工作,进展极不顺利。对于现在拿出来的文件草案,意见纷纭,争论激烈。两个超级大国对文件的起草工作竭力进行干扰和破坏。特别是那个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超级大国表现得尤为恶劣。不少人认为至今仍没有理由对会议的前景抱乐观态度。
苏美两国都极力反对在最后文件中使用“超级大国”的字样,苏联代表甚至还恶毒地辱骂提“超级大国”的人是“超级的荒唐”。苏联所以在这次会议上一再申辩它不是超级大国,其目的就是要拒绝承担首先裁军的责任。
为了准备最后文件,本届会议的特设委员会已进行了几周紧张的工作。在这期间,人们看到苏联和美国代表展开了大量幕后活动,对会议施加影响。他们一方面极力想把各自的所谓“裁军建议”塞进最后文件里去,另方面又肆意践踏中小国家提出的合理主张。原来由中小国家代表起草的最后文件初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第三世界和中小国家对超级大国扩军备战、威胁世界和平以及对裁军谈判一无进展的不满,也反映了它们要求主要核国家对裁军表现出诚意的愿望。可是由于两个超级大国从中作梗,初稿中原来一些好的内容被删改了,塞进了一些不妥、甚至有害的内容。如修改稿中说什么
“缓和的进展”,“将消除战争威胁和保证世界持久和平”,这既同紧张的世界局势完全不符,又容易被超级大国用来转移视线,掩盖它们的扩军备战和侵略扩张行动。修改稿中声称军备竞赛威胁和平,却没有说明是谁在进行军备竞赛,也不提超级大国拒绝裁军的顽固态度。原稿中曾正确地指出裁军措施一个也没有实现,修改稿却提出“近几年来缔结的协定已经起了限制军备竞赛的作用”,这同事实完全背道而驰。
与此相反,不少第三世界国家和中小国家代表在一般辩论发言中提出的一些合理建议,在最后文件中却没有得到正确的反映。例如广大中小国家曾明确指出,超级大国的“霸权野心”和扩军备战,造成了国际紧张局势;指出必须反对任何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外来统治;指出“任何裁军战略的首要目标”必须是“裁减两个超级大国的军火库”;象对核裁军一样,要求超级大国对常规军备的裁减也要负“主要责任”;要求军费开支最庞大的两个超级大国带头削减军费;要求超级大国撤除在外国领土上的一切军事基地和撤出驻扎在外国的一切军队;要求超级大国停止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等等。这些本来都理应在最后文件中有所反映,两个超级大国却拒绝接受。巴基斯坦代表曾提出,在“宣言”草案中写上由于“主要大国的全球性争夺”引起了军备竞赛。就这样几个字,苏联也要拚命加以反对,反对不成,又别有用心地要在“主要大国的全球性争夺”后面,再加上“缓和和裁军的敌人”几个字。似乎引起军备竞赛的不是超级大国,而是所谓“缓和和裁军的敌人”,这岂不荒唐!在改革裁军机构问题上,两个超级大国由于害怕它们操纵裁军谈判的局面被打破,同样设置了重重障碍。不少国家在一般性辩论发言和提出的工作文件中,表达了对超级大国长期以来操纵裁军谈判、炮制裁军骗局的强烈不满,对裁军机构的改革提出了不少建议和要求,但是,两个超级大国却坚决反对。人们知道在日内瓦裁军委员会机构中,苏联和它的盟国都参加了进去,而广大亚非拉国家却很少有代表参加,一旦裁军机构被改革,苏美的操纵权就会因而消失,这就是它们要顽固地反对改革的原因所在。
两个超级大国在准备会议最后文件过程中进行的拙劣表演,既暴露了它们自己,又教育了人们。它告诉人们,两霸不会轻易同意裁军,在存在着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现实条件下,所谓全面彻底裁军是不可能的,人们绝不能把维护世界和平的希望寄托在裁军上面。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在一片“和平”、“裁军”的喧闹声中爆发的,这惨痛的历史教训,又怎么能被人们遗忘呢!


查看完整版本: [-- 阻挠来自何方?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